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些消失在田野上的民间身影


儿子的书柜太乱了,星期天抽空替他收拾了一遍。有的书已经翻烂了,只好把它们请出书柜;有的还崭新,但已跟不上儿子智力和精神进步的需要,也另外收拾出 来,准备送给比他年幼一点的伙伴。整理完了一看,仍然是满满当当的一柜子。看着刚入学的儿子琳琅满目的书柜,想起自己小时候那些贫寒、匮乏的日子,既感到 欣慰,也生出几分惆怅。 1 @* y3 e& ?8 Q5 y$ d: \
我这一代人的童年是在贫乏和荒芜中度过的。我出生在60年代中期,童年时代正好处于这个新成立的共和国最为动荡和混乱的一个时 期。其时,国家的每一个人都受着精神和物质的双重匮乏的煎熬,有谁会关心到孩子精神成长的需要呢?在我们心智发展的早期阶段,几乎 没有得到任何有趣味的读物。我上中学之前,读过的唯一的文学读物是一本已经被人翻烂的《毛主席诗词》。这种关乎 精神需要的读物的严重匮乏一直伴随我到青年时代。我上初中以后,才第一次在我弟弟的小学课本上 读到若干旧诗。世上竟还有这样美妙的东西!我就像天生近视的人第一次戴上眼镜,看见满天星斗一样兴奋。由此开始了我买书、读书的生涯。上高中时,我偶然从 一本杂志上读到美国诗人惠特曼的几首诗,立即被他洪涛巨浪般的声音迷住 了。我得知他的诗已有中文译本,便隔三差五到学校附近的一家书店去踅摸,一心盼望会有一天在那里与惠特曼的目光突然相遇……我就读的学校位于一个僻远的小 镇,离金华市区三十公里,镇上只这一家唯一的书店。每次去书店前,我都要暗暗祈祷一番,希望这一次不要空手而返。到了星期天,我和同学便到附近几个小镇的 书店乱转,每有一书得手,便忘乎所以,连呼带叫,兴冲冲地步行十多里地返回学校。每次买到新书。我都要把它垫在枕头底下,闻着新书的淡淡的墨香味儿,连觉 也睡得格外香甜。有一次得到家中一小笔汇款,便与另一同学一起约好到金华城里买书。结果,两人都用完了身上全部的钱。没了盘缠,又借着书包里一大堆新书鼓 起的兴奋劲儿,我们俩决定沿铁路步行回学校。从金华城里动身的时候,夕阳正在铁道线的另一侧缓缓沉落,溅起一天沸腾的彩霞。由于激动和兴奋,也由于缺乏经 验,我们俩出了一个可笑却要命的差错——我们把学校的方向搞反了。但在我们到达下一站之前,我们俩都没有发现这一点。当我们借着灯火看清站名时,登时傻 了。幸亏站上的工作人员听说我们是金华一中的学生,很同情我们的情况,愿意帮我们一个忙。有一趟运煤车不久将抵本站,而且将在我们学校附近的小站上停靠, 他们答应让我们搭这趟车返校。由于这趟车在这站上停靠的时间很短,我们来不及爬进车厢,只能像铁道游击队员一样手脚并用扒在车厢屁股上。直到火车在金华停 靠时,我们才找机会翻入车厢。折腾到学校,早已过了午夜。早上醒来,两人对看,都跟钟馗似的,互相嘲笑不止。就这样,到我中学毕业时,我已颇积攒了一些 书。1985年我到北京上大学时,随身携了两纸箱书,颇让我的同学欣羡了一阵。但那点书,与我儿子拥有的书一比,就显得寒碜了。 , t; \6 h5 z* H5 h. F& a( u* Y......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