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犀利哥:无法犀利的人生


他被数以万计的网友称为“犀利哥”,其实他半点也不犀利,只是一名被社会遗弃、甚至被救济机制遗忘的流浪汉,因为阴差阳错,命运莫名其妙改观。在这个人口流动急遽的年代,或许每个人都是潜在的流浪汉。如果没有一套有效的社会干预和救助机制,挽救了一个“犀利哥”,还会有千千万万个“犀利哥”冒出来。
  
  34岁的程国荣穿着父亲遗留下的黑色风衣,两手插在兜里,目光游离地站在院子里。
  偶尔,他会突然间弯下腰,在酝酿一下之后仰身大喊一声。喊完之后,他就转身走进了自己那间堆满杂物的昏暗屋子。
  程国荣有一个已经红遍天下的诨号:“犀利哥”。
  10年前,程国荣孤身一人从家乡江西鄱阳踏上外出打工的长途大巴,随后与家人失去了联系,音信全无。直至不久前,在经历了一场匪夷所思的奇遇后,“犀利哥”程国荣才得以重归故里。家乡的汽车站出站大门口,一幅大字标语仿佛在迎接他:“高高兴兴出门,平平安安回家”。
  只是,此时的“犀利哥”已经迥异于常人——哪怕在阔别多年的至亲面前,也总是一言不发。只有在别人递上香烟的时候,他才会“嗯”地小声回应一声。除此之外,人们在他面前似乎就像空气一样。
  除了睡觉、吃饭外,“犀利哥”几乎都在那间十平米左右的屋子里呆着,长时间一动不动地看着桌上满是灰尘的彩电里播出的节目。
  他总是频繁地点燃一支香烟,狠狠地抽到快烫到手指时才扔掉。
  “他现在一天要抽四包烟”,姐姐程国珍说,想到弟弟以前流落街头时只能捡烟头抽,她就难过不已。当年程国荣走出家门的时候,还是一个烟酒不沾的青年。现在,他就像瘦弱萎靡的小老头一样毫无生气。
  这跟他不久前在媒体和网络上像明星一样备受关注的“犀利”形象截然不同。他甚至还不明白已经无人不知的“犀利哥”指的就是自己。
  
  沉默的人
  
  距离鄱阳县城大约一小时车程的三庙前乡柘岭村,位于村口的一片看上去楼龄挺新的楼群中,夹着一座陈旧的低矮砖瓦房。这便是程国荣的家。
  跟大多数农村孩子一样,程国荣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户,有着总在田间劳作但又总是贫穷的双亲。
  在村里为数不多还对程国荣有印象的邻居的记忆里,程国荣从小就像他的父母一样沉默寡言。童年时代,跟同村其他孩子一起在山坡上放牛,几乎是他跟同龄人打交道的唯一活动。但大多数时候,他只是活动的旁观者,当别的孩子满山坡追逐嬉闹时,他常常远远地一个人坐在草地上。
  在农村,没有谁会关注一个孩子为什么会少言寡语。除了话不多外,程国荣倒是颇受村民好评。“他很勤快,愿意帮助别人,割个草放个牛什么的,只要说一声,他很少拒绝别人。”60岁的村民程文美还能记起程国荣小时候的模样。
  在弟弟程国圣的印象里,哥哥似乎总是抢着干家里的重活,“下雨天在田里插秧,他能从早干到晚。”国圣比国荣小两岁,但是看起来,哥哥比弟弟老了一大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Tags:犀利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