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云想衣裳


□ 王周生

云想衣裳
王周生

“我叫麦蓝,我家电话是87203440,家住浦新路301弄云裳花苑21号201室,哪位好心人看到我,请打电话给我家人,或者送我回家,不胜感谢。”
这张纸条是麦蓝从口袋里掏出来的,她出门前原本想摸摸钥匙,结果掏出这么个玩意儿,她生了气,肯定是女儿放在她口袋里的,因为医生说她得了那种病,那种会慢慢失去记忆的毛病。她听女儿在电话里和别人说是“阿尔茨海默症”,挺拗口的一个名词,和她说是记忆衰退的老年病。麦蓝教了三十年语文,药品说明书还是会看的,查医学字典也是会查的,她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竟然得的是老年痴呆症。女儿带她才看过两回医生,做过一次脑CT,问了她一串问题,就下这种结论,还说那人是神经内科专家!
瞎说,我才不信呢!麦蓝将纸条随手扔进门口的废纸篓,她得让女儿看看,自己出门到底能不能回来!
麦蓝出门从不忘记带自己那个蟹青色挂包,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包里放的东西越来越多:钱包(钱不多,女儿不让多带)、钢笔、剪刀、语文书、茶杯、草纸、毛巾、肥皂、老花眼镜、手套、餐巾纸、酒精棉花……鼓鼓囊囊的。今天,她在桌上翻日历,看到“白露”两字,脑子里闪出“白露身不露”的话,于是钻进衣橱找了半天,找着找着,想不出自己究竟要找什么,顿了顿,看到这件浅灰色涤纶两用衫,就是它,于是拿出来,穿上,下楼。
热,热浪滚滚。小区门口的保安看见麦蓝,行了个礼,问道:麦老师,穿介厚衣裳,背介大的包,出差啊?麦蓝摇摇头答道:出去买份报纸看看。保安朝她笑笑,保安说:老热的,麦老师走好!麦蓝说谢谢,她觉得保安的笑,怪怪的。
街上书报亭里,挂满了五颜六色的花花报刊。原本麦蓝家里订了全年《新民晚报》,今年,女儿突然说不订了,她要母亲每天下午出去买。自从老伴三年前突然去世,女儿怕她寂寞,老是撵她出门,让她多走走,多和人说说话。于是,每天下午,麦蓝就多了这样一件买晚报的事,有时忘了买,女儿回来会不高兴。
麦蓝走过去,问书报亭摊主:晚报多少钱一份?摊主一抬头,见是她,朝她笑笑,开玩笑说:阿姨,你天天来买,怎么天天要问,报纸又不是小菜,隔天会变价。麦蓝脸上有点挂不住,和数字有关的事,麦蓝还真是健忘。摊主的那个笑,有点像门口的保安,她不好意思再问,从包里掏出一把零钱递上去,报摊老板朝她手心里抓了几枚一角硬币,递过来一份当日的晚报。
路边的梧桐叶子一动不动,汗水从麦蓝额头渗出,麦蓝顶着闷热,四处转悠,女儿要她多散散步。凡是女儿要求她的,只要说得有道理,她一定照办。麦蓝想,要是女儿对母亲的话也那么顺从,就好了。
马路对面,高大的罗马柱上方顶着几个金色的大字“水上皇家花苑”,这是对面小区的名字。麦蓝对这名字很不以为然,不就是一个小湖两幢高楼嘛,叫什么“水上”、“皇家”,还不是虚荣。麦蓝住的这个小区名字挺好,叫“云裳花苑”。女儿带她看房子那天,她一见这名字就喜欢上了,这名字优雅,没富贵气。

麦蓝手搭凉棚,眯起眼睛,盯着“云裳”两字,脑子里闪了闪,“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这是什么时候背过的诗?那样花团锦簇!是谁写的呢?她想不起来。每回朝上看看,每回想半天,总觉得字里有字。是什么呢?不知道。这就成了麦蓝每回经过小区门口的一个谜,当然不是斯芬克思之谜,反正也够麦蓝脑海里折腾的。
难道真的痴呆了?不不,麦蓝安慰自己,人的感觉有时是会这样。比如说,有时身上痒,可又不知道痒在哪里,只是,麦蓝心里不是痒,每回想不起什么,或说不出想说的话来,她就感到憋屈,“云——裳,云——裳”麦蓝在喉咙口闷闷地念着这两个字,沿着花坛边上转了两个圈子,红红黄黄的花儿恹恹的,麦蓝终于被热浪逼回了家。
麦蓝开门的瞬间,很是得意,瞧,没那张纸条,我照样回了家!我才六十出头,谁说我得了“痴呆症”?我还参加小区的绘画班,合唱团,我画的画不比别人差,唱歌也不比别人走调,那些老歌,哪一首不是从头唱到尾,我心里明白着呢,怎么就“阿尔茨海默”了?
沙发坐上去热乎乎的,窗框一摸手发烫,麦蓝平时怕费电,舍不得用空调,为这,女儿老怪她。今天这么热再不开,女儿回来肯定生气。麦蓝看看墙上的钟,估计女儿要下班了,赶紧找到那个黑色的遥控开关,按了一下,然后坐下看晚报。
还是热。
麦蓝把报纸翻来覆去不知看了多长时间,用笔在报纸上画出许多条杠杠,这是麦蓝新近想出对付女儿的办法。女儿每天回来都要问:妈妈,今天晚报上有什么新闻?麦蓝就照着画好的杠杠读给女儿听,女儿听了,表扬她记性好,麦蓝窃笑。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