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次充满妥协意味的评奖


□ 王春林

2005年4月10日,为公众所瞩目的目前国内最具权威性与影响力的文学奖项之一,第六届茅盾文学奖尘埃落定,熊召政《张居正》、张洁《无字》、徐贵祥《历史的天空》、柳建伟《英雄时代》、宗璞《东藏记》这五部获奖作品终于浮出水面。根据《新京报》的报道,此次评奖有两个特点格外引人注目:“一是评奖过程没有时间表,与往届相比,本届茅盾文学奖的最终公布时间较晚,而且期间有过推迟,奖项揭晓时间与评奖章程中规定的候选作品发表时间下限‘2002年底’相隔超过了27个月,而上届这一间隔时间为22个月。二是评委(即媒体所称的终审评委)在初选审读组(即初审评委)选出的入围名单内增补了6部作品,其中包括最终获奖的《英雄时代》。”(《新京报》4月12日C06文化新闻版)在此,我们更愿意将时间的推迟理解为评委的格外严谨和慎重。照常理来说,一种格外严谨与慎重的评奖,其结果就应该是能够令更多的人信服的,应该为大多数的公众与文学界人士所认同。然而,就本届茅盾文学奖的评选结果而言,最起码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其实还是难以令人满意的。
首先当然应该承认,此次评奖较之于以前的五届评奖而言,从评委的组成方式来看确实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进。这一点,只要对比一下评委的组成名单即可获得有力的印证。如果说前五届评委会主要是由京城的主流评论家组成,而且带有一种相当突出的主流意识形态色彩的话,那么就应该说第六届评委会的组成的确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不能说主流意识形态的钦定色彩已经消褪淡化至无,但评委的组成更具广泛的代表性,且更能容纳多元化的不同文学观念的存在却又是毋庸置疑的。首先当然是地域范围的扩大,来自于四川、福建、陕西、广西、浙江、上海等地的外省评论家的介入打破了既往京城评论家近乎于铁板一块的格局。其次,我们还可以发现,评委已不再由清一色的持有传统现实主义文学理念的主流评论家所组成,一些更加新锐的持有现代主义文学理念的评论家开始出现在了评委名单之中(虽然在我看来,这一方面做得还远远不够),在此前的五次评奖活动中,如同孙郁、洪子诚、张帆、贺绍俊这样的评论家进入评委名单,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很显然,这样两个明显的变化对于茅盾文学奖评选的更加公正合理的确提供了某种更有效的保障。也正因此,我们也更有理由对于本届茅盾文学奖的公正合理寄予更高的希望。
然而,实在地说,虽然本届的评委会构成业已发生了令人欣喜的变化,但是,就我个人对于本次评奖年度内长篇小说创作总体情形的观察了解而言,我认为,这一次的评奖结果仍然是差强人意的。在我看来,在获奖的五部作品中,只有《张居正》、《无字》与《东藏记》这三部作品方可称得上名副其实。虽然得票数并不靠前,但我认为宗璞《东藏记》却实在是一部难得的真正传承了中国传统小说神韵的优秀作品。无论是就小说叙述语言的雍容大度优雅自如而言,还是就小说结构的严谨有度张弛得当而言,抑或还是就作品对知识分子精神世界的深度挖掘与表现而言,《东藏记》都可以说是近年来一部难得的长篇佳作。王蒙曾以“兰气息、玉精神”概括形容宗璞其人,我们在此也完全可以借用这样的话语来评价宗璞的《东藏记》乃至她尚未完成的系列长篇小说《野葫芦引》。张洁是目前为止惟一一位两次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家。虽然从当时的文学发展情形来看,《沉重的翅膀》获得第二届茅盾文学奖自有其必然的道理,但在我看来,能够真正地代表张洁小说创作最高成就的其实还就是这部融入了作家个人太多精神性痛苦体验的具有鲜明女性主义色彩的长篇小说《无字》。在某种意义上完全可以说,《无字》是张洁呕心沥血以自己的生命写就的一部大书。如果说对于《沉重的翅膀》的获奖我还可能略有微词的话,那么《无字》的获奖便的确是当之无愧的。熊召政是一位诗人,曾以其诗歌创作在全国产生广泛的影响。《张居正》是其长篇小说处女作,也是一部厚积薄发的优秀之作。虽然围绕《张居正》的史实问题曾经引发过一场范围颇广的争议,但是,如果只是立足于文学立场的话,那么那样一些对于《张居正》不符史实的指责就可以说是苍白无力的。正如同我们无法以所谓历史的真实教条机械地要求《三国演义》一样,其实我们同样也无法以这历史的真实来简单直接地要求《张居正》。虽然此次入围茅盾文学奖的山西作家成一的《白银谷》同样是一部优秀的长篇历史小说,虽然从地域的意义上我对于《白银谷》有着更强烈的亲和认同感,但是,我同样无法否认《张居正》也是一部优秀长篇历史小说的事实存在。其实,从总体的思想艺术成就来看,这两部长篇恐怕是处在伯仲之间的。既然依惯例只能有一部长篇历史小说获奖,那么这两部作品中无论哪一部出局恐怕也都可以说是正常的。
与以上三部获奖的作品相比,与同时期其他一些更优秀的长篇小说相比,另外两部获奖小说《历史的天空》与《英雄时代》恐怕就显得有些勉强了。虽然我们也承认这两部小说在同时期的长篇小说中亦属比较优秀的作品,但在有其他更优秀作品存在的情形之下,舍弃更优秀者而选取略嫌平庸者,当然就是公众所无法接受的。较之于既往的军事题材作品,《历史的天空》最明显的突破在于在一个宏阔的时空背景之下令人信服地展示了梁必达这样一个从土匪到将军的革命战士真实的生命历程。对中心人物(或英雄人物)进行某种程度上的祛魅化处理乃是这部长篇成功的关键所在。然而,从根本上说,这样一种祛魅化处理仅只是局部的,作者并未将其实行到彻底的地步。从总体上看,梁必达依然是一个具有某种程度上的卡里斯玛魅力的中心(英雄)人物。而这正是《历史的天空》之根本缺陷所在,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是也。此外,《历史的天空》艺术描写上的过于粗疏亦是这部小说并不很成功的原因所在。然而,如果说《历史的天空》尚且有明显值得肯定的艺术成功之处的话,那么《英雄时代》就简直可以说是一部相对平庸的长篇小说了。就我的阅读感受而言,柳建伟迄今最好的长篇小说应该是《北方城郭》。之后他虽然屡有长篇作品问世,但其思想艺术水平却呈每况愈下的状况,其中尤以《英雄时代》最为糟糕。很显然,《英雄时代》能够获奖乃是沾了政治的光,这一点,从其并未能进入初选审读组的入围名单即可明显见出端倪来。虽然我们并无意对于此次评奖程序的公正性进行质疑,但说《英雄时代》其实是一部艺术质地相当平庸的长篇小说,说《英雄时代》其实是此次最不该获奖的获奖小说却又实在是一个相当准确到位的判断。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