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叠韵联翩见诗才


□ 寓 真

黄苗子《半壁街忆语》一文,曾回忆到他与聂绀弩的一段交往:

1961年以后,我为了抄一点美术史料,曾经旁搜到各种笔记小说。第一次到半壁街访绀弩和周婆,就发现绀弩的藏书,还颇丰富。于是先从《唐代丛书》借起,到《明清笔记小说丛刊》、《清稗类抄》之类,借抄殆遍,大约一个月去二三次,布包里总是挟几函书回家。从我住的东城芳嘉园到半壁街有一段路程,但当时交通还没有目前拥挤纷乱,一个月跑几次,“借书一痴,还书一痴”,反正“靠边”了,“马因困死马堪哀”(绀弩句),“几借几还”的傻事,就马不停蹄地持续了几年。

其实这段时间内,他们不仅是借书,更多的交往是诗的吟酬,互相赠答的诗大概是很多的。因为时长日久,时事动荡,诗稿散失,所以在黄公的回忆文中对这方面谈得不多。但在这篇回忆文章的开头,还是用他写给绀弩的一首诗作了引子:

西直门边半壁街,几还几借几回来。残书微憾红楼续,古刻同夸水浒牌。南郭几边庄子梦,西楼月下美人怀。何当更尝川西辣,牛肚开堂味最谐。

文章中接着就这首诗的缘起写道:“借书,因同至川馆小酌,那时北京绒线胡同的四川饭店,小吃部有牛肚火锅,味辣香浓,吃之汗出如流,两三个人小酌,三元不到就可以大摇大摆出门,黄永玉爱去,绀弩也爱去。”
这首诗的押韵,“街、来、牌、怀、谐”五字,基本属“上平、九佳”韵部,只有“来”一字属“十灰”韵部,为邻韵通押。绀弩曾按着这首诗的原韵和了一首,即:

虽邻柳巷岂花街,不为借书死不来。枯对半天无鸟事,凑齐四角且桥牌。江山间气凭诗祭,今古奇人带酒怀。便是此情何易说,偶因尊句一诽谐。

黄公把绀弩这首和诗,也写进了他的回忆文章中,只是五句和现在发现的诗稿有所不同。这句在黄文中是“江山间气因诗见”,“因诗见”显然不如“凭诗祭”意蕴更深。
就在前不久时,从某处幸存的档案资料中,发现了一批绀弩遗稿,其中包括一些诗稿和信件。由此得知,黄聂二公的赠答唱和绝不止是上面这么两首。黄公有两次去半壁街借书时,碰上绀弩外出不在家中,黄公曾写过一首诗留在聂家的写字台上。留写的这首诗的押韵,与前面那首不同了,前面那首的韵基本是“九佳”,这首的韵脚“台、来、柴、才、埃”则基本属“十灰”韵部,只有“柴”字属“九佳”韵通押。现在有绀弩遗稿中的和诗可证:

八句诗留写字台,冤哉两度扑空来。不知黄老无名火,销得青山几担柴。嗟我失迎果遗憾,把诗环诵此奇才。宵深赶和思聊赎,末字偏逢险韵埃。

绀弩写的另一首和诗,并有题记称“苗公两度见访失迎,留诗,依韵奉和,即呈哂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