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弄堂(中篇小说)


□ 江华明

  弄堂是我们这些最草根百姓的生存之地,这里纠结着我们所有的苦难、梦想、挣扎、爱欲……和所有弄堂人一样,他渴望走出去,开创新的生命,活出自己的尊严。他的悲情,他的成败,他和那些同样活在弄堂的女人们演绎的爱恨情仇,都荡漾在精美的文字里。

  1

  时间一晃就跨过了一个世纪,现在我已是四十好几奔五十岁的人了。这个年龄段的人,被世纪之河分成了两半,一半河东一半河西。

  按理也不算老态,但是麻白的头发,已经乱七八糟像经冬的枯草。发呆成了标志。在许多静谧的场合,我们总可以看到一张靠椅上躺着~个试图理清头绪的人,像是睡觉一样眯着眼睛,边上放着一杯浓茶,在深沉地想很多很多的心思。

  经历和情绪会决定人的精神状态。

  我的前半生几乎全都是在弄堂里度过的——一个叫作板房弄的地方。那是老城区南市的一角,地势低洼而且横七竖八的棚屋拥挤不堪。往事不堪回首。我和我的父母兄妹在那种低矮潮湿的棚屋里栖息。棚屋是解放前资本家留下来的坯房。我们四个人挤过一张床铺,八个人共一间所谓的卧室。卧室中间拉一块旧得辨不出本色的隔布,隔布另一边马桶中叮叮咚咚的声音常常让我在梦中都能感觉到一股浓郁的尿骚。

  我们不应该怪罪哪个,我经常这样想,包括王子也包括乞丐。人生之前不可能被征求意见,而且你还不能从来的路上回去。如果不安分守己,面对生养自己的恶劣环境而痛心疾首时,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死,二是左冲右突。

  我这样想时,已经是比较顺风顺水的时候。那时,我终于花了不少脑筋弄到了两套大房。虽说还在弄堂的范畴,但是通过大规模的改建加高,装潢一新的房子已在老城区南市鹤立鸡群。砖和水泥等材料都是分厂仓库里的,厂里的民工也不请自到。以后又花了一笔钱围了个院子,添了一套新式红木家具和许多电器。晚上华灯初放时四壁生辉,清凉的大理石地面悠悠泛光。

  欧阳小根叫花子一样挨在大门口,骂我是“吸劳动人民血汗的寄生虫”。女朋友张琼也来过两回,四下里打量后嘴角露出一丝难以解释的微笑。我说,你应该知道我的艰难,我能到今天这一步很不容易。她这才笑出一个比较明朗的意思。嘴角高高上翘,腮帮上深深陷下一对酒窝。我想,此时此刻还有什么比她的欢笑更有意义的呢?

  但那时仍然莫名其妙地烦,仍然感觉花园洋楼的压迫,仍然觉得西装革履穿在身上像晃晃荡荡的甲壳一样不很合身。当时的具体表现是——在室内习惯无端地走来走去,出门忘了带钥匙或生怕钥匙没带,经常独自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吸烟,对工人的脾气越来越坏,关门不理、大声呵斥,甚至拍桌子摔茶杯……这就有些不很理智。可我又想,人不可能每时每刻都表现出稳如泰山静如止水。

  蜷缩着身子,我那时把自己深陷于藤椅之中。

  旁边的茶水已冷。

  2

  我的女朋友张琼,住在我们城市著名的官僚小区绿河新村。这是一座以制造瓷器而闻名的城市。张琼的家就坐落在城市的西边。她家的房间像行宫一样一间一间厅室相连楼上楼下,可张琼家里连同阿姨一起算也只有四口人,而且她父亲的时光常常在轿车上随轮胎的奔驰而奔驰。

  坐在那温和柔软的沙发上,我甚至想睡。

  这是一个贱人的感受。

  坐在张琼家的客厅,通过落地排窗可以看到公园后面的绿河以及河畔的草滩。她家的沙发远远地面窗而置,所以坐在上面一边交谈,一边还能溢出一种赏心悦目的开阔感觉。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的时候,我在厂里已经习惯背着手走路了。那些日子我们城市正处于改革开放的高潮阶段,口号一浪一浪,观念应接不暇,市民跃跃欲试,城市日新月异。那些日子张琼的父母正巧又步履匆匆,夜不归屋。我那时酒足饭饱后有些骚动不安,就闲得无事找张琼聊天、跳舞、郊游,甚至发展到关起门看那种当时民间暗自流行的录像带子。

  阿姨是不好干涉的,张琼是家里任性的娇小姐。记得在粉红色吊灯的氛围里,我们顺理成章地像磁铁一样相拥在一起。我低下头吻了她滚烫的额头和高翘的睫毛。当时窗外寒露初降,被公园隔绝了的城市正悄然入梦。我承认我经不住她猫一样的温存,看不得她如水荡漾的眼睛,我终于在闻到温馨的体香时伸出了双手,捧住她红嫩的腮帮,用嘴去吸那向往已久的、微微张合的、鲜红的,泉眼。

  那个时候,无边的幸福就像一阵一阵的海浪,将我们高高托起,又深深下沉。

  张琼是我高中时就爱恋的一个女孩。张琼当时朴素得只穿白色球鞋或平底布鞋,跟班上一些皮鞋响铁和烫头上色的人形成鲜明的比照。她脚上的一双袜子永远都是洁白的,白得任何时候都找不到一点污染和皱迹。如此再配上她那双玉腿和那条裙子,便让人不由得感受到高雅的那个时代才有的震颤。

分享:
 
更多关于“弄堂(中篇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