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自天堂的琴声


□ 吴苾雯

真心相爱的人突然不辞而别,我在痛苦中又进入了另一座迷宫,这迷宫也有着一段已逝去但又撕肠裂肚的哀怨故事,故事中的琴声音音不绝,它昭示着我重又回到了爱人身边……



暑假我不准备回家。
中午,我去校门口的报摊上买了份晚报,别的暂不看,直奔广告版。一则被挤进报缝的广告引起了我的注意:急聘家庭英语教师,工资面议,有意者请与蓝先生联系,联系电话××××××××。
我是名牌大学心理教育学专业三年级学生,大二时英语就通过了6级,做英语家教自信没问题。回到宿舍,我马上拨通了联系电话。
电话响了两遍后,传来一个男人很有磁性的声音,自称是蓝先生,在对我进行了一番“调查了解”后,说得面试后才能定是否聘用我。面试定在第二天上午,地点是他家,告诉我地址后,他稍稍停顿了一下后说:“明天,我女儿在家。”
听说第二天上午我要去一个陌生人家里面试,宿舍的同学瞪大了眼睛:“喂,你要小心色狼噢。”
早上起来,我用一根丝带将长发拢在了脑后,上身穿件粉色T恤再配上蓝色牛仔裤,我想使自己显得成熟一些。临出门时,突然想起了同学的话,我打开抽屉找寻那把带有弹簧的小刀。小刀静静地躺在抽屉的角落里,泛着古铜色光亮的刀鞘上,有两条雕刻得很精致的龙死死地缠绕在一起,郭颂说一条是公的,一条是母的。我拿起来,轻轻摁了一下开关,锋利的小刀便“刷”地弹了出来。这把小刀是郭颂去拉萨旅游时在八角街买的。谁能想到,地球绕太阳才转了两圈,就已物是人非。我将小刀放进牛仔裤的口袋。人真是一个神秘古怪的动物。平时,记忆似乎沉睡着,那些断裂的、一个个记忆的碎片,被时间冲刷到心的某个角落,我们似乎忘记了它们的存在。可是却不知,那一个个碎片其实无时不潜伏在周围。它们或潜伏在一件很久没有穿过的衣服上,或潜伏在一句偶尔飘过耳边的歌词里,或潜伏在一个突然闯入眼帘的物品上,或潜伏在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里。那一刻,记忆复活了,它从那件衣服,那句歌词,那个物品,那个背影里爬出来,赤裸裸地站在你的面前,直视着你,让你无法逃避。
没想到,那一段我以为已经死去的记忆,会从这把小刀子里爬出来。
我进校时,郭颂已上大三。我们是在图书馆认识的。那是个星期六,天气又闷又热,秋蝉在树上扯着嗓子喊着,我心烦意乱坐立不安,便拿上书准备躲到图书馆去,那里不但安静还有空调。可是进去一看,阅览室里早就坐满了捷足先登者。我拿着书,东张西望地想找个座位,见后排有个男生在向我招手。我走过去一看,那男生的旁边正好空着一个座位,上面放着一个书包,见我过来,他拿起书包说:“这是给我同学占的,他没来,就让给你啦。”
我道过谢,便坐下来看书。
“你是新生吧?哪个系的?”他偏过头来问我。我发现他长得很帅,光亮的额头,挺拔的鼻子,还有一双微微凹进去的褐色眼睛。我回答了他后,便低下头看书,没再搭理他。
第二天,我刚走进阅览室,远远地就见他笑着朝我招手。他已经为我占好了一个座位。
我和郭颂就这样认识了。没想到,郭颂很快就向我发起了猛烈的爱情攻势。第二个星期天,我在书本里发现了他悄悄夹在里面的写给我的情书。
他的追求大胆而又热烈。每天早上,太阳刚露脸,我拉开窗帘准能看见他,他站在窗外的梧桐树下,手里拿着一封写给我的信,如果我不下去拿,他就那么痴痴呆呆地一直站着。没多久,我们那幢女生宿舍的人几乎都知道他在追求我。早晨,一些早起的女生故意敲着脸盆在我门前喊着:“快起床,‘情圣’来罗。”
虽然我有点恼他,但被这样的男生爱着追求着,虚荣心毕竟得到了满足。特别是听说有不少本校和外校的女生一直在疯狂地追求他,对我嫉妒得咬牙切齿,那个被称作虚荣心的家伙更是躲在一旁偷偷窃笑。
对郭颂的爱情攻势,开始我并没当真。我不太相信一见钟情,我甚至认为,如果有那样的爱情,也只可能发生在中世纪的欧洲或中国的封建社会,那个时候的女人见少识少,见到了一个男人就以为是天下最好的。那个时候的男人以貌取人,见到了美女就想娶回家去。可是今天不一样,今天的男人和女人在爱情的选择上要理智得多,实际得多。
为了让他早点离开宿舍楼,每天我不得不下楼去收下他的信,但却从不给他回信。我的若即若离使他痛苦万分。一天早晨,他又像平时一样手里拿着信站在梧桐树下,我没有下去拿信,因为我心里充满了惶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我不知道我是该果决地了断,还是任由这股激流裹着随波逐流。我从窗帘的缝隙看着楼下的他,他头发蓬乱,憔悴的脸上充满了绝望的痛苦。那个上午,我就一直这样惶惑着从窗帘的后面看着他。后来,他终于低着头走了。
就在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让我始料不及的事。
那是个静谧的夜晚,树梢上挂着半个月亮,草丛里,不知名的昆虫此起彼伏地叫着。见夜已深,我放下书准备睡觉,突然,隐隐约约听见有谁在喊我的名字,那声音划破夜空从窗户扑进来,落在我的被子上,枕头上,我刚坐起来,它就跳进了我的耳鼓里,先是我的名字,接着是三个像炮弹一样的字炸响在空中——“我爱你!”这个声音一遍遍地喊着我的名字和“我爱你”。我目瞪口呆地坐在床上,我听见一个个紧闭的窗户“哐当”“哐当”地打开了。同室的同学也打开了窗户,我听见了她们的惊叫声。我起身走到窗前,我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梧桐树下,无数只跳动着火苗的蜡烛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心的造型,郭颂就站在“心”的中央,他朝着我的窗户一遍遍地喊着我的名字,喊着“我爱你”。我看见了他额前飘动的乱发,我看见了月光下他那张苍白的脸,泪水一下模糊了我的双眼,我跑下楼扑进了他的怀里。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