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疆少数民族器皿器具图案象征性研究


□ 杨晓康

器皿、器具是人们自古以来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备物品,从古至今人们都以实用和审美相结合,谱写着人类文明及文化艺术的历史,新疆少数民族器皿器具在中国乃至世界文明史上更是绚丽的一笔。
新疆少数民族器皿器具种类繁多,从工艺上分为四类 :金属制器皿、陶制器皿、木制器皿器具、马具皮具。各类器皿器具图案中的纹样有:1、植物纹样。巴旦姆、石榴花、桃花、牡丹、葡萄、葡萄藤、波斯菊、玫瑰、百合花、鸡冠花、莲花及枝叶等 ;2、天文现象。星星、弯月、太阳、云头纹、山、河等。3、器皿与动物纹。壶、罐、瓶、鸽头、孔雀头、羊角、牛角等 ;4、几何纹样。各种三角形、四形、八角形、菱形、半圆形、椭圆形、网格纹等。
就其图案的象征性寓意分析,一类属于以宗教寓意形成的传统意识,一类则是新疆各少数民族热爱生活寓情于物中。在长期的生活中他们将两者巧妙结合,融合在一起,以新疆的地域、地貌、生态环境为基础,突出情感作用,创造出了新疆器皿器具图案独特的象征意义。
首先我们来剖析新疆少数民族器皿器具图案象征性的理念形成与发展。新疆图案基本是以植物纹和几何纹为主体展开创作的。很少见到像中原民间及传统图案中所采用的人物、动物形象,也很少见到东西方各种宗教艺术中的人物造型图案。这就是新疆少数民族图案的特殊性所在。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艺术与宗教信仰,而宗教则影响着新疆民间文化艺术的命脉,并是使之反映出鲜明个性的原因。新疆宗教观念的演变经历了自然崇拜、精灵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和鬼神崇拜等,公元前后,佛教由印度传入西域,又相继传播了道教、摩尼教、袄教和基督教,但相当长的时间内盛行佛教,当时古于阗、龟兹等地都是佛教圣地,寺院多,规模大,佛教文化渗透到各个领域,大量佛教典籍从这里传入中原,6世纪达到顶峰。佛教艺术之造型表现于民间工艺美术各方面。公元10世纪初,伊斯兰教传入新疆,15世纪占新疆统治地位。佛教艺术与伊斯兰艺术属于两个截然不同的艺术体系,佛教主张多神论,而伊斯兰教反对偶像崇拜。伊斯兰教作为一种观念,一个宗教艺术,一种文化现象渗透到新疆各少数民族生活的各个领域,并给予装饰艺术以极为深刻的影响,从而形成了新疆民间造型艺术观念的转折点。
伊斯兰教产生于阿拉伯半岛,是当时地区人民要求国家统一在宗教观念形态上发生变革的反映,伊斯兰教以信“安拉”(真主)为宇宙“独一无二”的主,穆罕默德是“安拉”派来的使者为其全部信仰核心,此外还信天使、信经典、信前定、信后世。从宗教的角度向人们提示有关宇宙、人类、现在和未来生活的奥秘。其美学思想是:独一,统一,运动。即显示真主的独一,体现事物间统一关系,强调宇宙万物的动态美。反对偶像崇拜,在其装饰艺术中表现为禁止出现人物、动物,追求精神启示的氛围。加以《古兰经》对天堂描绘的影响,就构成了新疆各民族民间艺术的造型手法,它受东西方文化艺术影响,但不同于东西方艺术表现风格,其特点是兼抽象理念与具象形态二者融为一体的特征,造型上具象和抽象形态的并用与重合,几何形与自然形的并存等,使用象征性的色彩和内涵的纹样,图案中不出现生灵,以严格的几何分割构图进行纹样繁衍填充,利用曲线,折线之韵律变化,来达到华丽、眩目的艺术效果,创造一种氛围,使人感到真主的处处存在。这与东西方的佛像、基督造型意识截然相反,即无形视有形,用心来感受。正是因为如此,使之新疆民间图案中植物纹、几何纹样得到空前发展,持续不断达到数百年之久。
然而,随之伊斯兰教的淡化,这种造型形式逐渐摆脱宗教而在民间继承下来,形成图案主体。现在他们的器皿图案纹样中还可以看到历史的影子,如自然崇拜遗留下来的日、月、星、山、水、树木。佛教图案中曾经用过的莲花(即荷花)、佛手、忍冬纹,云头纹 ;基督教十字架纹样,龛形、万字纹等 ;中国汉族的牡丹花、花篮、孔雀等。在长期劳动实践和生活体验中逐步形成新疆各民族自己的图案寓意。大自然中的山水、树木、羊群、鹿群、花草、飞鸟及药材等,都以它们美好的意境融于器皿器具纹样中,这些纹样充分体现出西北草原的地貌特点、生态特点和地域特点。新疆少数民族用这些具有美好寓意的图案加之传承下来的纹样及形式,并给予以丰富的变化,取得了其他民族所没有的神圣、神秘、华丽、朴实、豪放的风格和艺术魅力。这正是东西方艺术在此碰撞、磨合、吸收、融合、继承、发展、创新的结果。
现在我们再来分析新疆少数民族器皿器具中图案寓意所在。
1、巴旦姆纹样与组织的寓意。巴旦姆是一种植物果实的核,为白色,头尖尾圆,成微弯形。可入药健身祛病,也可生吃,是一种滋补品,产于新疆南部及巴尔鲁克山区。由于它的外形象似伊斯兰的标志“新月”,维吉尔族人把它看作族花。它有着不对称的外形,是“S”线形和半圆形的组合,即中国太极图形的一半,简洁而富有动感,它的外形具备了曲线韵律美,单纯得像燃烧的火焰,又像一滴反弹的水珠,在纯朴的动态中,又充满活力,弯弯翘起的尖角还带有几分幽默感。维吾尔族人利用它活泼、可爱、简洁的外形进行了各种添加,使它更富有理想美。在添加的基础上又作了各种抽象形式组合,如背对式、相对式、并列式、旋转式,有时把它组织成团花,有时又把它作为叶,组合的动静有序。单纯的“巴达姆”经维吾尔艺人加工升华后,与整个画面浑然一体,妙趣横生,似乎在向人们揭示着宇宙万物运动的规律。维吾尔族民间艺人对于“巴旦姆”的选择的使用绝非偶然,它是人们追求内在精神美与外在自然美相统一的表现形式。它的各种添加、穿插、组合变化正是维吾尔人所追求的繁花似锦的精神氛围的体现。“巴旦姆”这一美的形式选择和它在图案中丰富的组织和变化,构成了维吾尔人对美好愿望的追求与宗教传统理念的合二为一。巴旦姆的精神在图案中的反映,具有着美学意义上的抽象性、象征性和装饰性,具有中国伊斯兰特色,具有着维吾尔民族性及民间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3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