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读萧红


□ 潭方之

  谭方之

  2011年6月1日,是萧红诞辰百年纪念日。

  作家门瑞瑜、谢中天两位友人诚邀我同编《萧红百年纪念画册》一书。并推我作序,理由:说我是呼兰人,萧红故乡的人。

  序言一般是名人、名家、学者写的,而我什么都不是。海内外众多研究萧红的专家、学者、教授,宏文巨著,多有真知灼见,振聋发聩,我焉能无自知之明,自不量力,贸然应允呢?但友人苦苦相逼,不容推辞。我只好说一说作为一个普通读者,对萧红及其作品的认识过程和感受了。说对说错,说深说浅,方家不至于见笑吧。

  半个多世纪前,我在呼兰新民小学读书的时候,就听语文老师王化钰先生讲过萧红,说她是一位了不起的作家,她是咱们呼兰人,家就在离南河沿儿不远的地方。老师还说,萧红并不姓萧,是写作时用的笔名,她姓张,叫张遁莹。她写的书,把呼兰都写进去了,书名就叫《呼兰河传》……

  念高中时,呼兰一中13班,班里有一位女同学叫姜淑清,很朴实,很用功,不爱讲话。同学告诉我她是萧红的亲戚,我常用羡慕的眼光注视她,心想,和萧红是亲戚,多么了不起呀!可惜当时并未向她问过萧红的事。

  1960年高中毕业,我考入黑龙江大学中文系。第一学期开的课程里有中国现代文学史。当老师讲到30年代作家萧红时,我心里充满自豪,这是我家乡的作家啊!于是暗下决心,一定要认真读读萧红的作品。我去图书馆借来了《呼兰河传》、《生死场》、《萧红散文集》、《回忆鲁迅先生》等著作。

  当时读到书中描写的风光、风俗、人物、场景、氛围……感到非常熟悉和亲切。《呼兰河传》中描写冬天的情景时说:“严冬一封锁了大地的时候,则大地满地裂着口……严冬把大地冻裂了。”我小时候,就是冒着寒风烟泡、冰天雪地,踏着被冻裂的大地去上学的。书中写的十字街,那是我跟父亲上街必去的地方。上世纪50年代初几乎还是萧红描写的那样。书中写的东二道街有个大泥坑,我小时候上学便天天经过那里,叫纸坊的大坑,平时半池绿水,是造纸厂排出的废水。夏天一连几天阴雨之后,坑里的水便汹涌地溢出,淹没了车行人走的大道,路过这里只好攀着道旁人家的板障子,小心翼翼地慢慢向前挪动……

  那时读萧红的作品,只是感到熟悉,亲切而已。坦诚地说,对萧红我只知道一些常识罢了。并没有真正地认识萧红,更没有真正的理解萧红。现在想起来,实在愧对先辈,枉为呼兰人。

  几十年过去了,我已退休了,有时间了,可以静下来阅读自己想看的书了。我首选了《萧红全集》。当我重读《生死场》、《呼兰河传》、《小城三月》等等作品的时候,我的心灵受到了震撼。被萧红作品那丰富深刻的思想内涵、独具一格的艺术魅力、天地所赋的才华灵气所震撼!七十年前,那古朴幽怨,平静寂寞的北方小城的原始风貌,那悲凉的坟场,凄迷的月光,沉沉的黑夜,茫茫的草甸,寥廓的田野,缓缓的牛车;那贫穷凄苦,苍凉悲壮,生死挣扎,生死搏斗的北方荒村的历史画卷,惊魂动魄地展示眼前。月英那病痛的呻吟,翠姨、王阿嫂、小环那断肠的哭嚎,三十多村民深夜盟誓,那暗哑的誓死抗日的低吼,撕心裂肺,震颤于耳……不能不令我荡气回肠,掩卷长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