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下一个百年,我们与高贵同行


□ 陈薪伊

  
  忘记意味着背叛,纪念是为了更好的开始。
  人民大会堂是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标志,而《吁天》是话剧人的百年交响。
  纪念话剧一百年的今天,我们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和北京话剧人以及全国话剧人于今年 5月 3日在首都人民大会堂演出话剧交响剧诗《吁天》。此事非同小可,我认为这是话剧走向下一个一百年的开端之作,我想以本剧文学策划和总导演的身份向上海的同行们和领导汇报此次创作《吁天》的 “心潮澎湃”。
  一百年前的今天,话剧从祖国的母体中破胎而出,他哭喊着母亲的不幸登上了舞台。那是一部唤醒南美黑奴的小说《汤姆叔叔的小屋》 ——肯尼迪认为这是一个小女子的伟大作品,是一部引起美国南北战争的小说。而我们的话剧创始人李叔同、曾孝谷将《汤姆叔叔的小屋》更名为《黑奴吁天录》作为话剧的宣言首演于日本东京。这一举动非同小可,当时中国正受日本等八国联军 “十二国不平等条约 ”的制约,像被手铐脚镣捆绑的黑奴一样没有自由,在日本演出此剧,这意味着从那一刻起,中国将要开始挣脱手铐脚镣,也是从那一刻起,话剧就注定与祖国母亲血脉相通。我将以话剧交响剧诗《吁天》在人民大会堂的演出表述我对祖国母亲一百年来沉沉浮浮,最终挣脱脚镣手铐,拼足全力跨越浮冰,获得今天自由的眷念。我在人民大会堂将仰视祖国母亲,心潮澎湃地呼吁:“母亲,自由万岁!”一百年前的此刻,中国的第一部话剧《黑奴吁天录》在国内的第一次公演是在上海,在上海的兰心大戏院响起了吁天的黑奴的呼声。主持此次公演的是春柳社创始人、一个名为钟声的王姓人氏,在兰心大戏院敲响了警世的钟声 ——演戏是为了唤醒沉沉之睡狮。清政府胆战心惊,一连十三颗子弹才让一个话剧人倒下了高贵的身躯……我想象着那血染的舞台,为我那难以唤醒的睡狮而仰天长啸;我的祖国就像待价而沽的黑奴那般任人宰割、任人摧残。话剧与祖国就像母亲与儿子一样相携着沉沉浮浮。我在想:话剧能够救中国吗?李叔同为何那么快就离开了话剧舞台?为什么欧阳予倩会说 “一言以蔽之,中国无戏剧 ”?在上海演出《黑奴吁天录》后没过多久,在王钟声被枪击之后没过多久,不法商人看话剧有利可图,便炮制了《妻妾争风》之类的媚俗话剧亵渎神圣的话剧艺术,一时间剧人不德,一切都好像是为吸引观众而走向五彩斑斓的商业泡沫和歌舞升平的幻象之中。山河破碎,国运不济,何况戏剧?
  是校园戏剧使中国的话剧重又复苏,话剧人位卑未敢忘忧国。
  “五四 ”新风吹来,话剧很快就硕果累累,中国话剧迎来了第一次大丰收。于是我们就有了田汉、洪深、曹禺、夏衍、郭沫若,于是我们就有了净化心灵、激发心智、追求崇高、鞭挞恶行的话剧新作,话剧伴着中国的革命登上了历史舞台。你觉得中国将要看到春天的时候,世界上开始了疯狂的侵略战争。话剧从都市的小剧场走向广阔的大舞台,从上海到重庆,从延安到桂林,哪里有战场哪里就有剧场,敌机的轰炸声中我们粉墨登场,敌人的嚣叫声中我们慷慨激昂。这便是话剧的力量。戏剧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紧密相连,戏剧成为社会的镜子、战争的号角、现实的榜样,戏剧人从未停止过抗争。舒绣文、张瑞芳、白杨、秦怡是战火中的话剧四大名旦,抗战时期的大导演陈鲤庭前辈将郭沫若的一曲 “雷电颂 ”(《屈原》)搬上舞台,像霹雳一样撼动着破碎的河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