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碎荷


□ 丁 燕

  作者简介
  丁燕,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生于20世纪70年代新疆哈密。参加第六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研讨会。诗作收录进1999年、2005年、2008年《中国最佳诗歌年选》,被誉为“葡萄诗人”。已出版长篇小说《木兰》、诗歌集《午夜葡萄园》、随笔集《和生命约会40周》等十余部。现居乌鲁木齐。
  
  1
  
  七月的戈壁滩燥热。嘎蛋躲在傍晚的林子里看两只公羊顶架,听旁人说他爸回来了,撒腿就往家跑。旁人问,有啥稀奇?他爸还领了一个女人。是给他叔从老家领来的媳妇?像从画上走下来的观音菩萨。
  火辣辣的汗滴煞得嘎蛋睁不开眼,用袖子抹了一把脸,继续飞。一路飞过长着稀疏芨芨草的青石滩,飞过用坎儿井水浇灌的大麦田,飞过半截子人高的土夯院墙,看到烟囱里冒着浓烈的黑烟,嘎蛋停住了脚,咧开嘴,笑了。
  正要掀起门帘,却见一个黑衣妇人端着塑料红盆从灶间走出。盆子在她的手里一高一低。低的那处,污水流了出来,溅到黑条绒布的鞋面上了。不是盆子长得歪,是妇人的一条腿短了半截儿。只用眼睛挖了一下男孩,不说话。男孩赶忙紧走几步,伸手接过盆子,一个转身出了院门,一颗毛茸茸的脑袋移动在土墙外面。
  这是一排土坯房,白杨木上的房梁。墙外抹着白灰。木格子窗户,镶着透明的大玻璃。一块块,反射着阳光,晃人的眼。开了两个门。西头的门里是里套外两间屋子,东头的门里是单开门的一间房。
  东屋后是羊圈。墙是夯筑的干打垒。有一个很大的栅栏门,用红柳棍条钉成的。羊圈很大,装上个百十头羊都不嫌挤。可是现在,圈里空了一大半。羊儿们显得稀稀拉拉的。看见嘎蛋,都“咩咩”地呻唤起来。伸长脖子,瞪着环眼,把鼻孔里的气吹得呼哧呼哧直响。夏天的羊和夏天的人一样,渴的时候眼睛都红了。嘎蛋把水倒进了栅栏外的大黑桶里,眼看着那群羊开始挤成一团抢水喝,脑袋是一个蹭一个,成了一个纠缠在一起的棉花团子。可嘎蛋却没有心思把那团棉花扒拉开。他丢下羊群,转身就进了院子。掀开西屋的门帘,进了屋。
  先是闻到了一股香气,幽幽的。再眨眨眼,看到他爸老李在低头抽烟,他叔小李端着白瓷缸子,并不喝水,只是望着炕上傻笑。炕沿边,多了个斜斜坐着的女人。两条辫子,耳朵上吊着两只闪光的小环,光溜溜的额头,穿一件月白色的褂子,像个观音。
  老李看儿子愣成个树桩,道,傻了?咋不叫婶子!
  女人抬眼看他,笑了。红唇白齿的,桃花开了般,暖烘烘的。
  嘎蛋慌了神。不知道女人竟能这么笑,心跳得更加扑通通,脸红到了耳朵根,张开的嘴里舌头打了个转,却没发出一点响声。一转身,他掀开门帘,跑了。老李笑道,没出息的货!掐灭了手中的莫合烟,叹了口气:他婶子,不怕你笑话,咱这十一间房的娃娃们,没见过几个像样的女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