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毛


□ 袁玮冰(满族)

  一
  
  一团火球在胯间炸响,凶猛的气浪夹裹着浓重而刺鼻的火药味,将红毛轻巧的身子抛起来又重重地摔下去。
  一阵痉挛……
  一股皮毛灼焦的糊味……
  像以往遇险一样,就地打个滚儿,躬起腰身,然后箭一样弹射出去。身后又是一声爆响,但在红毛如风似雾的逃遁里,那“闪电”对它早己望尘莫及了。
  从这枪声和对自己踪影如此熟悉的程度,红毛猜想:这次突袭一定又是那个猎手干的!不会错。跃过一个大雪包,它用余光搜索到那个开枪的人。
  这是一个中年猎手。个儿不高,精瘦脸。一根“管子”攥在手中。此刻,猎人咆哮着在没膝的雪地里笨拙地向前跳跃。随着他的窜跳,头上的两个帽耳在扇动,一团一团的白雾从嘴巴里喷出来。
  这次的确不幸:红毛被打中了。铅弹击中了一条后腿,使它脱逃的速度缓慢下来,以致爬上山梁,依然可以看到那个猎手如甲虫一样跟着它的脚印向山顶蠕动。
  红毛知道不能再这么明晃晃地跑下去。雪白的林地上红豆一样洒下了它的鲜血,身后那个猎手正在穷追不舍。它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猎手——嗜血如命!许多同伴都在他耐力无比的追赶中丧失了性命。
  红毛匆匆钻进一片矮树丛,树丛上的积雪砸下来,掩没了它的足迹
  在一个阳光融融的树洞下,它歇息下来。这是一棵老桦树。粗短的树干,翘着黑红的外皮,树洞从一米多高的树根部延伸到树腰,空空荡荡,像巨大鳄鱼张开的嘴巴。黄糟糟的树心不知被什么虫儿钻爬过,留下了很多杂乱的小孔眼儿。此刻,这老树拼命吮吸着冬日阳光的紫外线,树洞里少许的霜雪融化了,缕缕白气飘出来。
  红毛浑身抖着,被打中的后腿开始恢复知觉,疼痛遍及周身。这一枪打在了它的左后腿上,伤口流出的血凝成了砣儿。
  血,流得太多了,红毛感到疲劳无神、心衰力竭。又痛苦、又难过、又悲伤、又愤怒,在强大孤傲、冷酷无情的人类面前,它既不会呼风唤雨,又不会撒豆成兵,仅有的那点本领,目前又无法施展——要是往常,它会用比猎人快几倍的速度跑到那个山村,钻进那座草房……
  红毛熟悉那个村子,熟悉那座草房。村子不大,深深地陷落在大山脚下。村子的西北角有一座胶泥涂壁的草房子。这草房的前前后后它都了如指掌。它知道从什么地方进去,也知道从什么地方出来。它会用自己身上喷发出来的特殊气味去刺激猎人和神经脆弱的女人,因为那女人对它身上的气味太敏感。
  可这次,红毛无论如何也动弹不得了,后胯疼痛难忍。它勉强扭回身,想用舌头去治理伤口。伤口被血块冰疙瘩遮盖着,只好用牙齿去啃咬。
  血疙瘩被啃碎了,它看清了自己的伤口:这次不是皮肉伤,左腿骨折了,白森森的细骨头扎在肉里。
  完啦!它绝望地嚎叫一声,抬起头,两颗绿豆似的眼睛茫然地望着苍穹。天空暖洋洋的,或明或暗的几朵白云,有的透着光亮,有的被光亮包着缓缓移动。在这光晕、云朵和蓝天里,它看到自己的亲人——它们的生命早已化做了蓝天白云……恍惚中,红毛进入了朦胧的回忆。
  多久以前的事儿了?反正是个秋天。大片的麦田已经收割完了,硬挺挺的麦茬像一片片森林在秋阳里泛着金黄,那是一个好季节。
  它跟随着父亲、母亲来这里觅食。
  父亲,雄壮而剽悍。它浑身的绒毛是一色的火红,油汪汪的皮毛在秋日的阳光下闪闪发亮;眼睛像两粒明珠,深邃、晶亮,透着尖利、冷峻。它的黑嘴巴上掺杂着白毛,可以看出父亲所经历的雪雨风霜;它的嗅觉和听觉是那么灵敏,碰到什么风吹草动,父亲会像一道闪电,迅速地避开危险。
  因此,父亲赢得了母亲的爱情。
  只是父亲一条前腿折掉了一节,走路有点跛,梅花状的爪印后面有一个圆圆的印痕。母亲说,这是父亲的骄傲。
  一个雪天。
  父亲正年轻,它像往常一样借着星光外出觅食。
  多么平静的夜晚啊!当父亲在一个冰窟窿里饱餐一顿柳根鱼,按原路返回的时候,不幸碰翻了猎人的踩夹。右小腿被夹住了。它拼命地挣脱,踩夹被一条链子牢牢地拴在附近一棵小树上。父亲围着小树绕了半宿,它左冲右突,用嘴咬,用爪子挠,怎么也无法挣脱这个羁绊。
  疲劳、痛苦、绝望。它躺在雪地里等待着猎人的到来。只要到了早晨,设踩夹的猎人就会发现它。如果发现它还没断气儿,就会把它扔进一个袋子里,然后把它和袋子朝一棵粗树干上猛撞……它看到过这种场面。有个伙伴就是这样被猎人折磨死的。
  想到这儿,父亲真有点不寒而栗。猛地爬起来,结果它无法站稳。那条被夹住的腿由于长时间不通血液,冻僵硬了。父亲用嘴巴触摸那条僵腿,然后用牙齿咬了咬,毫无知觉。
  夜空有点发白。星星累了,一个接着一个悄悄地隐退,清冷而又明亮的早晨啊,多么可怕!
  父亲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把夹住的半截僵腿弄掉!虽然从此它会成为一个跛子,一条失去完美、失去雄健的黄鼬,可是为了活命,为了逃出去,必须得这么干!这想法像撕咬田鼠那样凶残冷漠;像追逐飞鸟那样执拗勇敢;像咀嚼柳根鱼那样心安理得……尖尖的牙齿慢慢撕开了小腿的毛皮。虽然感觉不到疼痛,当咀嚼小腿筋骨的时候,尚未完全冻僵的神经扯出了阵阵的痛苦。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