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古镇神韵


□ 陈文屏

  陈文屏 现供职于彝良县牛街镇党政
  
  生在古镇,长在古镇,对眼前无论是古色古香的吊脚楼,婉约的白水江,还是那记载古镇文化礼仪之风的文昌宫、古老的四合院,更有那青石板铺成的小道,总也赏不够。
  古镇的角落里,散落着我们的欢笑,也记载着我们成长的脚步,这里是我们儿时的乐园。藏着于吊脚楼里,让一起玩藏猫猫的小伙伴找个够,在街面上喊破喉咙,自己在歪斜的板壁背后偷笑不止,最后自己跑出来,获得再藏一次的特权。乐此不疲地在板壁间穿梭,度过多少快乐的时光。夏天的午后,拿一个竹篾撮箕,踩在白水江畔的鹅卵石上,于浅水边一舀,几条小鱼跳跃其间,倒在瓶子里拿回家喂养。看着在大鱼缸里畅游的小不点儿,儿时的我们特别有成就感受。快乐的童年就在撮箕舀鱼,水流鱼存的幸福中慢慢滑过……
  九九年离开古镇去外地求学的时候,年少的我并未真正感受到古镇的风韵与内涵,毕竟好多年不曾在吊脚楼里藏猫猫,也不曾去江边舀鱼,依稀记得的,只是快乐,因为什么快乐,并不曾深究。学校里一位美术老师和我闲聊时,谈及牛街,那时的牛街并没有今天的殊荣“千年古镇”。他说,牛街是产美人的地方,牛街河(白水江)的鱼特别好吃。他并未到过牛街,一睹牛街女人的风采,也并未尝过牛街的河鱼,只是听说,言语间,无限地向往。我以为老师对牛街的认识仅限于美人与河鱼,那只是艺术家的随口之言,并不留意。那年冬天,老师来到牛街写生,青山绿水,野花杂草,屋檐下鸟笼,街头的修鞋匠。无一不是他笔下的素材。看了元宵节的龙灯,知道龙灯的来历与三座寺庙之间神秘的关系。这段日子,细腻的豆腐干,街头的桐子叶粑粑,还有黄土地里刨出的折耳根,老师全都吃遍,他说那是美味。临走,带了许多回去。在他眼里,牛街是纯朴的,自然的,脱俗的;在他的心里,牛街是他的艺术天堂,让他找到生活的本真!
  毕业回到牛街,待业的日子里,每每无聊了,就会一个人出去走走,首选文兴街的青石板路。站在路的这头望过去,平整光滑的石板路蜿蜒伸进窄窄的小巷。漫步在小道上,心一下子平静了。小道并不美丽,却在历经几百年沧桑后,更添了几分韵味。平凡的我从中感悟,并努力充实自己,终于站在了讲台上,了却了爷爷的遗愿,也实现了我的梦想。如今想来,终于能明白,舒婷于几年的今天撑一把油纸伞的韵味;也终于能明白,为什么爷爷在外工作了二十年,人过中年放弃一切回到牛街从零开始,却把日子过得悠然自得,常在这石板路上散步,和鸟友们交流养鸟的经验。原来,是割舍不下这条石板路,还有屋檐下婉转的鸟啼声,羁鸟恋旧林,人老更思乡。“能把自己剩下的岁月交给牛街人民,为牛街的教育事业尽一份力,是我最大的幸福……”爷爷在日记里这样写道。每次从二中门口经过,都会想起,爷爷曾在这里耕耘了二十年。当这位老校长永远睡过去的时候,他的学生接过了他手中的接力棒,并再创新高。谁敢说,这种代代相承并不断进步的事业没有受到青瓦屋的熏陶?相信,因了古镇文化的影响,牛街的文化事业定会蒸蒸日上。
  忆起爷爷的时候,又想起他常对我谈起的历代牛街的风云人物雕塑艺术家陈守仁,还有盛一时的药店万春堂里的名医,发展牛街地下党组织工作的罗文宣、陈浩阳等等。他们都对牛街的发展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如今的牛街,差不多家家都经商,或租或借的门面,简陋的地摊,或者是游走于临近几个乡镇的街巷,更有挑货串乡的方式。这些连结沟通生活桥梁的行业,是他们人生的演绎形式之一。谁又能说清,这是不是受当年跨省做生意的商界巨子高华丰老先生的影响?街上热情的生意人,操着川味特重的方言,他们又是受谁的指引搬迁至此的呢?恐怕一时无法说清。
  有些人作古了,寻梦的各类艺术家们来了,能满足他们的好奇和探索的欲望的“老掌故”何士荧老先生也永远走了,却挡不住艺术家们寻梦的脚步。昨天,又和几位做记者的朋友踏上石板路,迈上火炮铺的石阶,俯瞰古镇,近处是参差不齐、历经沧桑的青瓦屋、吊脚楼,远处是新发展起来的集市区。几个朋友就站在石阶上,各谈体会。有人说是吊脚楼的古色古香的和四合院的幽静给了牛街神韵;有人说是因为婉约的白水江和江畔的美人;有人说是因为古典建筑和现代建筑的相映成趣;也有人说是因为当地人闲适的生存状态……这个始建汉朝,初兴明朝洪武,鼎盛世清乾的小镇;这个能让身处异乡的游子牵挂,能让外乡人来此安居乐业的小镇;能让众多的艺术家流连忘返,让舒婷撑起一把油纸伞的小镇的神韵,又岂是年轻的我能用语言来形容的,当然,我也就无法说清小镇本身就数不清的神韵!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