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协奏曲的体裁属性与哲学寓意


□ 孙红杰

  前言:以“谈话”解读“对话”——《协奏曲对话》的书名释义
  
  《协奏曲谈话》是美国当代著名音乐学家约瑟夫·克尔曼教授(Joseph Kerman,1924—)的名著。人民音乐出版社于2007年5月推出了马英珺的中译本,题为《协奏曲对话》。笔者曾精读过克尔曼此书的英文原著,较之译本,觉面貌甚异。鉴于原书早已确定的经典地位及其本应在中文世界里发挥的重要意义,特撰此文评之,供读者参考。
  关于书名,笔者使用的是“谈话”而非“对话”,理由有三:(1)根据字面意思,英语的conversation与汉语的“对话”两个词互不对应。若从英译汉,则conversation应为“谈话/会话/交谈”;若从汉译英,则“对话”应为dia-logue/interlocution。(2)根据作者在开篇的提示,书名乃是个“双关语”。依笔者所悟,所谓“双关”是指,“协奏曲”一词在标题中既作宾语、又作主语:作宾语表示作者所要谈论的内容是协奏曲(类似的用法如“国情教育”,所要教育的内容是国情);作主语表示协奏曲本身可以在它的乐器成员之间展开“谈话”。此外,作者还交待了如此取名的另一个原因,克尔曼此书的蓝本是他在哈佛大学“诺顿讲坛”上的系列讲稿,该讲坛经由哈佛大学最著名的美术史教授查尔斯·诺顿(Charles EliotNorton,1827—1908)奠定了极高的学术声望。克尔曼教授自谦不能当此荣耀,故而避免了“协奏曲讲座”的称谓,并申明自己所做的只是“谈话”(书中页1/1)。(3)根据原书的内容,协奏曲所开展的并非是仅限于双方之间——主奏乐器和乐队——的“一问一答”/“一言一语”式的简单对话(dialogue),而是一种多方的“会谈”(conversation):其间的情形十分复杂,乐队既可以集体充当一个“主体”,也可分化成许多谈话“主体”,还可能指派某些成员临时充当主奏乐器的“副手”(第二独奏),甚至有时连作曲家和听众也会卷入协奏曲的谈话之中。鉴此种种,书名似应以《协奏曲谈话》或《协奏曲会谈》为宜。
  本书的章节布局也应对了“谈话”这一题旨:全书六章,分别为“准备入场”(GettingStarted,第一章)、“特定性/极对性”(Particularity and Polarity,第二章)、“互应性/角色/关系”(Reciprocity,Roles,and Relation-ships,第三章)、“炫彩性”(Virtuosity,第四章)、“弥散:协奏曲织体”(Diffusion:Concerto Tex-tures,第五章)、“一种结尾的寓意”(The Senseof an Ending,第六章),另有跋语“打断谈话者”(Conversation—stopper)。其中首尾两章(入场/结尾)亦为双关语,既指本场“谈话”的开场与结束,又指协奏曲作品的开头与结尾;中间各章所论均为协奏曲的中心范畴(也是本书的核心术语),反映出克尔曼观察协奏曲的独到而敏锐的眼光。至于其各自的含义,请参见下文。
  
  一、协奏曲的中心概念——《协奏曲对话》的理论贡献及
   对中译本相关译名的讨论
  克尔曼在书中提出了一系列指向协奏曲本质的独创性概念。在触及本书的思想内核之前,有必要先对这些术语做出解释。同时由于笔者的理解与马英珺中译本多有不同,故而下文既是解释也是讨论。
  (1)Duality(二元性)。指协奏曲的两个“主角儿”:主奏乐器和乐队。中译本译作“两重性/双重性”。字面意思不错,但不太切合本书的语境。
  (2)Agent(代言者)。与Duality相应,亦指协奏曲的两位主角儿。中译本译作“介质”,较之本书语境显得晦涩。笔者译作“代言者”,以与“谈话”的题旨相应。
  (3)Display/Discourse(展示/谈论)。指协奏曲二元各自的特性,“展示”是独奏的特性,具体来说,所展示的可以是新鲜的曲调、独特的织体、特别的音色、意外的音响或是符合乐器自身秉性的高超技术;乐队针对“独奏展示”所做的反应被称作“谈论”,可以紧接在独奏之后,也可穿插在“独奏展示”的过程中。中译本分别译作“交谈/对话”和“表演”。笔者以为,后一个译名并无不妥,但前一个译名略有误差,“交谈”必定是互动的概念,而乐队针对独奏的“谈论”则是单向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