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弄堂(中篇小说)


□ 江华明

  弄堂是我们这些最草根百姓的生存之地,这里纠结着我们所有的苦难、梦想、挣扎、爱欲……和所有弄堂人一样,他渴望走出去,开创新的生命,活出自己的尊严。他的悲情,他的成败,他和那些同样活在弄堂的女人们演绎的爱恨情仇,都荡漾在精美的文字里。

  1

  时间一晃就跨过了一个世纪,现在我已是四十好几奔五十岁的人了。这个年龄段的人,被世纪之河分成了两半,一半河东一半河西。

  按理也不算老态,但是麻白的头发,已经乱七八糟像经冬的枯草。发呆成了标志。在许多静谧的场合,我们总可以看到一张靠椅上躺着~个试图理清头绪的人,像是睡觉一样眯着眼睛,边上放着一杯浓茶,在深沉地想很多很多的心思。

  经历和情绪会决定人的精神状态。

  我的前半生几乎全都是在弄堂里度过的——一个叫作板房弄的地方。那是老城区南市的一角,地势低洼而且横七竖八的棚屋拥挤不堪。往事不堪回首。我和我的父母兄妹在那种低矮潮湿的棚屋里栖息。棚屋是解放前资本家留下来的坯房。我们四个人挤过一张床铺,八个人共一间所谓的卧室。卧室中间拉一块旧得辨不出本色的隔布,隔布另一边马桶中叮叮咚咚的声音常常让我在梦中都能感觉到一股浓郁的尿骚。

  我们不应该怪罪哪个,我经常这样想,包括王子也包括乞丐。人生之前不可能被征求意见,而且你还不能从来的路上回去。如果不安分守己,面对生养自己的恶劣环境而痛心疾首时,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死,二是左冲右突。

  我这样想时,已经是比较顺风顺水的时候。那时,我终于花了不少脑筋弄到了两套大房。虽说还在弄堂的范畴,但是通过大规模的改建加高,装潢一新的房子已在老城区南市鹤立鸡群。砖和水泥等材料都是分厂仓库里的,厂里的民工也不请自到。以后又花了一笔钱围了个院子,添了一套新式红木家具和许多电器。晚上华灯初放时四壁生辉,清凉的大理石地面悠悠泛光。

  欧阳小根叫花子一样挨在大门口,骂我是“吸劳动人民血汗的寄生虫”。女朋友张琼也来过两回,四下里打量后嘴角露出一丝难以解释的微笑。我说,你应该知道我的艰难,我能到今天这一步很不容易。她这才笑出一个比较明朗的意思。嘴角高高上翘,腮帮上深深陷下一对酒窝。我想,此时此刻还有什么比她的欢笑更有意义的呢?

  但那时仍然莫名其妙地烦,仍然感觉花园洋楼的压迫,仍然觉得西装革履穿在身上像晃晃荡荡的甲壳一样不很合身。当时的具体表现是——在室内习惯无端地走来走去,出门忘了带钥匙或生怕钥匙没带,经常独自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吸烟,对工人的脾气越来越坏,关门不理、大声呵斥,甚至拍桌子摔茶杯……这就有些不很理智。可我又想,人不可能每时每刻都表现出稳如泰山静如止水。

  蜷缩着身子,我那时把自己深陷于藤椅之中。

  旁边的茶水已冷。

  2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