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记忆里鲜活的铁锈昧


□ 陈丹玲(土家族)

  当对过去的时光抽丝剥茧后,我还能轻易辨别出蝴蝶牌缝纫机、面条机、大铁锤、土武钻等等器具的名称,闻见那股从时间深谷里溢出的浓郁铁锈味。确切地说,它们只是一些工具。铁制表皮。手触冰凉。构造简单。在我们村庄,它们曾是一种家境殷实的象征,也是父母艰辛劳动的得力助手,而现在已成为生活步伐执着向前的有力见证。作为我记忆支点的那些铁制器具,因沾染人间烟火气而散发出温暖气息,不论是在时间深处被淘汰,或是在繁华今生得到优良改进,都无一例外地阐释着一个恒古的话题——不变的永远是变化。

  1988·缝纫机·水粉红记忆

  当我试图说出“蝴蝶”这个意象美好的词语时,意识里却事先冒出“蝴蝶牌缝纫机”这个短语。只有我知道,它潜藏了1988年我生活中一抹明明灭灭的叠影,幸福和骄傲一直像那件水粉红衣服一样,光鲜在我记忆的制高点。

  蝴蝶牌缝纫机的到来始终安静。被蝴蝶牌缝纫机烘托的那些时光也一直安静,这恰切符合了妈妈谙熟女红的宁静心性。在厢房楼上的一间屋子里,缝纫机静默内敛,阳光照进来时,深黑油漆和金边轮廓泛起华美光泽。除了妈妈,家人中没有谁会去触碰和解读它。木质本色的光滑台板,小巧而构造复杂的机身自然地坐落在台板上,下面是圆鼓鼓的木盒子,不用时可以直接把机身收到里面,台板就成为我得意的课桌。双脚轻放于踏板上,脚尖脚跟前后稍微用力,右手带动透着浅浅凉意的轮子,“笃笃笃”,针尖开始在一块棉质布料上乖巧行走。一切动作轻柔安静,协调默契,能洞察一个女人的稠密心思和纯美灵性。同样是付出劳力,这绝对有别于家中面条机那被目光一眼就识透的简单和粗陋。动作轻柔。心思稠密。行走自如。我曾一直迷恋木楼一角,像薄纱一样覆盖在蝴蝶牌缝纫机上的宁静时光,甚至迷恋润滑缝纫机部件的黄油气味,一直主观地认为缝纫机渗透出的气息就是典型的母亲气息,抒情无形,却直抵本质。我在许多个弥散着这种气息的午后或者夜晚得到深厚的滋养和共鸣。

  村子又一次散发出陈旧熟悉的气息,以潮湿雨水作为无所不在的基本氛围,混杂着家居生活的平庸单调以及停止劳作后的特殊落寞。这时,妈妈总是在缝缝补补。缝纫机前的她似乎乐此不疲。厢房楼上的房间,屋顶的两块玻璃瓦透进浅灰色天光,房内依然暗淡。于是,木板门窗里漏进来的一丝光线,在妈妈一块一块卸下板子时被推开、扩大,明亮开始扩散。我在周末的这个时候总是快速完成作业,然后扒在床头看妈妈在缝纫机前缝合裂痕或者裁剪布料。她早已把一块水粉红类似绸缎的布料剪裁成型。在光线的参与和衬托下,整个场景和妈妈的姿势接近唯美——歪着头,身子轻轻侧俯在缝纫机上,十指小心翼翼地把线头引进细小的针眼里。偶尔失败,她会把线头在舌尖上抿一抿,然后继续。光线很是体贴地斜过身子,柔柔地擦过妈妈的脸颊,然后在台板那块水粉红布料上渲染。能清晰看见皮肤上那层细微的绒毛,还有被布料颜色映衬出的红润。耐心和平静始终构成画面的基本气息,那一刻,我认为母亲像童话一样美好。“笃笃笃笃”的声音,连贯,有节奏,军队一样整齐的步伐让我油然感到特有的安全和宁静。在妈妈的缝补里,我静静眯缝上疲倦的眼睛。醒来,一件轻柔鲜亮的衣服贴着一张温和的笑脸飞扬在我的面前。圆叶形领子,收边短袖口,荷叶下摆,细密针脚,那是童年衣物中的极品。迫不急待地穿上,柔滑细腻、清爽微凉的感觉在皮肤上滑行。一直佩服妈妈的心灵手巧,那台木楼上的缝纫机更是体察了她对女儿的至深情感,随着十指的轻巧游弋,针脚的步伐默契到极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