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李老西的今天


□ 李相华

  今和明是自己跑来纠缠上李老西的。它们显然是从垃圾堆里爬出来,浑身粘满垃圾,散发出酸臭的气味。李老西把它们赶回垃圾堆,那里可能更适合它们。但第二天清早打开门时,两畜生又卧在了门口,见到李老西,又是摇头又是摆尾地申诉着什么,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这样反复了好几次,弄得李老西没办法了,只好拎着耳朵,把它们扔进了渡春河。看着它们被河水冲走一里多远,心想,这下可搞掂了。他拍拍手,回到槐树下,点燃一支烟,舒心地吸着。可是他一支烟还没吸完,两狗东西爬上岸又跑了回来。李老西发现,经过渡春河水的漂洗,两狗东西其实很好看,一条纯黑,一条纯白,除毛色外,竟然长得一模一样。李老西收养了它们,还给它们取了个别致的狗名:今黑和明白。日子一久,就被唤成了今和明。反正狗这东西,好养,穷有穷养法,富有富养法。你喂它也行,不喂它也行,它们会自己找食吃。
  人需要个家,狗需要个窝。李老西在槐树下钉了口大木箱,今和明就在其间安居乐业。李老西喂它们些残汤剩水,今和明很感恩,不认为是受虐待。如果吃不饱它们就跑到渡春河边抓些青蛙来补充,或者跑到街上去,在垃圾堆里找些野食。渐渐地,今和明长大了,毛色油亮,狗模狗样,而且谈起恋爱来。李老西犯了嘀咕,虽说狗不必遵循人的伦理道德,但狗兄妹谈恋爱,近亲繁殖,弄出一群残疾狗来,终归不是什么好事。李老西想,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狗也一样,看来今和明得分开。李老西打算把今或明送一条到山里去,山里虽然生活条件差,但更适宜狗生活,山里人不吃狗肉善待狗,不像城里人,把狗不当狗看待,他们养狗要么是当玩物,要么是为了吃红烧狗肉。李老西把明送给了山里老表。可是没出三天明就跑回来。李老西想,母狗明白恋家,公狗今黑性野,他又把今送给了山里老表。可是没出三天,今也照样跑了回来。不管李老西把它们送多远,隔离多久,今和明总会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又亲亲热热地在一起,而且久别胜新婚,比先前更亲热了。今离不开明,明离不开今,看来今和明为了它们的爱情,是死了心要不计后果了。作为狗主人,李老西不能不负责任,他必须干涉今和明的婚烟大事,必要时不惜践踏狗权。他想到南街劁猪佬牛鼻子。李老西找到牛鼻子,李老西说,牛鼻子,你整天吹牛,你敢劁狗吗?牛鼻子说,我啥时吹过牛了?不就是劁狗吗?有什么敢不敢的。你也不打听打听,这世上还有没被我劁过的畜生?李老西说,那好,你跟我走吧。两人上街买了两根猪骨头,鬼鬼祟祟地来到李老西家大槐树下,他们把猪骨头扔给今和明,说狗娃喔,啃骨头。狗到底是狗,看不清人的心计,也不明白天下哪儿有掉馅饼的好事。就在今和明啃得正欢时,牛鼻子一跃而起,将今扑倒在地,李老西跑上前去当帮凶。明被这突然变故吓得逃出去老远。牛鼻子迅速掏出劁猪刀,对着太阳得意地看看刀锋,就在牛鼻子举刀割向今的命根子时,明白了的明疯狗一般奔过来,对准牛鼻子的屁股就是一口。牛鼻子猝不及防,劁猪刀当的一声掉到地上。今回过头来,一口咬向牛鼻子的手腕。牛鼻子娘和老子地鬼嚎起来。
  李老西溅了一身血,他站到旁边讪讪说道,没球本事还吹牛,牛皮是好吹的吗?牛鼻子到底是劁猪佬出身,他见的血多了。他嚎了几声后就不再嚎了,他忍住疼痛,对李老西说,奇了怪了,这狗还咬人?李老西说,狗能不咬人吗?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牛鼻子狐疑地看着李老西,说,为啥只咬我不咬你?李老西说,这你得问狗去。牛鼻子没办法问狗,他活动活动被咬的手腕,发现筋还连着。只要筋还连着,洒点云南白药,很快就会好了。他弯腰拾起劁猪刀,高高举过头顶,对逃向远方的今和明吼道,逃过今还能逃过明吗?等着瞧吧,总有一天老子要劁了你们。看着牛鼻子高高举起的劁猪刀,今挟紧后腿显得很不安,它不甘心逃跑,又不敢前去攻击,只好转着狗圈狗眼看着李老西,只要李老西一声令下,今一定会不顾一切冲上去咬断牛鼻子的脖子,可是李老西龟孙子一样躲在一边不吭声。倒是明很果敢,它汪汪汪地叫着冲向牛鼻子,吓得牛鼻子捂着屁股转身就逃。
  黄叶青在酒厂加夜班,很晚才回到家里。以前不管多晚回家,今和明都要跑上前来迎接她。今晚是怎么了?她到大槐树下察看,狗窝里没有今和明,这俩狗东西跑到哪里野去了?一阵河风吹来,她闻到一股血腥气,这才发现,月光照亮的地上有黑色的血迹。难道是今和明被杀了?她叫醒李老西,说,你想吃红烧狗肉想疯了吗?连自家养的狗也不放过?李老西说,谁想吃红烧狗肉了?黄叶青说,那今呢明呢?地上怎么到处都是狗血?李老西说,跑球了。他把牛鼻子被咬的事讲给黄叶青听,黄叶青说,活该。无聊人尽干些无聊的事。她拿了条毛巾,下到渡春河去洗手脚,见四周无人,就退了内裤洗小澡,要不是河面上结了一层薄冰,她真想脱了衣服跳进河里。
  黄叶青洗完小澡回来上床睡觉,被吵醒的李老西想做好事。黄叶青说,你行吗?李老西又缩了回去。这不全怪黄叶青的冷淡,主要是关键时刻李老西老硬不起来。现在想起,李老西有点后悔,他不该替黄叶青去挨那一刀。当时他们生了两胎,按政策要求,夫妻双方有一方要结扎,黄叶青怕痛,不想去挨一刀,黄叶青说,凭啥非要女人去结扎?李老西说,男人扎了,那不成太监了?黄叶青就搬来资料给李老西看,资料证明,男人扎了与没扎没什么大的区别,并不影响性生活。可是李老西自挨了一刀后,不知是心理原因还是生理问题,他几乎没有搞成过一次好事。不能干好事的夫妻还叫夫妻吗?好在黄叶青和李老西,原本对干好事就没多大兴趣,能干就干,不能干照样吃饭。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