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色的白


□ 陈元武

  洁白、晶莹剔透,雪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纯净的物质了。许多化学物质的基本形态是白色的结晶,比如盐,化学名称氯化钠;比如芒硝,化学名硫酸钠;比如石膏、碳酸钙、硝火粉、滑石粉、萤石粉。化学上可能的物性与现实生活密切关联,这种无处不在的白色结晶,将我们的生活与生命的最基本物质联系在了一起。我们体内有大约30-40%的物质可以分解成为最基本的氨基酸、碳水化合物和无机盐,这些形态各异的化学物质就是我们肉身的原物质。它们是各种形状奇异、具有水溶或者不溶的性质,再加上60%左右的水分,就构成了人以及绝大多数动物的肉身。它们莹白、晶莹剔透,具有水和冰的双重构造。分子左旋或者右旋,人的DNA和RNA沿着阿累尼鸟斯曲线旋转并聚结。水合冰是冰的一种异形体,它是冰在超大压力下经过亿万年岁月缓慢形成的物质,在南极大陆冰层底下,这种水合冰像幽蓝的岩石,在零上十几度依然无动于衷。碳原子在几万个大气压下,上千度高温的绝氧环境下,会形成碳的异构体之一:金刚石。它以六面体的结晶来显示最为强大的分子力量和硬度。它被抛光打磨成为著名的钻石,炫彩灿烂,无以伦比。而另一些碳则永远以纯净的黑色出现。它们柔软、润滑,比如石墨。碳以白和黑两种异形体的形式存在,解释了一道哲学难题:白与黑的对立互换关系。按照此逻辑,其他的一切对立关系都是互相转换并对称的。刚与柔,白与黑。水至柔,结成冰则可坚如岩石。甲烷是至虚至无的气体,在某些星球上却可以形成蓝色的冰体,甚至是白色的岩石状结晶体。洁白是世界的阳面,黑色则为世界的另一面,就像八卦里的阴阳两极图。白鱼和黑鱼互为依存和转换。光的最复杂形式就是白光,它包括了所有的可见光和不可见光,赤橙黄绿青蓝紫,红外、紫外和超紫外、远红外光线。白色也就包括了所有的颜色,它反射出所有的颜色,呈现为纯白,而当一种物质吸收了所有波长的光线,就成为黑色。黑窗原理:在一个只有一扇窗的屋子里往外瞧,一切都是白而亮的,相反,当一个人从外边看这个小屋时,他只看到一方黑魆魆的窗子而已。这个窗就是白与黑、光明与黑暗的分界面。仰望天空,白云悠悠,天光云影,何其惬意。云反射出一种精神层面的白来,多么洁净、柔软和博大,白色包容了一切,也遮盖了一切,白让世界变得极其简单,就像黑夜将世界吞噬一样。经历过雪天的人们都有一种感觉:天地间忽然变得如此陌生,一切都具有了童话的美,简单、纯净,甚至线条简洁,古老的、新鲜的房屋,成了清一色的雪白的童话世界,村庄具有了永恒的旷美,白色覆盖了一切,也颠覆了一切秩序,让世界重新异构,简洁是美的最高境界,而施白是绘画中的最高层次。石涛画论中说:画之工。尤以画雪之难为也。雪却轻轻松松地以洁白之色,重新绘就了人间。
  相信古人在第一次烧制出白瓷时,应该是多么的欣喜若狂啊:这种浑浊的高岭土。它浑黄、带着杂质和瑕疵,却能够在两千度的高温下脱胎换骨般——变成为雪白晶莹的瓷。在涂施无色透明釉的同时,瓷闪着迷人的光彩,China是它的外国名字,也是我们中国的名字。我曾经去过德化某瓷窑,看到那些工人在精心地打坯、上釉,用一种特殊的搬运工具——长板瓷挑,一趟趟地往瓷窑里送那些瓶瓶罐罐。窑火工赤膊着上身,浑身上下沾着烟火之色,浑然一个个灶王爷似的。窑口映出熊熊的火光,那烈焰就是一种无形的手,一切发生着改变:白色诞生了,瓷的白色是永恒的那种,可以经历时光和轮回的考验。烈火不仅让泥土复活了,有了坚硬的身体,不再容易被水损毁,而且有了灵魂,那就是白,洁白无瑕。地上铺满了破碎的瓷片,我拾起一些瓷片,对着阳光仔细观看:那种白是有生命的,晶莹,如同冰或者钻石般闪烁着理性的光芒,它同时莹白似雪,那种白是无以伦比的,是冰雪所不曾有的,它是火焰的结晶,或者是将未来某段漫长的时光提前凝固在其中,使之永恒不易。我曾经得到过一块来自天山的昆仑玉坠,就是所谓的羊脂玉,那种白是灵动的,像一个精灵被禁锢在一方小小的天地之间,那玉摸上去是冰凉的,柔润如雪,细腻如处子之肌肤。那种玉是水涵出来的,天山千年寒冰凝冻出这种羊脂一样细柔的玉来。它娇弱无力,似乎承受不起弹指,但它却如此坚硬,超过寻常的岩石的硬度。寿山石中有品名荔枝冻的。也是这般莹白剔透,似荔枝国色,那石是柔软的。我怀疑它是水的精华所变,是关于山和水的梦幻,是南方大地温润毓秀的胎孕结果。握着一段白,心里仿佛握着一段洁净的人生。握着一只白瓷碗,看里头的水映出阳光的炫斑,如此的精华,如此的细妙。白色人生,是诗一样的人生。人生下来,如同一张白纸,却要被岁月浸染成斑驳杂色,这是人生的荣幸,抑或是人生的悲哀?
  李白之母怀孕时,曾经梦太白星入怀,生下李白,就以太白为字。李谪仙果然非同寻常,诗情万丈,才华盖世,常自以为谪仙下凡。太白星在西方,古人以西方为白色。白。也等同于虚无、消灭,佛教里讲人终究要寂灭为虚无的,人死后,柴薪焰炽,一把火烧个干净,唯余一缕蓝白青烟不灭不散,袅袅娜娜随风西去。白是一种成熟到极致的颜色,寂灭,多好的词啊,寂而灭,如灯灭,入寂静涅槃境。人成为一堆灰白色的灰烬,从而超越生与死,臻于永恒。道存于虚无之间,庄子说:虚室生白。白者,日光所照;室者,心也。心能空虚,则纯白独生。让内心空虚起来,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极难的事情。佛教里说:人有六根难清净,故无缘于证得菩提,眼、鼻、耳、舌、身、意六根,眼根贪色、耳根贪声、鼻根贪香、舌根贪味、身根贪细滑、意根贪乐境,有此六根,心何以空虚洁净?佛教说肉身为臭皮囊,它只是一个贪欲的容器,因此臭不可闻。内心和肉身相似,内心清净,是为证阿罗汉果,是佛的第一层境界。虚室生白,内心澄净则光明自照,这也是金刚经的一段内容。这白是多么高的境界啊,我们凡人肉身,六根只要能够去除两三根,就是上上的大善人了。六根皆净,何怕心室不烛照如昼,大光明境生于内心,人就成为圣人了,出凡入圣,这何止是一种蜕变啊。庄子是道家的二主,道家也讲究内心的修养,心空则无尘。同样有一句禅诗:竹影扫阶尘不动,月轮穿沼水无痕。竹影扫阶,无非徒劳罢,月轮穿沼,虽然光华洋溢,却不干水底事,水何来动静,一波不起,水平如镜。外界的因只有内心的因相对感应,才会有效果。比如对一个聋子弹奏美妙之乐,他听不到,自然不会哀忭,聋子无动于衷,呆若木鸡。心有所应,心就不再空虚,则无光明可言了。那时候,就像聋子突然听得见声音,内心就会慌乱、欣喜或者害怕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