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落花流水


□ 袁 来

  1
  
  化学博士郝胜强和内科护士梅灵从认识到结婚,总共不到三个月时间。
  从见到梅灵的那一刻起,郝胜强坚决地认为自己爱上了这位白衣天使。她鹅蛋脸,柳叶眉,皮肤白皙,身材匀称,美丽的面庞上藏着一丝淡淡的落寞,举止中透着几分花开花谢奈何天的幽怨,仿佛一位穿时装的古典美女。郝胜强怕等待太久夜长梦多,恨不得马上结婚。可是,就算是请客吃饭都需要准备时间,更何况是结婚这等终身大事。才见几面就谈婚论嫁,他说不出口,更怕给对方留下心急火燎办事不牢的坏印象。
  不过,他发觉梅家人似乎更急迫,见面刚一个月就开始催婚。先是梅灵妈妈旁敲侧击:“我们家灵灵是附近一带公认的美女,追求她的人排起了长队,直到现在还有人说没看到她出嫁就不死心,一直伺机出动。”这话和电力公司党委办公室主任的身份不配,可的确出自一位母亲之口。母亲害怕女儿嫁不出去的焦急心情,令郝胜强像是抓住了对方把柄一样,使他有些得意。
  快满两个月的时候,梅灵的嫂子许丽丽直截了当地问郝胜强:“小郝,你觉得我们家灵灵怎么样?”郝胜强稍作停顿,说:“很好。”许丽丽说:“那就好,要是双方都觉得不错,马上领证把事办了。你是个博士,梅灵是院花,她还是配得上你的。去年,梅灵还戴着口罩上班,只露出一双眼睛,就把来院考察的洋博士给迷住了,人家坚决地留下来工作。”许丽丽虽然运用了夸张的手法,但是所说基本属实,他们的媒人———系主任张仁瞻教授的老婆,给郝胜强介绍梅灵情况的时候,浓墨重彩地讲了这一段。
  郝胜强对梅灵非常满意,几次约会后,越来越感觉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她漂亮持重,音容笑貌言谈举止完全符合自己的要求,简直像是从梦中走出来的一样。郝胜强觉得梅灵是集美貌和贤德于一身的传统女性的化身。
  在许丽丽逼婚后的第三天晚上,郝胜强和梅灵在东湖边的咖啡厅约会。柔媚的烛光给人亲密的感觉,轻柔的音乐像泉水缓缓流出,似乎是情人在窃窃私语。郝胜强把糖撒在咖啡里,搅了搅,喝了一口,还是觉得苦。
  他说:“你妈妈的意思叫我们早点结婚。”梅灵沉吟了一会,说:“那就结呗。”郝胜强说:“可是,我觉得,是不是快了一点啊。”“那就不结呗。”梅灵说。她依然是略带落寞的表情,一副置身事外的神态。梅灵的冷漠打击了郝胜强的热情,他失望地抬起头看对面的女人。梅灵捏勺子的样子很秀气,跷起兰花指,悠悠地搅拌。郝胜强忽然冒昧地伸出手,轻轻地将梅灵垂在胸前的头发往肩膀后面拨,手指碰到了光滑柔嫩的脸颊,又滑又嫩,像摸到老家夏麻子的豆腐。梅灵没有拒绝,只是身体稍稍往后退了退,依然埋头搅咖啡。梅灵的体香混杂着咖啡气味阵阵袭来,使他对不喜欢的咖啡也有了好感。他无限温柔地说:“嫁给我吧。”梅灵依然在搅那杯咖啡,过了很久才说:“那就结呗。”还是一样的话,却多了一份别样的柔情,这坚定了郝胜强的决心。这一夜,郝胜强翻来倒去难以入眠。第二天他向实验室请了假,在群光广场、新世界、武广几个地方转悠了一天,买了一只铂金钻戒,晚上隆重地送给了梅灵,正式向她求婚。
  郝胜强和梅灵结婚了,在他们认识快满三个月的时候。结婚时,郝胜强三十二岁,梅灵二十九岁,一个是名牌大学的化学博士,大学教师;一个是三甲医院的内科护士,有八年工龄的“院花”。用媒人张师母的话说,他们郎才女貌天生一对。论相貌,郝胜强也算出众,高高瘦瘦,棱角分明,温文尔雅,颇有大学教师风范。可是,在同门师兄弟眼中,他怎么也掩饰不住出身农民的小家子气。
  郝胜强十分清楚,有些东西融在血液里面,无论自己多么努力,永远都无法抹去。他的老家在鄂东北一个山区县级市的小镇上,那地方三省交界,是赫赫有名的革命老区。兄妹三人,哥哥已经成家,和嫂子在江苏昆山打工;妹妹快二十五岁,尚未出嫁,常年在广东各地漂泊打工。父母在镇上务农兼做贩粮的副业。刚开始谈朋友的时候,郝胜强给父母寄了一张梅灵的照片,父母满心欢喜赞不绝口。郝胜强告诉他们,梅灵只有妈妈,父亲病逝十多年。父母说,一切你自己做主,喜欢就行。得知郝胜强要结婚,娘在电话里擤着鼻涕说:“儿啊,你为我们争气了,我们苦扒苦做,总算是熬出头了。”郝胜强几乎可以想象得出,他娶媳妇的消息会像风一样传遍那座五万人的小镇,并且引起轰动,人们将会传诵郝老二的二儿子如何有出息,念了博士做了大学老师又娶了城里媳妇,啧啧声似乎在耳边回荡。从小到大,郝胜强一直是四乡八畈五里十村的楷模,是人们教育子女的活教材。在别人眼里,郝胜强所向披靡一路风光,只是多年奋斗的辛酸坎坷只有自己知道。
  结婚的用品几乎都由梅灵家置办,房子、彩电、冰箱、空调,凡是家居必需的一切,一应齐全。曾主任说早就准备好了,就等这一天。结婚之前,梅灵已经有车有房。车是一辆银灰色标致307,是梅灵自己买的。婚房是梅灵妈妈四年前买下的一套临湖的两室两厅,一百一十多平米,是“东湖世家”2期的房子,在东湖梨园和省博物馆之间,离梅家住的水果湖十多分钟,到郝胜强工作的大学也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梅灵妈妈夸自己从来不嘴软,经常以领导口吻说:“还是我有先见之明,花三十万就买到一套湖景房,要是搁现在,没有一百万做梦去吧。为了女儿,我什么都舍得,儿子结婚也没下这么大的本。”曾主任对女儿的爱,旁人有目共睹,母亲的先见之明体现了她的良苦用心。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