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边光景一时新


□ 李元洛

  李元洛 湖南长沙人,一九三七年生于河南洛阳。一九六○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粉笔灰纷纷扬扬,落湿了无数中学与大学的讲台,蓝墨水潺潺汩汩,灌溉了无数稿纸的田亩。现为研究员,湖南省作家协会、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已出版《诗美学》等诗学著作十种,散文集《唐诗之旅》《宋词之旅》等八种。
  
  江南三大名楼之一的岳阳楼,乃天下之壮观,诗人之圣域;岳阳楼所在地之巴陵郡,是我少年时的青涩记忆,青年与中年之交的歌哭依恋,人过中年之后的深长怀想。而巴陵郡的岳阳楼新景区呢?那就是我向老之年心中珍藏的一方年轻的风景了。
  少年时在长沙的乡间初上中学,国文教师是前清的秀才郑业皇先生。他长袍一袭,老式圆形黑框眼镜一副,粗于讲解而严于背诵,所授课文中就有范仲淹的《岳阳楼记》。莘莘学子必须强记熟背,背得声情并茂的,郑先生有时还当堂奖以一把落花生而非几粒茴香豆。几十年过去了,《岳阳楼记》等一些古典名文我至今还背诵如流,而那年少的琅琅书声啊,仿佛还会从岁月深深深几许的深处隐隐传来。
  “文革”尚未最后收场,人生只有一次的青春差不多已全部报废。当中年的第一个驿站已近在眼前时,我终于得以去岳阳城南南湖之滨的一所高等学校任教。从小在范仲淹的文章中熟读的巴陵郡,成了我的朝夕相处与歌哭笑傲之地,杜甫曾经凭轩涕泗的岳阳楼呢,也不知多少次召唤我就近登临。放眼湖山,心忧家国,回首华年,虽然没有纵横的涕泪,但落日楼头,断鸿声里,却也曾经把栏杆拍遍。民族前贤们前忧后乐的博大襟怀,感时抚世的忧患意识,在实地的对读和体验中,已经深入我的灵魂,浸透我的血液。
  粉碎“四人帮”后,斗转星移,春回大地。回到故乡长沙,由课堂上的舌耕而稿纸上的笔耕,我重新开始中断了几近二十年的写作生涯。岳阳地不在远,呼吸可闻,那里有我许多学生和有惠于我的兄长般的故友,我常常回去和他们怀旧叙新,将名湖和名楼名诗与名文一一从头温习,让陈年往事和时代新风一起注到心头,并不时形诸笔墨。
  若干年来,我已为岳阳楼与巴陵郡写过好几篇文章了。如《八月洞庭秋》《岳阳楼上对君山》《汨罗江畔吊诗魂》《汨罗江之祭》,而李白歌咏过的洞庭湖那美丽的表妹南湖呢,我先后写成了《南湖春水》与《南湖春夜》,也可算是心香两炷吧?再而三,三而四,我本以为文思已如枯水季节而难以来潮了,不料最近“岳阳楼新景区”大功告成,对外开放,岳阳市文联和岳阳市作协邀请省内部分作家前往参观采风,季节虽已是草木摇落的肃肃初冬,而且时间是走马观花的匆匆半日,但我仰天俯水,游目四顾,陡涨的心潮不禁和洞庭的湖潮一同澎湃。
  陪同我们游览的,是现任岳阳市委宣传部长徐新启。他当年考入南湖之滨那所高校中文系时,我刚刚离开,他婉言“可惜擦肩而过”,我笑言“无缘成为师生”。不过,现在我却有缘和他并肩而行,倾听他其言娓娓的讲解介绍。原来,建设“岳阳楼新景区”,远承古代,着眼今天,面向未来,让它成为现代都会中难得的一方文化圣土,历史名城里市民的一座休憩乐园,国内外过客旅人的一处游览福地,二十一世纪岳阳给后人预留的一份文化遗产,是新时期二十余年来历届市委、市政府的探索与追求,也是绝大多数市民的心声与共识。二○○五年八月十四日,水到终于渠成,宏图初始大展,易炼红书记在这一“名城工程”正式启动的动员会上提出,“要确保景区建设无愧于历史,无愧于未来,无愧于岳阳人民,向岳阳人民交一份满意的答卷”。规划、拆迁、施工、验收,秋风、春雨、夕阳、晨雾,在一年零两个月的日日夜夜里,他和黄兰香市长数十次深入现场检查督战,而出任指挥长的副市长刘力群,当然更是夙兴夜寐,朝于斯而夕于斯。如果“岳阳楼新景区”是一部大手笔大气魄的传世著作,那么,他们曾和所有的规划者建设者一起,精心提炼著作的覃思奥义,潜心丰富著作的文化内涵,慧心安排著作的篇章结构,细心考量著作的文句,哪怕是一个标点。总之,苦心追求它的尽善尽美,以求上无愧于苍天,下无愧于苍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