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科学高峰、学术师承及其他


□ 忍 言

  李学勤治学经验杂谈
  
  在古文字学和考古界,李学勤是富于活力而又成绩卓著的。
  古文字,是指甲骨文、金文、陶文、简牍及缯书等。它们有的比起现存最古老的字书《说文解字》还要早一千多年,甚至更长时间。在一般人眼里,这些都是“天书”,就是不少专攻史学的,也视为畏途。难怪有人曾说,搞古文字的“若射覆然”。当然,把古文字研究视如猜谜和押宝,这是出于无知的诳话,事实上它同样是有规律可循的。仅从五四以后算起,在这个领域里就已经出现不少以此名家的前辈。他们辨认了许多文字,逐渐从一堆杂乱无章,破烂不堪的骨董、瓦片里,整理出许多令人信服的古史资料。也正是在前人开拓的这片斑烂绚丽的古史园地上,李学勤辛勤地爬梳抉择,终于获得了丰累的硕果。
  一九五五年,科学出版社出版了一部《殷虚文字缀合》。它是把解放前出版的《殷虚文字甲编》和《乙编》所收录的许多破裂的甲骨碎片,一一缀合复原,成为甲骨文研究一部完整可辨的资料。这部在甲骨文研究中具有总结性的著作,是由三个人编的,其中有一位就是李学勤,当时他才不过二十二岁。四年之后,李学勤的另一本专著《殷代地理简论》也由科学出版社出版了。它是采用地名考订排比方法,对有关的甲骨文作了一番系统的整理。《缀合》和《简论》这两部不同类型的著作,就已把这位年轻学者的才华和学力展现在人们面前了。前者表明了他的眼力和功夫,后者则反映了他匠心独运的方法。
  除此之外,李学勤还陆续发表了单篇论文十多篇。内容有甲骨文字的考释、铜器文物的鉴别、社会制度风俗的探讨。不但牵涉的面相当广泛,而且在方法上也有独创的地方。比如他在二十四岁写的那篇《帝乙时代的非王卜辞》,虽然在甲骨分期上因为没有看到某些发掘记录,致使某些观点需要修正,但他肯定甲骨文中除了王卜辞以外,还有许多是“非王卜辞”,则已被学术界公认为正确的结论。直到现在,它还是不失为一篇富有创造性的学术论文。又如对战国的器铭,过去人们只是就金文、陶文、玺印、货币等分别地进行研究,李学勤在《战国题铭概述》中则将它们贯而为一,作了综合性的探讨。这一点也是曾经得到学术界相当好评的。
  这些成就都是李学勤在三十岁以前就已取得的。“三十而立”,笔者不了解历史或考古学界承认一个学者能够站住,是否有个什么标尺。如果我们现在说,当时已有这么多著述问世的李学勤,就已经在学术界站立起来了,恐怕不为过分吧。
  或许有人会问,李学勤这么年轻的时候,就能在古文字学和考古方面有这样的成就,他是从哪儿探得的奥秘,出自哪位名家的指点?过去学界有所谓“京派”和“海派”的说法,这两派究竟如何区分,谁也不曾明确说过。据说“京派”的特点是重师承,守师法。李学勤生于北京,学于北京,但要说学术师承,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哪一位名家他也“高攀不上”。当他进行甲骨文缀合的时候,还是清华大学哲学系的学生。后来他到了历史所,一直是在侯外庐同志领导下的思想史研究室工作。很长一段时期,他搞古文字和考古都是“副业”,只能零敲碎打地进行。当然,这绝不是说他是无师自通的“天才”。事实倒是,由于没有专门导师的指点,李学勤在长期治学的道路中,就特别注意对许多先辈名家的治学特点和专长,进行认真的揣摩,以期融而贯之,据为己有。事情往往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学无专师,难免要走点不必要的弯路;但倘能博采众长,倒可以避免某些拘于师法、偏执一隅的固陋习气。这就正象百衲本的“二十四史”,在实际使用中比起哪个有名的版本都更受人欢迎的道理一样。本来,师与生的界限就不是截然鸿沟,他们之间的区分,正象韩文公说的,不过“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因此,“学无常师”,倒是很多学术上有成就的人或多或少都曾经验过的事实。
  那么,李学勤治学有什么“秘诀”呢?笔者未曾听过他谈起什么“秘诀”,也不相信真有什么“秘诀”。不过,根据笔者的观察和体会,李学勤治学倒有他的几个特点值得谈一谈。什么特点呢?说来也极其平常,那就是:勇敢、勤奋和会通。
  勇敢,在学术上就是不怕名人,不怕权威。科学殿堂不是帝王的寝宫,它的大门对每个人都是敞开着的。科学上的名人和权威,都曾在它里面穿堂入室,为我们展示了世界许多奇珍瑰宝,他们理应受到人们的尊重。但他们的一切成就,也只是指示后人前进的路标,不是让人停步的“红灯”;是后人攀登高峰的阶梯,不是禁止闯越的屏障。所以,尊重名人权威和不怕名人权威是可以也应该统一的。李学勤就曾同笔者几次谈起自己对许多学术界前辈的崇敬心情,但却未曾把谁当作只能俯伏崇拜的偶像。他从小就爱读书,什么书都读,就连《古史辨》,柏格森的《创化论》,卡尔纳普的《逻辑的语法结构》以及罗素等人的哲学专著,他都曾啃过。金岳霖的《逻辑》,他先后就读过多次,其中“介绍一个逻辑系统”一章,曾使他一度入了迷,直到现在回想起来,也还兴味盎然。当时,李学勤还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怎么敢去读这些相当艰深的学术著作?答案很简单:不怕。诚如他自己说的,那时他就是有这么一股初生犊儿的劲头。对那些能够启迪人们智慧,而又多少能给人一种神秘感,需要费一番气力才能看得懂的书,他就越是乐于去啃它们。他还同笔者发过这样的感慨,说经常碰到一些青年人问他,自己应该读什么书,最好先读哪一本?其实,只要认准了方向,什么书都可以读,先读哪一本都无妨。当然,对刚刚踏上学术征途的人,循序渐进是重要的。但假如你还没有找到行家指点,与其徘徊观望,不如自己先抱一本有用的书读起来,不是更好吗?路,固然有弯路和捷径之分,但走点弯路也不是绝对的坏事。往往走过弯路的人,对于捷径的好处,会有更深切的体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81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