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血色记忆



  一
  
  1946年2月,天刚蒙蒙亮,东北民主联军北江军分区代理政委、政治部主任田野就睡不着了,这两天出了一连串事,使他心里总像还有什么不祥的预感。多年的军旅生活并未改变他那知识分子的习性,简陋的军装总是穿得板板整整,白皙的国字脸上架着一副深度近视镜,显得秀气睿智。他索性穿好棉军衣,走出房东老乡家。适值隆冬,凛冽的北风吹在脸上如刀割一般。他打了一个冷战,踩着积雪向村南走去。
  “站住!口令?”不知是冻的还是害怕,哨兵的喊声有点哆嗦。听这山东口音,田野就知道是和他弟弟一起参军的新兵左连锁。“胜利!”他随口回答,刚想问:“有什么情况吗?”左连锁惊慌地叫起来:“那边有人!”田野扶正眼镜:“哪儿?”村口大道上,影影绰绰扑过来一些人。田野拔出手枪,大声喝问:“哪部分的?”“呯呯呯!”对方先开枪了,子弹“吱吱”尖叫着钻进雪里。田野一边还击,一边拉着左连锁躲在树后。他听左连锁那边没什么动静,催促他:“快开枪啊!”左连锁跺着脚,带着哭声说:“枪怎么打不响?”田野抢过左连锁的“三八大盖”,拉开枪栓,一向文雅的他破口大骂:“你这个笨蛋!没压子弹怎么能打响!”
  村口的那些人也分散隐蔽在树林里,双方展开对射。看着左连锁逐渐镇静下来瞄准开枪,田野放下心,只要拖延十来分钟,代理司令员汪兆臣就会组织队伍投入战斗。敌我双方近在咫尺,听得一个像是头目的人大声叫骂:“他妈了个巴子的,共军就两个人,给我压(冲)上去!”枪声更密了,打得田野抬不起头。敌人跃跃欲试,“呀呀”怪叫着,借着树木掩护,一步步逼近。
  田野心急如焚,自己的队伍再不上来,八成要交代在这儿了;如敌人冲进村,后果更不堪设想。一阵清脆的轻机枪声在身后响起,警卫连长赵天亮的粗嗓门炸雷般地震得树梢直抖:“给我狠狠地打!打这帮兔羔子!”敌人后退了,还是那个头目高声叫嚷:“谁也不能‘草鸡’(退缩),不行退!共军没多少人!谁要‘草鸡’我双盛摘谁的瓢(杀头)!”敌人压住了阵脚,火力更猛了……
  闻讯赶来的参谋长成克仁靠近田野:“老田,情况不妙,东、西面都有敌人,看来这次敌人是有预谋的。”好像证实成克仁的话,西边枪声也炒豆般地响起,东边枪声似乎稀疏一些。“老汪领着炮排和司令部机关人员在东面,我得带警卫连一、二排去西边,南面有你顶住我就放心了,老赵和三排还有二大队留给你。”成克仁说完带着四十几个人悄悄撤走。
  “被包围了!”田野意识到,他面前的敌人是报号“双盛”的土匪绺子,有三百多人,老土匪居多,武器好,战斗经验丰富,“满洲国”时日本人都拿他们没办法。投靠国民党被编为先遣第一军第三师第三旅后,当了少将旅长的土匪头子双盛为了抢头功,于十天前伏击了去省城开完会回北江的司令员卢学剑,卢学剑和田野的妻子——分到北江军分区工作一同前来报到的崔虹及一个警卫排的战士,除了卢学剑的警卫员马英跑掉外,全部壮烈牺牲。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田野恨不得将“双盛”生吞活剥!但他还是很冷静地分析,我方能战斗的仅有一个七十多人的警卫连和一个三十多人的炮排,司令部机关人员二十多人,加起来只有一百二十多人。当然还有一个才组建不久的二大队,一百八十来人,但除了中队、排骨干,全是新兵,而且手里拿的大刀片、红樱枪,根本不管用。眼前的土匪就有三百多人,东、西边的土匪听枪声至少也有五百人,形势非常险峻,必须马上求得外部增援。驻扎在市内北大街战俘营看守日军俘虏的一大队一中队是指不上的,九十多人看守一千五百多日军战俘,一个人也抽不出来。二、三中队分别驻守通往省城的要道“四不漏子”村和古城镇,距离太远,只有与驻扎在离司令部住地上李村四华里的下李村的骑兵大队联系,让他们增援,才能解围。他来不及和汪兆臣、成克仁商量,就叫来马英。马英是三排长马老奎的儿子,十六岁,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透着机灵与聪颖。卢学剑牺牲后,田野的警卫员下连任排长,马英就给他当了警卫员。田野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给骑兵大队教导员张国民写了一封信,命令其带骑兵大队火速前来解围。不知为什么他没写给大队长蒋士英。他将信交给马英时,看着这小战士充满稚气的脸庞,犹豫了一下,这孩子刚从死神那儿逃出来,他不忍心再将他送到死神那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章回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章回小说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