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香港的文学和消费文学


□ 柳 苏

  香港最近似乎非正式地加了冕,被戴上了“宝地”的桂冠。
  这使人想到台湾,想到“宝岛”。这些当然都是从经济的角度发出的赞声。
  不到十年以前,今天的“宝地”还是被一些人嗤之为沙漠地。谁没有听过“香港是文化沙漠”?
  这当然是从文化角度发出的嗤笑或慨叹。但就是依然不变这角度,现在也少到迹近于无,没有再听到什么“文化沙漠”的声音了。
  香港是有文化的。
  香港是有文学的。
  一本《香港文学》月刊已经持续不断地出了七年。一本《香港文学初探》既有香港版也有北京版。这都是“香港制造”的。
  在内地,不久前看到一本以《中国当代文学》为名的书,其中《香港文学》占了整整一节五页。这显示了一种认同,尽管颇有一些说得不很准确的地方。未见其书,只闻其名的,如《香港文学导论》、《香港作家传略》、《香港女作家素描》之类,也显示了香港的文学和香港的作家受到注视而不是无视——写到“注视”时,我有些踌躇,是不是应该写上“关注”呢?近十年来,“关注”压倒一切的盛行,而我从年轻到年长所得到的理解是:“关注”带有一点怀疑忧虑之情,和一般的注视、重视是有些不同的。是我一直理解错了?还是现在人们的忧患意识洋溢,管你好还是坏,都非一律忧心地“关注”不可?
  而最为普遍,最容易引起“关注”的,是内地的报纸刊物在一些作者的名字上,往往要加上“香港”两字的标签,显示那是来自“宝地”的港货。使人容易识别,这无可非议,却不免又使人感到多少有些在以香港为标榜。其实,港产的未必都好。
  可能甚至意味着不好。尽管“香港有文学”(这使人想起鲁迅的诗句“世界有文学”),但那是些什么文学呢?“框框文学”(围在花边里的报纸副刊杂文和“流行小说”)、“袋装文学”(结集而成可以装在口袋里的一本本小书)、“消费文学”(不叫“消遣”更有商业意味)、“俗文学”(以之对“纯文学”,不说“通俗”,有不通之意么?)、“不正经文学”(有的作者自称在写“不文”的专栏,被称为“不文某”,“不文”就是不文雅、不正经,“不正经文学”可以和“严肃文学”相对)……这里面既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既有低格的,也有高格调的。总而言之,有了就是了。这和“沙漠”的意味着“无”,到底是不同了。
  他也就有了不同的慨叹。
  在上海的文学刊物上,可以看到一位香港老作家的感慨:“在香港这个商品社会里,文学也被商品化了,成为一种消费品……这类作品被称之为‘城市消费文学’。”被举出做证明的是袋装小说的流行。
  在香港的文学刊物上,不,首先是在香港举行的一个“世界华文文学研讨会”上,可以看到一位香港女作家分析《文学与消费文学——香港小说的两种倾向》。她宁愿用“文学”来代替一般常用的“严肃文学”,宁愿用“消费文学”来代替“流行文学”。她指出,眼前有部分香港文学研究者将所有香港小说都当作文学作品来研究,甚至有太重视、强调“流行”的倾向。她把“消费文学”称之为“消费品”。言外之意,那不是文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