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雾中的白马


□ 潘能军

这天马镇的天气有点怪,太阳刚刚还挂在树丫亡,可是等秦嫂把米下锅,太阳就从门口的那棵高高的古槐树丫上溜走了。树丫上那只鸟窝黑黑地立着。天阴了下来,秦嫂感觉古槐似乎突然变得高大起来,并且朝房子移动了几尺,浑身还抖动了几下。零零星星地有叶子从空中飘落,有一枚飘到窗前,在窗玻璃上扑腾了几下,如一只受到惊吓的鸟。
但是秦嫂已很久没看到有鸟从门前飞过了。
起风了。
确实起风了。奏嫂在心里说,这个鬼天气,说变脸就变脸。奏嫂加紧在灶膛添加了一把干柴。火瞬间窜出灶门,燎得奏嫂的脸火辣辣的,差点烧着了额前的一咎头发。她得抓紧把饭给女儿做好。每次女儿放学进门,就饿得像一只嗷嗷叫狼,嚷着要吃的。
女儿燕子正在初中,身体正处于快速抽枝发芽的阶段,是那种一丢下碗也喊饿的小女生。
但是奏嫂已经忘了,今天中午女儿根本不回来吃饭,学校组织秋游,去爬白马山,晚上才能回家。女儿清早出门时,奏嫂把吃的喝的替燕子装进书包,还交代燕子,路过张家台,也就是靠近白马山的丘岭上。奏嫂知道,从学校到白马山,是必须要路过张家台的。
女儿没去过白马山,也就不知道张家台在什么地方。爹死的时候,娘没告诉她,后来也没说爹就葬在远离马镇的张家台。燕子对爹印象非常淡薄。这不怪她,在燕子还很小的时候,爹跟一个女人在采石场鬼混,半年不落屋。等到他想回家的时候,爹被娘用斧子撵出了家门。不久,爹就被炸死了。爹是采石场的老板。那天他本来是不应该亲自下到采石区去的,据说那一天为了躲避债务,也有人说是为了躲避那个女人,爹就去了采石区,没想到被一个哑炮送了命,同时送命的还有另一个采石工人。秦嫂相信了后一种说法,也就是丈夫是为了躲避那个骚女人,想回心转意才意外送命的,因为他的确想跟她和好。因此她常常念及丈夫的好处。但是她只能在心里念叨,她不想让马镇人和女儿知道她已经回心转意,原谅了那个花心的死鬼。她是个非常讲原则的倔犟女人。
秦嫂多给了女儿五元钱,意思很清楚,那是给爹买香的钱。燕子看也没看就把票子塞进了口袋。她噘着嘴,也不朝娘看,出了家门才说,谁知道他埋在啥地方。秦嫂说,你认得字,就会找到的,坟上有碑,碑上有字。燕子头也不回地走了,她已经没有时间听娘啰嗦了。她从没到爹的坟上去过,也不想去。那个人现在跟她有什么关系呢。燕子想这样说,但是没有。她要赶时间。
秦嫂的心变得惶惶的,连饭也烧糊了,她想的还不是女儿是否到那个死鬼的坟上去烧香,而是在想着另一个死鬼。死鬼的儿子昨天晚上已经来过一次了,请她再次出山,也就是请她为他的爹去哭丧。死鬼的儿子叫马寇。在马镇谁都知道,秦嫂干这营生已经有多年。那时她是为生活所迫,镇机关幼儿园一关闭,她就失了业。为了养活女儿,她前后干过保姆,在镇里的酒店推销过黄酒,也曾做过医院的陪护——帮绝症病人端屎端尿等下贱的活计。过去她是幼儿园的阿姨或老师,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她会唱歌,嗓音甜美,什么歌听一遍就会,因此家长都认为在幼儿园就她水平最高,见了面,都叫她秦老师。
而为人哭丧是她迫不得已的事情。丈夫一死,自己又下了岗,加上娘患绝症躺在了医院。娘只有她一个女儿。那是她最想哭的时候,但是她的哭声却献给了那些陌生的死者。她得活,为女儿活。
秦嫂灭了灶膛里的火,目光回到门口的古槐上,感觉它真像个人,一个苍老的人,树干上的那个凹下去的疤痕,像一个人的嘴,空洞幽深,牙齿脱落。那个鸟窝早已空空,发黑的枝桠横七竖八的,孤零零,乱蓬蓬。她不知那些鸟习到什么地方去了。
那是个喜鹊窝,每年的春天,喜鹊的叫声比唱歌还好听。她常常站在树下听它们唱歌。喜鹊是吉祥鸟。马镇到处都是树,可喜鹊却偏偏在秦嫂的家门口筑窝,令马镇人艳羡。秦嫂开始没怎么在意这个鸟窝,她也不太在意鸟。经别人这么一说,她就开始喜欢上喜鹊。女儿还小的时候,有只幼小的喜鹊被风从鸟窝里刮了下来,摔伤了腿骨。她把幼鸟抱回家养了多日,才放回到鸟窝里。女儿自然也喜欢上了喜鹊,在家里画了好多幅喜鹊图,同时还画下了古槐和那个鸟窝。秦嫂把女儿画的喜鹊图带到幼儿园,让小朋友们跟着摹仿。
有件事情,没有人知道,但是对她的打击非常大。自从她开始哭丧以后,鸟就消失厂。有人说她身上有霉气,成天为死人鬼哭狼嚎的,连鸟也吓着了。从此她发誓即便饿死她也不去哭丧了。再说女儿大了,她再也瞒不住女儿了。在女儿上小学时,同学笑她娘是个哭神。燕子不知道哭神是什么意思,问娘,娘气不打一处出,扇了女儿一巴掌后,跑到马镇的中心地带,连嚎带骂。她说,我把自己的心揪痛了为你们的祖宗哭,可你们还要欺负我女儿,有种的站出来!秦嫂坚信小孩说不出“哭神”这个字眼,一定是背后的大人在说三道四。那天站在寒风中的秦嫂对生活几乎绝望。但是她必须生活,要生活,她就得去哭。每次去哭丧,她就瞒着女儿,说是到舞厅去唱歌。女儿听过娘在舞厅唱过歌。那时有家新开张的舞厅老板得知秦老师的歌唱得好,把她请过去唱,每晚八元的报酬。可是不久,老板就把她辞退了,客人嫌她年纪大了点,个头矮小,没身材,形象逗不起客人的兴趣。秦嫂横下一条心,就自酿黄酒到酒店去推销,从此再也没有进过舞厅。去哭丧,还是因为受娘家的一个远方亲戚的启发。那个亲戚在农村成立了一个小型的响锣班子,用唢呐,锣鼓,替别人办丧事,混吃喝,赚小钱,日子过得滋润。远房亲戚说,如果有人哭丧,就热闹了,哭也是门学问呐。秦嫂听在耳里记在心里。她没地方唱,难道还没地方哭吗。有一次她神志恍惚地闯入了一个葬礼,见一家人抱着哭得死去活来,她就不由自主地哭开了,她的嗓子不错,响亮而凄厉的哭声瞬间掩盖了众多人的哭声。她根本不认识那个死者,但她哭得让死者的家人对她充满感激。秦嫂不光得到了赏钱,主人还留她喝了两顿酒。那时,她已经走投无路。她推销的黄酒据说不合卫生标准,几口发酵用的陶缸被工商部门给砸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