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赵本山的“文化革命”


□ 王 蒙

  赵本山出道已经二十多年,近十年来他由于与国家强力传媒的互相支持而影响不断飙升,到了二○○九年,他和他的徒儿小沈阳与毛毛(丫蛋)的演出,已经成了“春晚”核心。他的电视小品《不差钱》,还真有点琢磨头儿。
  有些精英或自命精英,对于电视小品之类是不买账的。我的一位好友教授文艺评论家十来年前就撰文谈自己的感想,说是他看完了维也纳金色大厅的新年音乐会,再看看咱们自己的喜剧小品,非常沮丧惭愧。许多人不无同感。我也曾经质疑过:是不是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华男儿的屏幕形象,基本上是靠赵本山、潘长江、范伟……所扮演的丑星角色来支撑;而女性代表人物,则是靠高秀敏与实际上活泼美丽的蔡明、宋丹丹所扮演的喜剧形象“树立起来”的?更尖锐一点说,我们受众是不是在被引向侏儒化呢?
  有几位文化艺术部门领导干部议论说: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之后,到了咱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学上将会留下什么来呢?
  一位领导问道:“会不会是短信段子与小品?”
  这种谈话的滋味难为人道。
  但是赵本山的货色并非一概稀松平常。先是二○○一年他的小品《卖拐》令人回味。赵本山所演角色的忽悠、暗示、欺骗过程,让你认定自身有病再接受他的医疗器材的过程荒唐离奇却又令人信服、天衣无缝,看后颇觉得头皮发,脊背冒凉气。在果戈理的名剧《钦差大臣》中,市长向台下观众喝道:“你们笑什么?笑你们自己!”同样的棒喝似乎也在赵本山这里震响。谁敢说你就绝对没有在这种情况下买过这样的“拐”?谁敢肯定你就比范伟扮演的傻帽儿确实聪明?
  数年后传出来赵本山为了维护“二人转”演员的尊严,不惜与谁也不敢得罪的传媒主持人在直播中争吵的讯息。
  二○○八年我在沈阳观看了赵本山先生主导的“刘老根大舞台”的“二人转”演出。全部民营,演员中心,靠的是演员的才艺包括嘴皮子、嗓子和身体上的功夫绝活儿。门票几个月前已经一抢而空。头一场男角儿连续几个空翻就冲出来了,我还以为是体操运动员改行唱“二人转”了呢。有的演员则是先用英语唱通俗歌曲,再加小品,再加功夫,再加“模仿秀”。所有的“夫妻配”演员们,都是先上男女对口、素中带“荤”的准相声,最后才上正题“二人转”。他们的潜台词似乎是:唱歌说外文扭屁股翻跟头变魔术硬气功更不要说讲笑话脱口秀了,都是小菜一碟,都是他们的“帽儿戏”。真正的艺人之艺,还得看过硬的“二人转”。一个手绢就能够丢得你如醉如痴。不论是从灵魂工程角度、还是优秀作品鼓舞人角度、还是从文艺需要鲁迅式的大师或是现代社会需要有机知识分子的福柯角度,谁都难以认同赵本山——刘老根式的文艺。以精英、骨干、领导的观点,这些演出都属于低俗之属,不用举例。
  但是“刘老根大舞台”受到人民的真正欢迎,迅速发展,现在东北华北,好几个城市都有类似的演出舞台与演出组合了。
  赵本山不仅是文艺演出现象,而且是文化体制改革的一个相当典型的现象。
  到了二○○九年除夕晚上的扛鼎之作《不差钱》呢?潜台词就更丰富。赵本山饰演的老大爷,最后冷不丁宣布一个“秘密”:他的姥爷——老爷,也姓毕(毙?闭?),他也是靠毕老爷上来的。呜呼!
  老农民带来的颇具才艺的孙女儿丫蛋,另一位在餐馆里打工的服务员小沈阳,他和她只有靠巴结投靠强大媒体的主持人毕(这个姓正好)老师才能进入主流或上流文艺生活、主流或上流社会层面。这是事实,这是人生。没有才艺不行,没有传媒的承认与提携也不行,这不但是两位小字辈的命运,也是赵本山的“秘密”,这当中的酸甜苦辣,外人能够知道多少?
  赵本山——刘老根——“二人转”代表的是农民文化、民间文化、外省市场文化。“央视”则是党与人民的喉舌,是主流文化、殿堂文化、经典文化尤其是舆论导向的体现。这二者有时不无龃龉。因之才发生过赵本山为“二人转”演员说话被打断而抗争的事件。小沈阳则至今才刚上了头一回“春晚”:原因据说是小沈阳演出时动辄要穿裙子,头一年就因此被“毕”、毙、闭过个把次了。感谢改革开放,提供了苏格兰男人穿裙子的素材依据,还提供了“情调”与“调情”的换位妙语。这本身就是中国农民的移花接木的智慧。
  同时,无可怀疑,赵本山——刘老根们是完全合作的,不是不合作的,他们真诚地接受主流导向,在他们表演的“春晚”节目中自然而然地表达着对于改革开放、小康发展、六十年与三十年伟大成就的拥戴与认同。同时他们也适当按照主流媒体的身份搂住了在大舞台上表演的野路子。他们流露着中国北方农村的重亲情、重情面、重家庭、重伦理、说实话、重真才实艺的纯真朴素与古道热肠。他们是良民,是好人哪!
  不能小觑,赵本山在主流媒体上争到了农民文化的地位和尊严。夸大一点说,他悄悄地进行了一点点农民文化革命,使得我们的主流文艺更加宽敞自然开放亲民。赵本山并不放弃的作品中“土得掉渣”的农民心态与观点。例如《不差钱》中,通过对于苏格兰情调的戏仿——“苏格兰调情”,还有小沈阳的英文名字是“小~沈~阳~”的英语语流式发音戏仿,亵渎与解构了一些人对于“洋”的敬畏心理。最最痛恨“假鬼子”的当然是中国农民。赵本山——刘老根通过不止一个电视小品中对于钱呀、报销呀(是在对比昨天今天,充分认同了改革开放的成绩举世瞩目以后)、人生最大的痛苦是死了却没把钱花了抑或是虽然活着却没有了钱的讨论,以及对于种种农民式的自私加狡黠加忽悠的嘲笑,确实解构了人物拔高的教条公式。注意,赵本山只饰演小人物,正是经过改革开放发展,小人物才展现了新发展新忽悠的愿望与可能。通过卖拐者的阴损坏与买拐者的愚蠢,稀释了当年的高大全的教条。通过以笑为纲以角儿为主以娱乐为目的与大量语言游戏的设置,多少稀释了内容决定一切、主题先行、直奔主题的绝对化条条。在连京剧都直白地高唱政治口号的同时,赵本山的小品却大大方方地光天化日之下在那里调侃忽悠、装傻充愣、油腔滑调,却又个个呈现出善良百姓拥戴现今领导与政策的表情姿态,货真价实,并无虚假。这不是也令人耳目一“新”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9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