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未知的南美


□ 曾庆芳

  魔巴
  南美,拉祜语称为“老基地”,意思是“水之源头”。发源于巴拉箐的南美河,在逼仄的山岭间绕来绕去,由北向南流入双江县,汇入小黑江。在城郊西部的南高山上看南美,除了山,就是树,就是绵延不绝的群山和树林。
  去竹笆山,拜方魔巴罗扎海体。
  顺着山势爬到半山腰,又沿着山间溪流来到东南面山坳。半山坡的苞谷地里,被芭蕉树围着掌楼,就是他的家了。
  “魔巴”是汉族译音,在许多少数民族中,都能见到这个词语和充当这种角色身份的人。在当地拉祜人的发音里,这是个拗嘴难以捕捉的词语,就如南美的春天,美丽得稍纵即逝。
  山实在太高了,大家走得都有些累。密密的苞谷地里晃出了一个女人的身影,她的脸已不再年轻,爱美的天性依然还好好保存着,头上包着拉祜族女人的头巾,上身罩了件桃红色的汉族衬衫,农村中大姑娘身上极普通常见的颜色,沾氵邑在颓老的面相上,就觉得多了些俗艳的热闹。她笑着,也不说话,疾疾越过我们,去木栅栏旁站着迎接我们。“她是魔巴的女人娜云,今年63岁了。”熊干事说。双腿正要跨进栅栏,两条狗突然窜了出来,龇露着牙,阴鸷地盯着我们这群陌生人,简直不像狗,感觉就是狼,怪不得娜云见我们来了跑得那么快,原来是怕狗伤了我们。
  魔巴罗扎蹲在火塘边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着我们这群前来拜访的不速之客,他的手上端着一个碗,里面盛的是——酒。
  我有些吃惊,他的相貌与我想象中的魔巴实在是大相径庭。我认为一个做魔巴身上有魔法的人,一定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可是罗扎海本:黄军衣,黄军帽,蓝色阔腿裤,黄胶鞋,裤脚卷得老高……熊注意到我的困惑不解,他在我耳旁轻轻咕哝了一句:“他可是竹芭山最有名的魔巴。”
  但是,罗扎与我见到过的其他拉祜族男人,确实没什么两样,他似乎就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拉祜小老头,因为喝了酒的缘故,眼神微醺,如此而已。
  尽管如此,与以往别人笔下描写的魔巴还是有些相像。在神态方面。
  尤其是见到他在主持祭芭蕉树仪式时,身着玄衣玄裤、包着黑色包头的他,魔巴的身份才刹时显现——他的确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拉祜族的魔巴。那一天,印象中最深的一个细节是他点燃蜂蜡,用竹筒献上水后,从随身斜挎的包里抓出一把一把的东西抛撒,嘴里还念念有词。我以为他撒的是米粒,后才发现是沙子,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我猜测:他表达的是对土地的感激。
  罗扎是怎样成为一名“魔巴”呢?这可以追溯到他八岁的时候。他爸爸也是一位魔巴,带他去一户人家为人叫魂,拴线。用罗扎自己的话来说,那时候只觉得好玩,跟着跑,见得多了自不而然也就学会了,22岁开始独立主持祭祀活动,父亲死后接位,真正成为了“魔巴”。
  罗扎主要主持当地搭桥节、芭蕉节、进新房、办喜事丧事等活动,同时也替人叫魂,为人看病。他熟悉节日祭祀的全部秩序,能够把祭祀活动做得很周全,他还是一个干农活的好手,会盖当地拉祜族住的掌楼,会编箩筐……凭着他渊博的知识和法术,他走近了拉祜人,并深深扎根于他们的心。当然,也赢得了姑娘们的青睐。身为魔巴的罗扎同样过着世俗的婚姻生活,娶妻生子。他家现有6口人:32岁的儿子扎谷,34岁的儿媳娜丕,孙女娜阿和孙子扎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