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奥斯卡的上海故事


□ 郑洞天

  有朝一日,要是每部电影都能如此精雕细琢,翻上几“翻儿”,我们何愁没有好片子看?
  
  此奥斯卡非彼奥斯卡,这是一个人名,全名是奥斯卡·路易·科斯多。这位古巴出生的美国制片人兼导演,因为有一个美丽的中国妻子,来到她的故乡上海,写了一个剧本并且拍成了电影,叫做《红美丽》。个中来龙去脉包括花絮趣闻,时下不进电影院但天天通过媒体“看”电影的人们比我知道得多。这里想说的只关于电影本身,具体地说就是,当观众屡屡觉得我们的电影讲不好自己家里的故事时,不妨通过这部老外拍中国的影片,零距离地瞧瞧人家来自好莱坞的功夫。
  
  首先,这个关于女人复仇的悬疑故事,如同我们看到的大多数好莱坞电影,套路本身并没有什么新鲜可言。弱者向强者复仇,倚靠的是最不可靠的,却原来爱人正是仇家……这些构成戏剧的要素,任何一个写手都能编出一个基本成立的故事来(所以人家那边的剧作教科书里才会有什么36种标准剧情之类)。从大洋彼岸千里迢迢来拍中国故事,基本框架却还是用一个老套,我想这大概不是简单的“手艺潮”,口口声声对上海有感情的奥斯卡,却没敢轻易往中国文化里伸腿,原因是知道您这儿水深,搞成“洋泾浜”更对不起上海,还是保险一点,大路子上驾轻就熟,内里面再下功夫。其实,世上多数走票房的电影,都是采取类似的策略,既然以愉悦观众为诉求,在人文张力或者思维创新上就无需负载太重。远的不说,就说去年那部《疯狂的石头》,即便看之前就告诉你那故事套了一部英国电影,看的时候照样乐翻,因为真正好玩的是影片的每一个局部。
  当穿红旗袍的邬君梅很酷地干掉了第一个仇人之后,我就明白对《红美丽》的“中国特色”无需再期待什么;然而,这多少有点缺憾的心情,很快就被奥斯卡扬长避短地拿出看家本事填补了。这看家的本事,就是在叙事过程中,通过剧情的设计和时空的重组,让似曾相识的故事发生反常规的、让人出乎意料的转化,用行话来说,就是平铺直叙中来几个“翻儿”。
  第一个“翻儿”是律师被犯人追问,最终达到心灵的沟通。
  就这个故事的“干货”来说,有没有一个律师的出现本来无足轻重,而由于叙事流程采用了时空交错结构,故意在开场不久就让我们知道邬君梅的最终归宿是在狱中,由此引出了律师孙红雷。有意思的是常理中律师向犯人的取证,由于犯人内心的需要变成了她对律师的逼问。就在这有悖常理却饱含人性的逼问——拒绝——再逼问——坦白中,俩人在人格平等层面上达到了某种情感的互动。
  第二个“翻儿”是为丈夫复仇的妻子说,是自己逼死了丈夫。
  伴随着邬君梅的复仇行为,影片总是刻意营造着某种悲剧感,我们感受到的这种氛围,似乎并不仅仅来自孤儿寡母的凄单无助,而总好像隐藏着什么难言之隐。终于有一天,她忍不住地说出了如刀刻在内心深处的痛,原来,是她无休止的欲望酿成了丈夫的杀身之祸。于是,带着深深内疚和自责的复仇,包括其中说出来还是不说出来的熬煎、义无反顾和怯懦犹疑的两面,就成了本片最有意味的看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