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柳暗花明



  一
  
  隔着大班台,坐在厅长的对面,他的心情很复杂。虽是九月,天气已很凉爽,但他却感到浑身燥热。他还未张口,厅长却先问话了,有什么事吗?林顺达。
  厅长总是对他直呼其名,让人听了有一种不分彼此的亲近。这种亲近不是毫无由来,他和厅长都是华农大毕业生,厅长是文革前的最后一届,他是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学的是同一专业,算是校友。至关重要的是,两个人都喜欢舞文弄墨,写点论文,是国土管理系统公认的两大才子。两个人都曾参与国家土地法规的编撰。
  我想换个环境。林顺达憋足劲儿说出了自己此行的意图。所谓换个环境,就是想调进省厅,任个闲职都行。在地市干局长五十五岁到点退职,若到厅里,政治生命可以延续到六十。
  厅长沉吟片刻,刚毅的脸上露出难色,说,换到哪里?厅里的处长副处长副处级调研员塞得满满当当,插针都没隙。
  林顺达很理解厅长的苦衷,从地市国土局长中上调到省厅的尚无先例,何况他只是直管市的国土局长,虽然和他们同在一块儿开会,但级别还是矮了半级,再说自己年龄五十有四,半老不少的,再怎么说也属于那种政治生命日暮途穷的了,就像是放在盆里的泥鳅,翻不起多大的浪了。
  那我辞职算了。林顺达下定决心道出了内心经过艰难取舍做出的抉择。
  为什么?对于他的决定,厅长颇感惊诧。
  当了十年局长,按干部管理条例也该退下了。再说和市里以及与副手的关系总不那么协调,我也感到无能为力。林顺达道出了自己的苦衷。
  也好。厅长很理解他的心境,也很欣赏他的这种爽直,脸上露出少有的微笑,问,你那个副手吕志坚不停地告你的状,你没什么疼脚被他捏着吧?
  林顺达苦涩地笑了笑,俗话说,摸螺蛳蚌蛤也要找一个好伙计。碰到这种丧心病狂的角色,你又有啥办法,只能逃避。他故作轻松地问道,厅长,他又告我什么了?
  厅长说,总不是老三篇,什么滥用职权安排人事,包养情妇为其谋利,包庇纵容土地违法等等。
  厅里不是查过吗?都是些子虚乌有的事。他申辩道。
  厅长敛起笑容,冷峻地说,但愿他的告状是捕风捉影无中生有。过段时间,我准备让厅监察处派人去作个信访调查,也算是对你的离任审计。跟党干了一辈子,晚节切莫出问题!
  按举报信上告的条款去做一个信访调查,这是他巴望不得的事情。这种例行公事的信访调查,既无“双规”限制,也不深挖细找,就事论事,走走过场,实际上是为被举报人洗身、正名。想到这里,林顺达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顺水推舟地说,厅长,我将积极配合厅里搞好信访调查。
  行!厅长对他的积极姿态很满意,接着郑重提醒说,林顺达,按一般规律,大凡举报都不是空穴来风,必定事出有因。如果你有什么问题,给我先透个底,不然查出来性质就不同了。厅长犀利的眼光有如一柄寒风闪闪的利剑直插他的胸口,让他惊恐、慌乱,措手不及,但他立马稳住情绪,打起十二分精神,说,厅长,受您的影响和教育多年,我会有什么问题呢?后面的话明显底气不足,让人感到一种不踏实的心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