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对话


□ 徐 枫


人们对奥利维耶·阿萨亚斯(Olivier Assayas)的了解应该早于他本人执导的影片。通过安德烈·德西内(André Techiné)的影片《犯罪地点》(Le lieu du crime,1985),我们已经窥见到他的一个侧影。在这部影片中,他是联合编剧;这也是他为德西内编写的第二个剧本(他们第一次合作编剧的影片是1984年的《约会》)。
影片伊始,我们看到一个正步入青春期的少年,他与母亲生括在一起《其父母已离异)却彼此少有交流。由此,我们似乎看到了弗朗索瓦·特吕弗《四百下》中安托万的身影;在影片的推进中,母亲在路边偶遇一个青年男子,并将他带回家;这个青年实与一起犯罪有关,并与一对男女伙伴有着毁灭性的三角关系,这一线索,又清晰地映现出特吕弗。《朱尔和吉姆》的影子。这部影片似乎是在《四百下》与《朱尔和吉姆》的对话中诞生的,但在这两条小路的交叉点上,我们并没有走上其中任何一条,而是尾随影片迈入了另一条为浓荫所遮蔽的曲径:这是一个母亲的故事(此类故事在特吕弗的影片中从未出现过),一个已有生活,还在继续生活、继续寻找生活的女人的故事……
在其导演生涯正在开始、尚来展开时,这位电影人已经显示出,他将在一片繁密的对话网中开始自己的表达:作为一位后新浪潮的电影作者,他将注定与新浪潮也影进行对话;作为一个以《电影手册》批评人身份开始其电影之路的导演,他注定与《电影手册》进行纷繁的批评史对话;作为首批关注中国电影的法国电影人之一,他注定与中国电影进行对话……正是这一系列的对话,勾勒出阿萨亚斯影片变动不居的创作轨迹;而在这一系列对话中,最深邃的对话将发生在此在与记忆之间,电影将扮演艺术家与其过去中间人的角色,将铭刻在躯体中的记忆转化为对面的影像。记忆将由此再生,也由此从存在中剥离出去。

再见往昔

如果我们将阿萨亚斯头十年的电影创作都视为对记忆的书写,或许失之简单。在表面上,自《迷乱》(1986)到《新生》(1993》,四部影片的叙述时间都是创作的当下时间《即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只有《冷水》(1994)是以七十年代为背景拍摄的(阿萨亚斯进而将此片戏称为除《情感的命运》外,他唯一的“古装片”)。然而这部对作者意义重大的自传体影片,更像是十年间迂回挺进的—个目的地:这是一次修复记忆之旅,它通过一种心理分析式的过程,将我们带回其精神创伤的原点。
这一旅程开始于《迷乱》。与《犯罪现场》类似,该片有一个《朱尔和吉姆》式的关系模式。两个音乐青年(伊万与亨利)和他们的女友阿娜夜里潜入巴黎郊区的叫一家乐器店,无意中杀死了店里的老板。此后的叙事,都建立在这一心理症结基础上;而它进一步延伸出两条线索,伊万、亨利与阿娜的爱情,以及乐队的命运。这二者在影片开始处均带有叛逆越轨的边缘色彩。随着杀人事件的暴露,乐队内部分裂,其成员沙威以入伍服兵役这一高度体制化行为,使这个带有边缘特征的乐队解恢;在三人爱情的线索上,虽然阿娜选择了伊万,后者却终因无法面对罪责而自杀。至此,狂乱的青春叙事中的不安因素,在影片中逐一消失。整个影片虽然色调阴郁,却也在整个叙事进度中包含了复杂的治疗过程,最后,阿娜尾随继续从事摇滚的亨利来到美国,在一片新世界的景观中,他们再次听到了彼此的记忆与心声。影片作者终于找到了记忆与现实的平衡点,萦回不去的记忆在全新的开端里找到了存身之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