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继明:先锋的“底层”转向


□ 李云雷

  如果说“晚生代”或“新生代”,是对“先锋文学”后继者的命名,那么这一创作群体大多没有摆脱先锋作家的阴影,他们所做的突围只不过是有限的、局部的改写,这使他们难以摆脱“影响的焦虑”,面对前一辈作家在形式、叙述、技巧上圆熟的控制,以及从“宏大叙事”向“个人叙事”的转变,他们大部分亦步亦趋,无法找到自己的特色。
  作为被归纳为“新生代”的作家之一,刘继明也面临着上述困境,但他很快寻找到了突围的方向,这首先是90年代中期创作的一些“文化关怀”小说,如《前往黄村》、《海底村庄》、《明天大雪》、《桃花源》、《中国迷宫》、《我爱麦娘》等,这些小说在文坛上产生了广泛影响。周介人先生指出:“文化关怀’小说的创作背景,是对中国大陆的经济起飞、加速现代化进程这一历史阶段的文化反思。”值得注意的是,周介人先生并没有像一般评论者那样,强调刘继明小说中的神秘主义、颓废情绪和形式上的现代感,而是指出了它与特定历史阶段之间的关系,这确实是理解这些小说的决定性因素,也是认识刘继明此后创作转折的关键。
  在“文化关怀”小说之后,刘继明继续着“突围”的道路,并发展出了新的创作方向。首先,刘继明致力于思想评论及随笔写作,出版了《我的激情时代》一书,以其“直面现实的批判立场和深切的人文情怀”在文化界获得了较大的反响;其次,他创作的50余万字的报告文学《梦之坝》,被誉为“一座文学和史学的巨坝”;而最为重要的是,他近来的小说创作在语言、形式上更为简单、质朴,在内容上则更贴近现实、贴近底层,呈现出了一种崭新的面貌。
  要理解这些小说,我们必须对刘继明的创作做整体上的把握,刘继明二十年的创作,是从“先锋”到“底层”的道路,是从对形式、内心的探索转到对现实、底层的关注,这对当下文坛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我们将结合他近期的一些作品对此加以分析。
  1、先锋的意味与“节奏”
  在刘继明的小说《被啤酒淹死的马多》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颇具现实性的讽刺故事:啤酒推销员马多四处去小酒馆,每次他都点名要黑妹啤酒——他推销的那种啤酒,但哪家都没有,他每次总是说,“我只喝黑妹啤酒,你们怎么没有呢?”以此来进行推销,最后他被一家小酒馆痛殴了一顿,也宣告了这种推销方式的失败,后来他遇到了唐朝啤酒的推销员老韩,老韩教他以女人拉拢批发商黄老板,他控制着佴城啤酒市场命脉,但马多没有漂亮女人,只好以自己的老婆薄荷顶替,第一次他带薄荷去见黄老板,黄老板对他印象不错,第二次薄荷被黄老板单独叫走后,马多在家里苦苦等待,家里堆积的啤酒不断炸裂,涌出的啤酒将他淹没了。
  对于这个具有现实批判色彩的小说,我们至少可以从以下几点来分析小说蕴涵的意义。首先,它对市场经济带来的人的“异化”进行了批判,小说对“交换”原则的无限扩大表达了深刻的忧思。其次,小说也可以看作是对不正常市场竞争的批判,小说以献出妻子这样的极端行为,对市场垄断的后果进行了尖锐的质疑。再次,小说表现了现代伦理关系的脆弱性,马多在采取这种行为并没有经过多少思想上的斗争,而薄荷虽然第一次回来哭过,第二次却仍“换上了那件新裙子”,这是颇具讽刺效果的。最后,从马多和薄荷的表现来看,在不合理的现实面前,他们已经接受了弱者的地位与“强者的逻辑”,准备承受被侮辱的命运,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新意识形态”无所不在的笼罩性,它已经成功地俘获了弱者的思想,使他们不是反抗,而是认同,这就为同样社会关系的再生产提供了意识上的合法性。
  以上这些分析,都是从小说的“意义”层面上来阐释的,但一个优秀的小说,如果只能从意义上来解释是不够的。正如新批评在“结构”之外还要强调小说的“肌理”一样在这篇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到先锋的技巧如何被作者融入到现实事件的叙述之中。
  “马多走进酒店,在一个不大引人注目的角落坐了下来。”小说以这样一种漫不经心的语调开始了叙述,这个开头一下子便将读者带到了故事的现场,但却是以谜一般的方式带入的,读者并不知道马多的动机,只是在故事的逐渐推进中,我们才慢慢抓到了故事的线索。此后尽管故事的发展有转折、高潮与结局,但作者始终保持着从容、冷静的态度,并与故事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马多在两家小酒馆要黑妹啤酒,虽然表现的是同样的内容,但在具体描述中却有着详略、直接与间接等处理方式的不同,结尾处啤酒瓶不断炸裂,最终淹没了马多,这样一个超现实的场景具有深刻的寓意,它既具有戏剧性与奇崛性,又将真正的“结局”延宕了,给我们开辟了一个想象的空间,这是典型的现代主义处理方式。
  不仅《被啤酒淹死的马多》是这样,在《父亲在油菜地里》、《火光冲天》、《刀下》、《送你一束红花草》等小说中,我们也可以感受到作者从“先锋文学”到“现实主义”蜕变的过程与痕迹。核心意象的营造是刘继明小说创作的一个重要特色,不仅在《海底村庄》等早期小说中如此,在最近的《放声歌唱》等小说中同样如此,对“意象”的关注,与他早年写诗的经历有关,也与先锋文学的训练有关,但当他转向关注现实时,这一特点却使他与一般的“现实主义”区别了开来,使他的作品有着更为丰富、复杂的意蕴,不过在不太成功的作品中,也会在营造意象的过程出现生硬的现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