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懒洋洋地努力生活,是一种美学


日本女导演荻上直子拍的电影,都是小成本的文艺片,难得的是不闷,让人看完以后还有神清气爽的感觉。2010年夏天,她会推出一部新片《厕所》。如你所预期,还是有漂亮的画面,食物的香味,以及神秘老太难解而温暖的笑容。
  
  笃定地不在乎
  
  “食堂”这个词中国人用得很多,现在大小学校和单位,多半会有“食堂”这样一个地方,供应便宜饭食,解决不在乎味道或赶时间的人们的胃口问题。在日本,“食堂”除了上述概念之外,也另指极小的,通常开在巷子里的小饭馆。饭菜简单,价格便宜,主要客户群是周围居住的人民群众。大部分日本“食堂”,从未指望开成连锁企业或者吸引二十里地外的顾客专程来吃。它比较随意,对顾客不挑,但也隐含着对顾客说你也别挑我的意思。
  荻上直子这间食堂,开在北欧,具体说来是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海鸥聚居地)。你别看它全程出外景其中还有不少外籍演员,当年这部电影却只花了8000万日元,彻底小制作,上映的电影院不多并且没打什么广告,最后却大收5亿日元票房。过了好几年还有人写博客说自己看这部片子十几遍了还打算再看一遍,底下回帖的也居然没人说他无聊。
  故事很简单,一位出身不详背景不详的日本女子,跑到赫尔辛基开了一家售卖日本传统风味饭食的小食堂。手制饭团是主打菜,饮品力荐现煮咖啡,当然也有肉桂卷煎牛排等等西方简餐。这位日本女子叫幸江,开食堂之余热衷练习日本传统武术“合气道”。
  北欧城市小街道的幽静和冷寂,放在游客身上是一种难得的美感,放在经营服务行业的人身上就是一场灾难。食堂生意一直很差,直到幸江在街上捡回了另外一名出身不详背景不详的日本女子小绿,生意才开始有所好转。这种“出身不详背景不详”的气场又吸引了第三位流落于赫尔辛基的日本游客。三人合力,终于将海鸥食堂那仅有的五六张桌子保持在每天满员的状态。
  满员状态看着可喜,但是给你印象深刻的可能是之前店空的时候,幸江那无所谓也不担忧的样子。几个芬兰老太太站在店前指指点点:“呦?没人她也不在乎?一定还是个小女孩吧?”
  但幸江当然有过去。荻上直子的影片主角大部分是中年女性,她们对事物的喜爱和迷恋比起少女更来得安静和悠然。因为想的事情更多,所以动作更慢,有时候也更坚定,甚至做起事情来比少女更无所顾忌。一个人跑到北欧开食堂是一种,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直接把行李箱扔掉也是一种。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在全世界,荻上直子的影迷应该以女性居多,因为荻上在影片中抛弃了女性总会在现实中遇到的烦恼,创造了一种更加自由然而可触的——靠食物、旅行和交谈来实现——美好生活。
  懒洋洋地努力生活,这种人生态度一直是荻上直子影片的主题。
  
  一茶一饭的光辉
  
  荻上直子在做导演之前,本行是学习摄影的。据她自己说,是因为想做“会动的摄影”才转行去做导演。“会动的摄影”,这个形容已经很能说明她的电影的风格——以画面感作为前提的拍摄。因此在海鸥食堂里没有波澜起伏的故事,只有日常生活。或者说,是经过导演过滤掉“日常”里那些简陋而粗糙的浮渣之后的生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