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时光在“北非花园”流逝


□ 单 波

当时光在“北非花园”流逝
单 波

  当法国老朋友于格约我们聚会卡萨布兰卡,为他的摩洛哥学生、传播学家扎卡亚举办的国际学术会议捧场时,我愉快地答应下来,耳边立即掠过电影《卡萨布兰卡》里“当时光流逝”的旋律。一时间,我心头涌上一种好奇感:当时光流逝,在阿拉伯文中被称为"遥远的西方"的土地上,摩洛哥人迎来了怎样的文化季节呢?他们生于斯长于斯的“北非花园”又呈现为怎样的色彩呢?在全球化的今天,摩洛哥依旧在我们的视野中保持着她的神秘与幽远,现在,这种神秘与幽远将如何展现在我面前呢?
  乘坐阿联酋航空公司的航班从上海经迪拜到达卡萨布兰卡时,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惫,飞机降落时只瞟了一眼卡萨布兰卡的大地,便晕乎乎随着人流走过狭小的通道,来到机场入关处,递上护照接受例行检查,海关人员热情的招呼即刻扫除了我的疲惫:“中国人!欢迎欢迎!”走出机场,烈日当头,大西洋的风迎面扑来,我深深呼吸了一下这烈日下的清凉。等候多时的于格领着他的学生扎卡亚从人丛中走过来迎接我和我的同事。
  驱车赶到卡萨布兰卡城内的一家阿拉伯餐馆,主人将我们一拥而进。虽说与中餐馆的风格迥异,但氛围却是似曾相识的:丰盛的菜肴,主人频频给客人夹菜,不停地介绍食品的特色,饭后品茶聊天。只不过,我听到的是从夹杂着阿拉伯口音的法语中讲出的“真主保佑”,品尝的是用摩洛哥特有的餐具塔吉(Tajine)端出的柏柏人传统食物,呼吸的是沁人心脾的橄榄、柠檬与薄荷香。这一切使我感到如此新奇,又如此亲切。
  席间,谈得最欢的是电视台负责人马玛德先生,他曾随摩洛哥首相访问过中国,见到我们像见到久违的老朋友一样,急于诉说衷肠,话语难免跳跃性极强:“中国太美了,中国人太好了,中国人总是无私地帮助我们,摩洛哥人与中国人有太多相像的地方,都重家庭重情意重关系,在摩洛哥,尽管失业率较高,但只要家族里有一家工作与收入比较好,就不会让其他人挨饿;我们的茶叶百分之八十是从中国进口的,你们知道,我们离不开茶,而中国的茶叶质量好,所以摩洛哥人离不开中国;中国的一些小商品在这里也卖得很好,欧洲商人总是抱怨中国商品的价格太低,但我们认为摩洛哥人得好处了,这就是市场竞争……”看着我们惬意的微笑,马玛德先生越讲越兴奋,以致忘记了介绍自己的名字。我心想,一定要记住这位热情的朋友,便提出与他交换名片。看着我递过去的名片,他不好意思地说忘带了,便在一张纸片上边写边说出自己的名字,他的发音很像中国的国骂“妈妈的”,我们不由得笑了,而他那张“牛奶加咖啡”式的脸也闪出狡黠的笑:“看你们一脸坏笑,一定是我的名字的发音在中文里有不好的意思?”见他如此随和,我便如实相告,他又现出一脸无奈:“哦!抱歉!语言的差异太不可思议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