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要和陌生女人说话


□ 张有德


不知怎么,就想起了朋友说的那件事来。
朋友叫马。那天返城的最后一班车在半道上抛了锚,其他人都就近投亲的投亲住店的住店,唯有他仗着年轻体壮一身胆气要走回去。就像今晚的我一样。
朋友马走着走着,就见前面也走着一个女子,从背后看去,一头秀发拢束成一缕,只在发根处结了一下,没有编,任其垂在脑后,在朦胧的夜色下,显得格外的妖艳。马并不是一个花心的人,可是看着那个妖艳的背影,他心底里还是有一种欲望像春天的种子一般往上拱。紧走几步,想超过去,好一睹她的芳颜。
但是,怪了,怎么老是超不过呢。马心下不禁打了一个顿。马快,那女子也快,马慢,那女子也慢;还不时地传来女子在前面“哧哧”的嬉笑声,仿佛是有意取笑。
马一时英雄气概,几乎是抬腿猛追起来。
然而,猛追也只是猛追而已,就是超不了。
每当马泄气不想再追停下来时,前面的女子就“哧哧”地笑,于是,又激起马的征服欲,再追。
两人一前一后就这么停停追追,直到忽然听到有人声,马才一愣;而这一愣之后再朝前看去,哪还有女子的影,倒是在已经亮了的天光下,不远处一群人有的手里拿着棍有的手里拿着刀地正向他逼来———他们将马当成了鬼。
怎么回事?
原来,马竟在公墓里跑了一夜。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而且不自觉地抬头朝前看了看。好在,前面依然一片空白,没有什么女子。
可是,就在这个念头还没来得及消下去,冷不丁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大哥,等我一道好么?我怕。”
惊得我汗毛刷一下就竖了起来。
我遽地回过头,只见一年轻女子正微喘着赶上来。
既然能听见喘息声,足可证明是人而不是什么鬼,据说,鬼是不呼吸的。
于是,我一颗受惊的心这才放了下去。
放下去的心,还没落稳,随即立刻就热了起来。为什么?因为这女子实在是娇娆得无与伦比,美得竟超凡脱俗,尤其那双眼睛,虽然是在这夜色下,但仍掩不住那“秋天的菠菜”。不要说我,就是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会这么认为。有这样的一个女子,而且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形之下,呵呵,我能“袖手不管”吗?
我立住脚,迎着她潇洒一笑,说:“怕什么呢,有我在,妹妹你就大胆地往前走。”
听我这么一说,刚才还显十分紧张的女子禁不住咯咯笑出了声,说:“大哥你真逗。”
“是吗,能被你这么漂亮的女子说成逗,真是荣幸啊。”
“敢问小姐芳名家住何方?”
“咯咯,本小姐姓高,高山的高,名洋,海洋的洋,高洋是也;家住花园路九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故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故事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