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他耳普子情歌


□ 冯娜(白族)

他耳普子,彝语,意为他留人的放牧地,也名

他尔波忍峰;位于丽江市永胜县与宁蒗县的

交界处,海拔3953米。他留河(也叫楚衣河)

发源于此,自南向东,经仁和镇河门口汇入金

沙江。

癸巳年正月十三日登山,夜宿邻县,凌晨五时许

遭逢4.2级地震,身处震中。

一个白族人的祝酒辞

山上若是还有豺狼 请它进屋

山上若是还有松茸菌 请它烤火

山上若是还有听不懂汉话的人 请他饮酒

我不知道你们在他耳普子山活了多少世

我也活成了一只没有故乡的猛禽 大地上的

囚徒

请举起杯中的玛咖酒吧——

水若是还向东方淌去

命运拿走的 他留河会全部还给我们

晨歌 或风水

这里有绝好的风水

晨雾咬住小蛇 可以望见十二层山

太阳歇在花尖尖上

可以望见玉龙雪山的背脊

和埋在山水之间的忍耐

我想拿雪洗脸 早上的雪还来不及考虑自己

的归宿

牛羊跪卧在圈中

宰牲的人会摸到它们软和的脖颈

这里有绝好的风水

山连起山,像漂浮的绳索 让一切变得顺服

早晨淌尽的血 会燃起夜晚的欢歌

太阳歇在苦荞叶上

早上 心肠最硬的石头也能凿出伤痕

风水无用

耕种的人从不去看界碑的铭文

只有我 一个在意自己名姓的人

来回丈量着

山阴水阳 何处埋骨

暮 歌

太阳丢下一把锁 他耳普子的匣子是空的

打猎人的皮囊空了

火塘里苞米壳空了

星宿中活着的好人空了

刀刃上的蜂蜜 空了

他耳普子一无所有 除了暮色腰间别着的钥匙

夜晚是约束 是祈告 是酒水中的虎啸

是聋哑的死者 他睡在石磨跟前

我们要用暮时将他砸醒

让他举起一生中有过的皱纹、伤疤、病灶

还有 从未说出过的叠字:

海来 阿卓 阿卓 海来

他要一匹匹数尽自己牧过的马

一匹匹将它们赶下暮色深重的岩崖

他耳普子是空的 除非太阳丢下一把锁

星宿里活着的人

牢牢握着匣子的钥匙 将它装满

夜 歌

古镜还是沼泽

我要祈求一场雪作为嫁妆

我的哥哥 骑上长犄角的麋鹿走向密林

要请来最年迈的巫师

点着灯 为我辨明洞穴深处的一帧帧凝视

冬天 婚礼就像一场黑夜

黑夜里被抚摸的陶器 陶器上隐藏的花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