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鹿扎顶的女人与我们的初婚


□ 何 申

“我”插队至深山老林的鹿扎顶,爱情与情欲在小香和鹿嫂之间展开,鹿嫂为维护知青户的利益不惜以身相救;而对小香的情愫则陷入了一团迷雾中。奇特的题材,奇特的婚姻,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奇妙!
鹿嫂的乳房在全村妇女中是最棒的。
这是深藏于我心中三十余年的秘密,我欲写久矣但又犹豫。日前,在网上查资料,无意间见到一篇配有照片的文章,题为“台湾曾有露乳的风俗”,照片上一排六七位上世纪初的年轻妇女穿紧身小衣,胸前开天窗,两个乳房都豁亮地露着。文中说这曾是当地少数民族一种古老的着衣风俗……于是,我下笔写鹿扎顶的女人以及必言到鹿嫂等人的乳房,就从容多了。
说来惭愧,那年我刚刚十八岁。虽然我从大城市来到深山里插队,并因为家庭出身不好再加之嘴不好,而单独分到离公社最远且地处山顶上的一个小村,但在春天阳气上升野狗发情的季节里,我还是身不由己地对村中女人的乳房产生了极强烈的欲望。照直说了吧:不满足于看一看,还想摸一摸,甚至还想亲上一口。请原谅并容我解释,产生无论在当时或者现在都会被公认为邪恶的念头,本是有一定起因的。其中与台湾的那种情况是否有哪种联系,我无从考察,但发生在那个村里的习俗却绝对有很深的历史根源,并且由一个让我称之为鹿嫂的女人率先毫不留情狠狠地诱惑了我一下,使我蒙头转向许久。
在公社所属各大队名单中,我所在的这个村叫鹿扎顶村。由于地处偏僻条件差,县里本来没有打算分配知青去。那时公社革委会排位第八的副主任姓姬,一口闪光大金牙。姬本是个很古老的姓氏,应受到尊重。只可惜他的姓与他的排位如连着念,就会产生另一种人人皆晓的不良效果。我原是个不省油的灯,上学时就爱在课堂上接老师话茬儿,偏偏在1969年初又犯了这毛病,在下车进公社大门后的一个钟头里,我就察觉了这种联系并当乐子随口说了,不料就被谁打了小报告。结果很惨,那姬主任不是班主任,他大金牙一闪说你鸡巴姓陆你就去鹿扎顶吧。我忙说我那个陆和那个鹿不是同一个陆,他说反正都他娘是露着,叫你去你就得去。没法子我只好孤雁离群一个人到了鹿扎顶,住进了年轻貌美的鹿嫂家西屋。鹿嫂命苦,鹿哥大头小身子,五岁男孩还半傻。时年鹿哥二十五,鹿嫂二十三。鹿嫂也姓鹿,娘家就在本村,但村里年轻人都叫她鹿嫂,我也跟着瞎叫。她应了,做饭时加出了我那份,我就免了饥渴之忧。简单地说,过了一段彼此熟得像一家人了,天也热了,一个收工后的晌午,吃了饭,鹿哥带傻儿子去抓鸟,东西屋只剩下我俩,隔着两道敞开的门,我问:“鹿嫂,家里来信问咱村咋叫个鹿扎顶呢?有过啥鹿?还扎人?”我学着本地的话侉不侉地问。
“这个嘛,户(妇)女们正想要咱告诉你呢,哎哟,就忧心你闹宁(性)呀。你若是闹了,咱说啥可不敢说,回头你鹿哥要说我呢。”
鹿嫂是村里人口占绝对优势的妇女头头,当妇女队长吧,她人极爽快,但说话有的字咬舌还齉鼻,即鼻音重。这儿的不少妇女都是这样。日后我浑身发冷地了解到,这种鼻音在这里被认为是最美的声音,为达到这种效果,女孩甚至从小就不断地往鼻腔里塞黄豆,造成炎症,日久天长就变成这样。......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