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柳暗花明



  一
  
  隔着大班台,坐在厅长的对面,他的心情很复杂。虽是九月,天气已很凉爽,但他却感到浑身燥热。他还未张口,厅长却先问话了,有什么事吗?林顺达。
  厅长总是对他直呼其名,让人听了有一种不分彼此的亲近。这种亲近不是毫无由来,他和厅长都是华农大毕业生,厅长是文革前的最后一届,他是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学的是同一专业,算是校友。至关重要的是,两个人都喜欢舞文弄墨,写点论文,是国土管理系统公认的两大才子。两个人都曾参与国家土地法规的编撰。
  我想换个环境。林顺达憋足劲儿说出了自己此行的意图。所谓换个环境,就是想调进省厅,任个闲职都行。在地市干局长五十五岁到点退职,若到厅里,政治生命可以延续到六十。
  厅长沉吟片刻,刚毅的脸上露出难色,说,换到哪里?厅里的处长副处长副处级调研员塞得满满当当,插针都没隙。
  林顺达很理解厅长的苦衷,从地市国土局长中上调到省厅的尚无先例,何况他只是直管市的国土局长,虽然和他们同在一块儿开会,但级别还是矮了半级,再说自己年龄五十有四,半老不少的,再怎么说也属于那种政治生命日暮途穷的了,就像是放在盆里的泥鳅,翻不起多大的浪了。
  那我辞职算了。林顺达下定决心道出了内心经过艰难取舍做出的抉择。
  为什么?对于他的决定,厅长颇感惊诧。
  当了十年局长,按干部管理条例也该退下了。再说和市里以及与副手的关系总不那么协调,我也感到无能为力。林顺达道出了自己的苦衷。
  也好。厅长很理解他的心境,也很欣赏他的这种爽直,脸上露出少有的微笑,问,你那个副手吕志坚不停地告你的状,你没什么疼脚被他捏着吧?
  林顺达苦涩地笑了笑,俗话说,摸螺蛳蚌蛤也要找一个好伙计。碰到这种丧心病狂的角色,你又有啥办法,只能逃避。他故作轻松地问道,厅长,他又告我什么了?
  厅长说,总不是老三篇,什么滥用职权安排人事,包养情妇为其谋利,包庇纵容土地违法等等。
  厅里不是查过吗?都是些子虚乌有的事。他申辩道。
  厅长敛起笑容,冷峻地说,但愿他的告状是捕风捉影无中生有。过段时间,我准备让厅监察处派人去作个信访调查,也算是对你的离任审计。跟党干了一辈子,晚节切莫出问题!
  按举报信上告的条款去做一个信访调查,这是他巴望不得的事情。这种例行公事的信访调查,既无“双规”限制,也不深挖细找,就事论事,走走过场,实际上是为被举报人洗身、正名。想到这里,林顺达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顺水推舟地说,厅长,我将积极配合厅里搞好信访调查。
  行!厅长对他的积极姿态很满意,接着郑重提醒说,林顺达,按一般规律,大凡举报都不是空穴来风,必定事出有因。如果你有什么问题,给我先透个底,不然查出来性质就不同了。厅长犀利的眼光有如一柄寒风闪闪的利剑直插他的胸口,让他惊恐、慌乱,措手不及,但他立马稳住情绪,打起十二分精神,说,厅长,受您的影响和教育多年,我会有什么问题呢?后面的话明显底气不足,让人感到一种不踏实的心虚。
  没问题就好。厅长说,最近厅里要组织离退休老干部到新疆旅游,你也参加一下,同他们熟识熟识。
  他直点头,从头到脚像掠过一股暖流,舒服通畅得无法形容。走出厅长办公室,迈步在青色大理石走道上,他感觉到脚上像装上了弹簧一样逍遥和轻松。地市国土局长在一起开会时,就有消息灵通人士透露,说厅党组拟从基层局长中选调一名优秀局长到厅政治处老干活动中心任职。厅长作出如此安排,还要求自己和他们熟识熟识,会不会有某种暗示?厅长真要是有这种考虑,自己就是国土系统垂直管理之后第一个从基层调进省厅的,面子上有光不说,政治生命还可以延续五年。不是他追逐权力贪恋官位,实在是他觉得吃共产党这碗饭吃得虽然清苦,但牢靠。也许有很多人会笑话他傻他憨,退职后工资不少拿待遇不少领为什么不转换角色,寻一有发展潜力有经济实力的公司去顾问顾问呢?那样获取的实惠不是更多吗?不排除,在自己任内光顺手人情就催生出了很多大款、富翁,当你在任上时,他们对你毕恭毕敬,迎进逢出,有如孝敬亲娘老子,但你一旦不在任上,如果到他的公司去领取俸禄,褪去了局长的光环,你就是凡人一个,他摆布你斥责你吼你几句是家常便饭。当了一生的干部,只会拿嘴说别人,现在突然有一张嘴搁你身上,这个弯怎么转得过来呢?他的老同学从原计委主任职位上退下后,被一曾得到过其巨大实惠的公司接出山,名曰让他分管项目,年薪有个十来万,但做了半年,他死活也不做了。在与他谈心时,老计委主任说,看来还是共产党的饭好吃。这些个体暴发户,你在位时把你人模狗样地供奉,一旦不在位了,他把你当眼屎一堆。就是赚一山金子,老子再也不受那种窝囊气。他问,老板给你什么气受了?老主任说,反正就一个词,别扭。在交往中,也有很多老板口头承诺说您退职后到我们公司发挥余热,有极少数人真心邀约,但绝大多数是为了目前办成事而许下的空头支票,抑或说是一种虚情假意的桌面之语,切不可当真,如果当真,年都要过错。他早就看透了。他才不愿去做那堆眼屎呢?如果没有更好的出路,他准备写写东西度过余生。当然,如果能到省厅任职,那可是八百年的祖坟冒起了青烟,时来运转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