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婿·名人


□ 关海山

女婿

天下男人不一定都有做女婿的资格。没做女婿的望穿秋水,走路时特别注意路边的草丛与远处的墓地,总祈望蒲松龄笔下的鬼怪狐仙能够显灵;做了女婿的叫苦连天怨声载道,直后悔一失足成千古恨。套一句时下流行的话说:女婿这个职务就好比是鞋子,舒适不舒适只有脚趾头知道。
有一个古老的故事:上帝造了男人以后,男人不堪寂寞,请示上帝给他一个伴儿,上帝就创造了一个女人给男人,让他们共同生活,彼此作伴;一个星期后,男人痛苦地告诉上帝,他受不了女人的唠叨啰嗦,请求上帝把女人收回。上帝就收回了女人。又过了一个星期,男人又请求上帝还给他女人,说离开女人后他没法生活。上帝说:男人呀,你这个无常物,有了女人不行,没有女人也不行。确实,男人注定是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需要给他足够的自由,同时也需要给他相当的管束。男人的这种脾性也就注定了给自己找一个长期合同工——女婿——的悲惨结局。女人们都懂得自己的价值,她们明白男人离不开她们温情的照拂;耶稣可以不娶,释迦牟尼也忍心从他妻子睡着的身上跨出家门,然而,穆罕默德为什么要用讨姨太太的方法来救济苦闷?即使是郭沫若、郁达夫、拜伦、歌德、雨果诸等人物,其心理历程也需要靠若干个女人才能成熟起来。男人占有权力、地位、金钱,最终却心甘情愿地被女人拿捏得服服帖帖。或许,还是上帝的安排更有说服力:男人是通过征服世界而征服女人的,女人则通过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
农民是世界上最劳苦的人,在“女人”这所学校毕业的女婿则是世界上最能干的人。女方的姐妹姨姑的穿堂子审视、兄伯叔舅的查三代式盘问、丈母娘饱经风霜的鹰隼般眼光的测定……经过一连串复杂的系统工程,尽管丈母娘甩下一句“就这样啦,但他的眉毛一边多一边少”总让人忐忑不安,不过,终于过五关斩六将,能得到丈人、丈母娘的首肯允许坐上饭桌吃饭,男人便奠定了一个女婿半个儿的重要位置。其不知,此儿不与彼儿同,这“半个儿”不仅表示了丈人家对女婿的亲昵,更表示了女婿已成为丈人自家劳力的深刻含义,“眉毛问题”岂是洗两个碗、倒几次垃圾就能弥补得了的?隔三差五大包小包地去孝敬孝敬丈人、丈母娘只是小意思,有事没事陪二老说个笑话聊个天更是分内之事。重要的是,这时候的候补女婿不管是李莲英还是摄政王,首先必须是个全才,得有我是一块砖,东西南北任丈人、丈母娘的牺牲、奉献精神。丈人家的电路不通,你就是个接线员;丈人家的下水道堵塞,你就是个管道工;丈人家的家具放得不合适,你得是个设计师;丈人家的室内需要装潢,你必须涂刷粉铺一路儿拿下来;甚至小舅子在外面闯祸惹了事,准女婿也得作为丈人家的全权代表拎两瓶汾酒一条烟去托人情走关系。革命样板戏《红灯记》看过吧?李铁梅有句唱词:“做人要做这样的人”就是针对性地教导女婿们的。当然,百无一用是书生,若摊上个鼻梁上架着副酒瓶底,碰到雁过都伤心、看见树叶发黄也落泪的女婿,活该是丈人家的不幸。不过,男人没有了多情善感的内心世界,女人的罗曼蒂克就只有梦中领会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