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说“水”道“雨”为一“愁”


□ 张素华

  摘 要:作为宋代婉约派词代表作家之一的李清照,其词作无论是在思想内涵方面还是在抒情技巧方面都有匠心独运之处。本文结合女词人身世情感及其部分词作对她在词中经常运用的“水”和“雨”这两个意象书“愁”写“愁”的技巧进行了一些探讨。
  关键词:李清照 词 水 雨 愁
  
  李清照作为宋代婉约派词大家之一,以她的纤纤素手写下了许多传世经典之作。除少数充盈着“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豪壮之气的词作,她的词主要以书写闺阁情趣和离愁别恨的情感世界为主。品读其词,我们可否感悟到:无论是在她早期词的明丽轻快还是在她晚期词的凄楚哀怨之中,经常可以看到关于“水”和“雨”这两个意象的描述。这两个意象的设置除了符合当时的情景、描述了女词人的行为举止外,更多的是为了表现女词人细腻婉约的情感和她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
  
  一、流水之愁
  愁情是人人皆有的普遍情感,虽然愁情的内容因人而异、因地因时而不同,但漫漫人生不如意事常有八九,花好月圆能有几时?因而人生必然常常与忧愁相伴而行。先看一首李清照南渡前书写离愁的词《一剪梅》:“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女词人书写了秋天的相思之情,是南渡前为思念丈夫赵明诚所作。这首词所描述的情景是:秋天的湖水清澈明丽,女词人独自泛舟出游。望着水面上的莲藕,想起宦游在外的明诚,盼望着从远方寄来的“锦书”;秋天里花落水流,明诚离开自己,也是一样的寂寞寥落吧;彼此伉俪情深,两地相思无计可以消除,眉梢刚刚舒缓,心头却又翻腾起来了;明丽的秋水,映现的相思之情是那样纯净而深沉。这里的“此情”指的就是“一种相思,两处闲愁”。这里所抒发的愁是夫妻之间的离愁。在思念盼望着丈夫归来的日子里,所用的“花自飘零水自流”这样的浓重而又流畅的诗句,形象生动地把一个少妇在焦急难耐的寂寞中渴盼远行丈夫早日归来的心理刻画得如此细微,也的确非李清照莫属了。又如她在《凤凰台上忆吹箫》:“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在这里,女词人把自己与爱人临别时的悲情和离别之际的伤情以及离别之后的“新愁”之情表现的细腻动人。清风明月,都成了离亭别所,只有那“楼前流水”,才理解“我”的“终日凝眸”。这真是一片知音痴情。这也正如明人李攀龙所说:“其写一腔临别心神,新瘦新愁,真如秦女楼头,声声有和鸣之奏”(《草堂诗余隽》)。
  李清照以水喻愁的超人之处不仅在于她的愁情来自她作为女性的特殊的遭遇和独特的感受,还在于她艺术表现技法的新颖别致。她在金华避难时的词作《武陵春》中写道:“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李清照担心“蚱蜢”似的小船,载不动自己“超重”的忧愁。虽然不是以水喻愁,但还是通过水上的小船的承载量来把自己深沉的“愁”重量化。这样的化虚为实的奇思妙想,不能不令人拍案叫绝。
  
  二、疏雨之愁
  自古以来,“雨”也是文人墨客笔下倍受青睐的意象之物。既有杜甫“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诗句中溢于言表的对春雨的喜悦之情,又有刘禹锡“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诗句所抒发的含蓄微妙之情;既有贺铸“一川烟雨,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极细极浓之情,又有苏轼“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极放极旷之情。在李清照笔下,“雨”的这一意象的运用则是多用而多样化的。如早期作品《浣溪沙》曾写道:“海燕未来人斗草,江梅已过柳生绵,黄昏疏雨湿秋千”。此词乃词人年轻时所写,上片写的是闺中梦醒时的情景,下片写的是室外景物,把春闺中少妇的舒适懒倦之态表现得淋漓尽致。用“疏”字形容“雨”,即表明了雨的稀落轻松,就那么淅淅沥沥的几点,又自然而然地衬托出女词人闺中梦醒后的舒畅之情。由此可以想象女词人新婚后的生活是颇为美满幸福的。然而,同样是写“疏雨”,在李清照早期的另一首词作《如梦令》中则被赋予了不同的韵味:“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红肥瘦。”这首词通过“雨疏”之“雨”表达了女词人因伤春而惜春,又因惜春而伤别的复杂思想感情。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