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西麟《第四交响曲》中的复调技法研究


□ 吴 磊 唐 荣

  在20世纪新音乐的创作实践中,虽然各种技术迥然各异、各种体系错综纷繁,但是在一定程度上来看,对新的音色音响效果的探寻可以说是大多数作曲家在实践过程中追求的目标之一。其中,对各种复调性织体独特的发展与应用,是产生新的音色音响的绝佳途径之一。同样,各种复调技法在我国当代新音乐的创作实践中得到了广泛的运用和不断的发展,特别是我国的一些优秀作曲家在吸收借鉴国外同行各种新型复调技法的同时,又将这些新技法与我国传统民间音乐相得益彰地融合起来,产生了在形态上显得既复杂多元又丰富多彩的复调织体。其中,王西麟就是这样一位颇具影响力的作曲家。他在创作的过程中以严谨的态度、创新的思维、发展的手法、精湛的技术对各种复调技法加以运用,通过融入具有作曲家本人个性特征的因素,使得这些技法具有独特的表现作用。
  王西麟在近四十年的创作生涯中,创作了体裁多样、数量甚多的高水平音乐作品。特别是在对乐队整体新音色音响的追求方面,总是能显示出作曲家本人的鲜明个性,并集中反映在作曲家的交响音乐创作之中。其中,受我国台湾交响乐团委约、于2000年创作的《第四交响曲》无疑是作曲家的重要代表作之一。笔者通过对《第四交响曲》的分析,认为这部作品“将连续演奏的四个部分或乐章整合到一个乐章之中,同时,四个部分分别被理论家冠以四个标题:‘寻觅、毁灭、挽歌、抗争’,在整体结构上由于音色的布局及其织体结构与运动使其具有奏鸣曲式的结构特征”。最重要一点,复调技法在该作品中的运用占有重要的地位,一方面,可以看出作曲家有效地将各种复调技法作为乐思表达的载体,体现出“织体主题化”的结构功能;另一方面,作曲家对新型复调技法汲取的同时,追求对乐队整体音响、音色及新型织体的尝试。
  为此,本文以王西麟创作的《第四交响曲》为研究对象,对作品中的复调织体及其构成方法加以分析和探讨,进一步说明复调技法在其作品中的应用,为加强对中国当代作曲家及其作品从作曲技术理论角度的研究,以及对促进中国新音乐的创作,对复调教学内容的扩展,提供一些有意义的参考。
  
  
  一、赋格段
  
  “赋格”这种体裁形式一直以来在西方传统音乐的创作实践中具有重要的地位。进人复杂而多元的20世纪,新的体裁形式虽然层出不穷,但“赋格”仍然是广大作曲家最喜好的体裁形式之一,他们在继承传统赋格体裁形式的过程中又对其内部的音乐语言进行了创新。
  “赋格段”是指只有呈示部而没有展开部(或插部)、再现部的赋格。一般来说,赋格段不具备独立性,常常成为某些大型作品中的组成部分。
  《第四交响曲》中的第1—126小节是作品的第一乐章,它的整体结构性质为一个四声部的赋格段,采用了典型的“长呼吸、宽布局的原则”(王西麟语)。主题由一个长度为25小节的长大乐句构成,具有明显的秦腔调式特点:一开始主题旋律由低音提琴从小字组d音开始进入,旋律具有环绕型特征,以顺分、附点节奏音型为主,连绵起伏的主题旋律由低音区向高音区逐步模进,到第20—22小节到达顶点,随后逐步回落。按照曲式学的一般规律,由于这种长呼吸、宽布局的原则,无法将这个大乐句再做进一步的细分,这种处理使主题旋律显得气息悠长、情感忧伤。
  大提琴(第26小节)与中提琴(第51小节)、第一小提琴(第101小节)分别相距25小节进入,并严格向上纯五度移位,依次奏出第二、三、四答题,对题与主题旋律的风格是统一的,是主题材料的延续,它在纵横两个方面与主题形成了既对比又统一的关系。随后,在第四答题进入时,在纵向上第二小提琴奏出对题一、中提琴奏对题三、大提琴与低音提琴合成一个声部奏对题四。因为整个第一部分只是依次呈示了赋格的四个声部,没有展开与再现部分,所以整个第一部分在结构上属于一个长大的赋格段。
  如前所述,第一部分可以命名为“寻觅”,就如同作者自己在总谱的扉页写的那样:“人类生命和命运的历史长河——混沌、漫长、苦难、迷茫、愁苦、孤独、无奈、忧伤、彷徨、焦虑……。”作者说:“人类生命和命运的历史长河,也是我生命和命运的艰难历程。”正因为如此,作者选用长大的赋格段作为内容表达的载体,主题旋律的气息悠长、蜿蜒起伏,由弦乐五声部依次由低向高奏出,这种处理很明显象征了艰难的寻觅过程。
  
  
  二、有控制的偶然对位织体
  
  波兰作曲家鲁托斯拉夫斯基(Witold Lu-toslawski,1913-1994)在上世纪60年代末期经过不断地探索,创立了有控制的偶然作曲技法(Controlle daleatorism)。这种技法最重要的特点就是:虽然音乐的节奏与织体复杂多样,但音乐的表现力却得以增强。在多声部音乐织体中,作曲家事先确定偶然的过程,由不同的乐器或声部演奏相同或不同的音高、节奏,但各个声部做纵向的自由结合,进而使各声部纵向结合时在节奏密度上产生差异,这就是“偶然对位织体”。但是,相对于鲁托斯拉夫斯基有控制的偶然音乐中,相对于“节奏与节拍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各种长短不同的音值摆脱了节拍的控制称为独立的实体”而言,在《第四交响曲》中的偶然对位织体是有节拍的,只是节奏、音高等因素在纵向声部的结合中具有偶然的特点,作曲家借鉴使用了这种技法,目的是想营造出新颖的音色音响效果,但在创作实践中结合特定的艺术构思又创造性地对其进行了发展。在《第四交响曲》中有控制的偶然织体具体可分为以下三种形式:绝对控制的音高与有限控制的节奏;绝对控制的节奏与有限控制的音高;数控单位的自由循环。这些技法在作品的第二乐章(“毁灭”)中使用较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