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继明:先锋的“底层”转向


□ 李云雷

  如果说“晚生代”或“新生代”,是对“先锋文学”后继者的命名,那么这一创作群体大多没有摆脱先锋作家的阴影,他们所做的突围只不过是有限的、局部的改写,这使他们难以摆脱“影响的焦虑”,面对前一辈作家在形式、叙述、技巧上圆熟的控制,以及从“宏大叙事”向“个人叙事”的转变,他们大部分亦步亦趋,无法找到自己的特色。
  作为被归纳为“新生代”的作家之一,刘继明也面临着上述困境,但他很快寻找到了突围的方向,这首先是90年代中期创作的一些“文化关怀”小说,如《前往黄村》、《海底村庄》、《明天大雪》、《桃花源》、《中国迷宫》、《我爱麦娘》等,这些小说在文坛上产生了广泛影响。周介人先生指出:“文化关怀’小说的创作背景,是对中国大陆的经济起飞、加速现代化进程这一历史阶段的文化反思。”值得注意的是,周介人先生并没有像一般评论者那样,强调刘继明小说中的神秘主义、颓废情绪和形式上的现代感,而是指出了它与特定历史阶段之间的关系,这确实是理解这些小说的决定性因素,也是认识刘继明此后创作转折的关键。
  在“文化关怀”小说之后,刘继明继续着“突围”的道路,并发展出了新的创作方向。首先,刘继明致力于思想评论及随笔写作,出版了《我的激情时代》一书,以其“直面现实的批判立场和深切的人文情怀”在文化界获得了较大的反响;其次,他创作的50余万字的报告文学《梦之坝》,被誉为“一座文学和史学的巨坝”;而最为重要的是,他近来的小说创作在语言、形式上更为简单、质朴,在内容上则更贴近现实、贴近底层,呈现出了一种崭新的面貌。
  要理解这些小说,我们必须对刘继明的创作做整体上的把握,刘继明二十年的创作,是从“先锋”到“底层”的道路,是从对形式、内心的探索转到对现实、底层的关注,这对当下文坛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我们将结合他近期的一些作品对此加以分析。
  1、先锋的意味与“节奏”
  在刘继明的小说《被啤酒淹死的马多》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颇具现实性的讽刺故事:啤酒推销员马多四处去小酒馆,每次他都点名要黑妹啤酒——他推销的那种啤酒,但哪家都没有,他每次总是说,“我只喝黑妹啤酒,你们怎么没有呢?”以此来进行推销,最后他被一家小酒馆痛殴了一顿,也宣告了这种推销方式的失败,后来他遇到了唐朝啤酒的推销员老韩,老韩教他以女人拉拢批发商黄老板,他控制着佴城啤酒市场命脉,但马多没有漂亮女人,只好以自己的老婆薄荷顶替,第一次他带薄荷去见黄老板,黄老板对他印象不错,第二次薄荷被黄老板单独叫走后,马多在家里苦苦等待,家里堆积的啤酒不断炸裂,涌出的啤酒将他淹没了。
  对于这个具有现实批判色彩的小说,我们至少可以从以下几点来分析小说蕴涵的意义。首先,它对市场经济带来的人的“异化”进行了批判,小说对“交换”原则的无限扩大表达了深刻的忧思。其次,小说也可以看作是对不正常市场竞争的批判,小说以献出妻子这样的极端行为,对市场垄断的后果进行了尖锐的质疑。再次,小说表现了现代伦理关系的脆弱性,马多在采取这种行为并没有经过多少思想上的斗争,而薄荷虽然第一次回来哭过,第二次却仍“换上了那件新裙子”,这是颇具讽刺效果的。最后,从马多和薄荷的表现来看,在不合理的现实面前,他们已经接受了弱者的地位与“强者的逻辑”,准备承受被侮辱的命运,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新意识形态”无所不在的笼罩性,它已经成功地俘获了弱者的思想,使他们不是反抗,而是认同,这就为同样社会关系的再生产提供了意识上的合法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