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湘南药草录


□ 谢宗玉

湘南药草录
谢宗玉

“它们在保护我们身体的同时,还暗塑着我们的心灵,并一直为我们的命运把脉。”
——作者

指甲花(凤仙透骨草)

药用:具有活血通经、祛风。止痛功能。主治跌打损伤,风湿性关节炎、灰指甲。
这种花,瑶村好像没有?至少我是没看见罢。
这种花,瑶村的邻村有。也不是野生的,而是杨霞种的。我说的杨霞,就是指《牵牛花》那文章中的女孩。她真名并不叫杨霞,杨霞只是她在我小说里的代称而已。
开始我并不认识这种花。我去她家做客,她把我带到窗前的小花圃前,告诉我好些花的名字,其中一种就是指甲花。
指甲花长得并不像指甲,而像一小只蝴蝶憩在枝叶旁。这蝴蝶也不是中规中矩的那种,像刚经历了一场风雨,翅膀有些零乱。花是粉红色或粉紫色,杂些橙色,都是些暖色调,所以花形尽管像一只受风欺雨淋的蝴蝶,但由于花色的关系,并不让人觉得悲凄。反而让观者的心灵有一种温暖。
于我而言,内心还有一种小范围的感动。为什么?因为这花是杨霞种的,现在又是由杨霞介绍我认识的。怎不让我感动呢?
我问杨霞,怎么就叫指甲花了?
杨霞笑吟吟地伸出她的一只玉手,摊在我的面前,我发现她的指甲涂了一层紫色的涂料。她问:漂亮吧?
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漂亮,也许不涂这颜料,杨霞的指甲更漂亮。现在看起来只是觉得怪异。可我还是顺着她的意思说了:挺漂亮的。
杨霞说:就是这花的汁水染的,你要不要染?说罢摘几朵指甲花过来,要帮我搽上。我跳开一步,把手藏在身后,说:我才不染呢。
吓,你不染,说明你刚才夸我漂亮是假的。
哪有男孩子染这个的?
你在哪里看见女孩子染这个的?我还不是一样染了嘛!
杨霞说的是事实,在那个时代的闭塞山村,我们的确不知道染甲是一种美的需要。杨霞把花汁涂在指甲上,或许是因为这花名的原故吧?又或许是杨霞的母亲小时候曾经用这花染过指甲?总之,杨霞等不及在书上读到有关染甲的文章,内心里就先有了染甲的冲动。并把冲动变成事实。现在想来,她内心的驱动力真的非常强大。她应该是一个非常有成就的人,而不该像如今这样,同一个普通妇人没有区别。
杨霞带着一双染过花汁的指甲去上学。班里的女生都握着她的手看,既是惊讶,又是羡慕。杨霞就摘一小袋指甲花分给班上所有的女生。片刻之间,所有女生的指甲便全变成紫红色了。她们围在一堆,突然把双手齐齐地往外一举,把班里的男生吓得一跳。变了颜色的指甲,让手指都浸染了怪异而梦幻的感觉。而这么多梦幻之手举在一起,就像一丛梦幻的火焰。难怪男生们要为之惊呼。而她们呢,达到效果后,一声脆笑,散开了。
上课了,捉笔的紫指甲,让老师瞪着眼睛,惊疑不已,一教室就有吃吃的碎笑声。
花汁涂在指甲上,漂不漂亮,真的说不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别人会因注意你的指甲而注意到你,特别是异性。

杨霞给我指甲花我不要。可趁没人的时候,我却跑到杨霞的小花圃里偷偷地摘了几朵指甲花。我原来是想把指甲花送给妹妹。可没等到家,我就把指甲花揉出汁来涂在自己指甲上了。我左看右看,怎么看,都看不出它的美来。就跑到溪边,要洗掉它。谁知竟然洗不掉。害得我把左手握着拳头,拢在袖里,几天不让人看见。
现在我才知有美甲之说。街上好多女人把指甲涂得五颜六色。我与她们的生活隔得很远,不知道她们在美甲的时候是不是既快乐又兴奋。我太老了,已经没有心情去注意她们的心情了。
现在我还知道指甲花可治疗灰指甲。我的指甲一直是灰色的,我曾经与可治灰指甲的花儿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接触,但我最终错过了它。

木通(关木通)

药用:具有清心火。利尿、通乳功能。主治口舌生疮,膀胱炎,尿路感染。水肿。
木通是藤类植物,心形大叶,绿得纯正。
三青的嫂子要生娃了,三青他娘要三青的哥哥去山里找木通,要三青去找月份藤,三青他爹则喜气洋洋地蹲在溪边磨刀,瑶村跟他年纪差不多的人就笑他:茂才啊,你疼媳妇胜过疼婆娘啊。三青他爹红着脸骂:你娘的屁话,我这不是为孙子嘛。
正说着话,三青的嫂子一阵喊爹哭娘,还真给他生了一个孙子。
三青他爹笑得一整天嘴巴都没合拢,一脸皱纹作菊花绽放。他磨好刀,往地上撒一把米,鸡们哄地一声跑来了,三青他爹突然向前一扑,捉住那只芦花大公鸡,一刀下去,鲜血奔流。三青的娘早把水烧开了,把公鸡在烫水里氽一下,三青他爹三下五去二,就把花俏的大公鸡剥得光秃秃的。拔了毛的公鸡不神气,不好看,但肉肉的感觉让人直吞口水。包括三青在内的小孩子们都围着看,眼珠子都要看掉了。三青他爹说:看什么看什么,这鸡是给你们嫂子吃的,其他谁都没份!
分享:
 
摘自:海燕 2006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