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4万∶400万的牵挂


□ 张雅文

心血管病是人类健康和生命的主要杀手之一。目前中国每天有1.3万人死于心脑血管、癌症等疾病。北京平均每小时就有一人死于心血管疾病。中国现有400多万需要手术的心脏病人,但得到手术的比例仅为1%,余下的400多万心脏病人将揣着“破碎”的心,日夜盼望着白衣天使能拯救他们的生命。但是,或因贫穷,或因昂贵的医疗费用,或因排不上号住不上院,或因庸医的误诊,使多少病人苦苦等了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八年,从而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过早地结束了本该延续几十年的生命。
这种严重的供需失衡现象,深深地触动了一位医生的良知,他因此而做出的一次次惊人之举,像地震一般震撼着中外的医疗界,震撼着千百万亟待拯救的生命,也震撼着中国亟待改革的医疗体制——
亲爱的读者,在我上手术台前,我要把我所采访、所亲身经历的一切告诉你们,希望中国几百万像我一样徘徊于生命边缘的心脏病同胞能认识他———著名心外科专家刘晓程。
愿上帝赐我神来之笔,否则我将有愧于我的主人公,有愧于千千万万亟待拯救的生命,也有愧于我这颗曾经濒死的心。
———作者题记
这是一份来自国务院的数据报告,振聋发聩,触目惊心。
“心血管病是人类健康和生命的主要杀手之一。我国现有400多万心血管病人等待手术,而全国每年仅能完成4万多例(比例仅占百分之一!)。泰达国际心血管病医院的建成,将为改善我国心血管的治疗做出贡献,给广大心血管病患者带来福音。”(摘自吴仪发给泰达国际心血管病医院开业典礼的贺词)
另据报道:中国每天有1.3万人死于心脑血管、癌症等疾病。北京平均每小时就有一人死于心血管疾病。
中国现有400多万需要手术的心脏病人,但得到手术的比例仅为1%,余下的400多万心脏病人将揣着“破碎”的心,日夜盼望着白衣天使能拯救他们的生命。但是,或因贫穷,或因昂贵的医疗费用,或因排不上号住不上院,或因庸医的误诊,使多少病人苦苦等了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八年,从而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过早地结束了本该延续几十年的生命。而排不上号住不上院的、交不起医疗费的,多是那些没职没权没钱没关系的普通百姓,尤其苦了那些贫苦农民和下岗职工。
这种严重的供需失衡现象,深深地触动了一位医生的良知,他因此而做出的一次次惊人之举,像地震一般震撼着中外的医疗界,震撼着千百万亟待拯救的生命,也震撼着中国亟待改革的医疗体制!

面对一双双乞盼的眼睛,他不知该把这张生死牌发给谁?

贝多芬说:“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它决不能使我完全屈服!噢,能把生命活上千百次真是多美!”
生命是美好的,但它属于人只有一次,任何人都扼不住命运的咽喉。
1987年5月,春天带着不可抗拒的骚动与活力,从遥远的天际涌来,冲破坚硬的寒冷,把鲜活的生命撒向枯黄的世界。饱尝了严冬的寒冷与沙尘的北京人,踏着春色,漫步在华灯初放的长安街上,欣赏着绚丽多姿的夜景,享受着春天的馈赠。但在全国唯一一家心血管病专科医院北京阜外医院一间门诊室里,却上演着司空见惯而又令人痛心的一幕。一位中等身材、精明干练、两眼蓄满善良与睿智的中年医生,被一群走投无路的心脏病患者及家属团团围住,一直下不了班。他就是两年前从澳大利亚留学归来、38岁的主治医师刘晓程。
“刘大夫,听说你是佳木斯人。俺是鹤岗煤矿的。咱们是老乡呢。”一个又黑又瘦的下井汉子怀抱三岁的孩子,操着山东口音,跟刘晓程一个劲儿地套着近乎,“刘大夫,求你看在老乡的面上救救俺老婆,俺们再也等不起了。她都快不行了!刘大夫……”汉子说不下去了,低头呜咽起来。他身边瘦弱的女人用胳膊肘碰碰他,嗫嚅道:“要不俺不治了,俺回家。”却遭到汉子的一声嗔斥,“你不治就得死!你死了俺的两个娃咋办?呜呜……”
下井汉子挖煤塌方砸断一条腿都不曾掉过泪,现在却被病老婆压得放声大哭。他一哭,女人和孩子也跟着哭起来。
刘晓程刚想安慰那汉子几句,却被一个穿着破旧、满脸沧桑的中年农民打断了:
“刘大夫,俺把房子都卖了,还借了1万多元钱饥荒。俺爷儿俩从黑龙江跑北京两趟了,这次再手术不上,俺们全家就活不下去了!求你看在家乡人的面上救救俺儿子吧,他才14岁。俺爷儿俩给你下跪了!”
“别别!千万别……”刘晓程急忙上前制止,但晚了,一老一小直溜溜地跪在了他面前。
瘦得像铅笔杆似的少年瞪着满含泪水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刘晓程。父亲却发出一阵令人心碎的哭嚎:“刘大夫,求你救救俺儿子!救救俺全家吧!呜呜……”
望着这对父子,望着这一张张求生的面孔,刘晓程的眼睛湿润了,一种深深的疚痛与同情,紧紧地攫住了他那颗虽然每天被病人揉搓却依然慈悲的心。他知道,这些普通老百姓本来就很穷,偏偏又患上这样那样的心脏病。他们卖房卖地拖儿带女,千里迢迢地跑到北京,整夜整夜地排队挂号,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医生身上,但却令他们大失所望。他们苦苦地哀求他,给他下跪,不为别的,只为一张小小的住院单———一张求生的“通行证”。而他何尝不想大笔一挥,给每人开一张入院单,让他们痛痛快快地接受手术,痛痛快快地活下去?可他每天只能开一张入院单,一个月只有30张的权力。一下午就要接待五六十个患者,许多病人都需要手术,他真不知该把这张“生死牌”发给谁?二十多年的坎坷生涯从没有难倒过他,可面对一群向他哭诉的家乡父老,他却难过得不止一次地掉下泪来。他觉得自己有愧于一名医生。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