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月的诗


□ 白 月

   白 月女,七十年代生,贵州人,现居重庆。写诗。
  诗观:诗是我的出口!
  
  逃跑的女人
  
  她丢了那么多的云朵在天上
  那么多的清晨与傍晚都依在上面
  她丢了那么多的石头在草丛中
  那么多想她的人在里面找不到出路
  她一边跑一边解衣裳
  一件又一件,雪飘完之后,大地茫茫
  看到白,看不到她
  
  从一句话的
  刺骨寒风里抽身而出
  
  等那个口含冰块的人
  口含桃花
  等着他的桃子成熟,看着他吃甜蜜的果子
  一直等下去
  等他吐出桃仁,我捡起桃仁
  用额头敲击,叫醒里面的前生……
  
  冬天站在白纸上
  
  装模作样地瞭望 沉思
  似乎远方是一时高兴放逐的羊群
  让那些更边缘的地方更温暖吧,似乎唯有恩赐
  才可以使天饱餐一顿,露出蓝色的肚子
  事实呢,怀的可能是死胎,可能是别人的孩子
  但她继续放肆
  继续瞭望、沉思,站在无法具体的表情上
  想自己之外的喜悦,想别人的诡计…
  
  徘徊在一场雪之外
  
  徘徊在杯之外的水,徘徊在眼之外
  差一滴就是湖了,差一个动荡就是海
  
  我通体遍布沼泽
  心速下降
  投下手足
  动作死去活来——
  徘徊在我之外
  的,徘徊在星月之外
  
  不能爱抚了
  留下三两根草,温和地承认孤单
  
  你或是我
  
  消失
  甚至灭绝
  在给你的所有时间内
  我被黄金分割
  沉默举起你立体的鼻梁
  将我嗅空
  你不停地换着口味,变着良心
  
  过日子
  
  最先摘下白色
  然后金黄
  最后是紫红
  当花瓣飘落的时候
  我经过清晨 正午 傍晚
  
  深夜这片
  黑色的郁金香
  忧郁地遮盖着羞
  
  但那凋零终要攀上花枝
  缩成一团迷雾继续后退,不停地——我
  深入梦,深入蓓蕾
  
  我终于举起了一粒尘埃
  
  这是最后发生的事
  是千钧一发之际完成的事
  这已经是一件谈起时没有重量的事了
  我还在说
  因为我还能将它再举高些
  比我的头高
  比扑来的任何阴影都轻
  它贴紧地面的样子已经无法想像
  一座山突然消失真的不能想像
  我只有闭着眼睛
  再一次感觉自己,感到一粒尘埃必须落下的理由:
  那就是它必须飞起来,让风把它带走
  
  无叶之树上……
  
  是什么花的果实,什么人的预言
  什么决定
  什么时候加满的重量,什么时候
  成熟的
  不再低吟,不再向下
  
  轻轻,裸露,任风怜惜
  风碰碰,消失一寸
  风再碰碰,消失两寸
  风不敢再三,也无须再三
  
  一枚置于无叶之树的心跳
  无隙可乘,无羞可遮
  无必须的坠落,无恐惧
  
  现实主义者
  
  真正的死亡还很远,必须先制造一些面包
  一些小谎言,来增强体质
  准确地捉摸真实的生活片段
  
  继续享受亡灵的纠缠:亲和吻…
  巨手牵引的波浪紧随风暴,如我
  听从桌子上的静物
  精神之间的拔河
  
  爱的喜悦充溢挖掘的深度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