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婿·名人


□ 关海山

女婿

天下男人不一定都有做女婿的资格。没做女婿的望穿秋水,走路时特别注意路边的草丛与远处的墓地,总祈望蒲松龄笔下的鬼怪狐仙能够显灵;做了女婿的叫苦连天怨声载道,直后悔一失足成千古恨。套一句时下流行的话说:女婿这个职务就好比是鞋子,舒适不舒适只有脚趾头知道。
有一个古老的故事:上帝造了男人以后,男人不堪寂寞,请示上帝给他一个伴儿,上帝就创造了一个女人给男人,让他们共同生活,彼此作伴;一个星期后,男人痛苦地告诉上帝,他受不了女人的唠叨啰嗦,请求上帝把女人收回。上帝就收回了女人。又过了一个星期,男人又请求上帝还给他女人,说离开女人后他没法生活。上帝说:男人呀,你这个无常物,有了女人不行,没有女人也不行。确实,男人注定是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需要给他足够的自由,同时也需要给他相当的管束。男人的这种脾性也就注定了给自己找一个长期合同工——女婿——的悲惨结局。女人们都懂得自己的价值,她们明白男人离不开她们温情的照拂;耶稣可以不娶,释迦牟尼也忍心从他妻子睡着的身上跨出家门,然而,穆罕默德为什么要用讨姨太太的方法来救济苦闷?即使是郭沫若、郁达夫、拜伦、歌德、雨果诸等人物,其心理历程也需要靠若干个女人才能成熟起来。男人占有权力、地位、金钱,最终却心甘情愿地被女人拿捏得服服帖帖。或许,还是上帝的安排更有说服力:男人是通过征服世界而征服女人的,女人则通过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
农民是世界上最劳苦的人,在“女人”这所学校毕业的女婿则是世界上最能干的人。女方的姐妹姨姑的穿堂子审视、兄伯叔舅的查三代式盘问、丈母娘饱经风霜的鹰隼般眼光的测定……经过一连串复杂的系统工程,尽管丈母娘甩下一句“就这样啦,但他的眉毛一边多一边少”总让人忐忑不安,不过,终于过五关斩六将,能得到丈人、丈母娘的首肯允许坐上饭桌吃饭,男人便奠定了一个女婿半个儿的重要位置。其不知,此儿不与彼儿同,这“半个儿”不仅表示了丈人家对女婿的亲昵,更表示了女婿已成为丈人自家劳力的深刻含义,“眉毛问题”岂是洗两个碗、倒几次垃圾就能弥补得了的?隔三差五大包小包地去孝敬孝敬丈人、丈母娘只是小意思,有事没事陪二老说个笑话聊个天更是分内之事。重要的是,这时候的候补女婿不管是李莲英还是摄政王,首先必须是个全才,得有我是一块砖,东西南北任丈人、丈母娘的牺牲、奉献精神。丈人家的电路不通,你就是个接线员;丈人家的下水道堵塞,你就是个管道工;丈人家的家具放得不合适,你得是个设计师;丈人家的室内需要装潢,你必须涂刷粉铺一路儿拿下来;甚至小舅子在外面闯祸惹了事,准女婿也得作为丈人家的全权代表拎两瓶汾酒一条烟去托人情走关系。革命样板戏《红灯记》看过吧?李铁梅有句唱词:“做人要做这样的人”就是针对性地教导女婿们的。当然,百无一用是书生,若摊上个鼻梁上架着副酒瓶底,碰到雁过都伤心、看见树叶发黄也落泪的女婿,活该是丈人家的不幸。不过,男人没有了多情善感的内心世界,女人的罗曼蒂克就只有梦中领会了。
也有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见棺材不掉泪令丈人丈母哭笑不得的女婿。这类女婿为男儿们扬眉吐气,替男人们增光添彩,一般都很得男人的拥护和爱戴。把他的英雄事迹综合起来,再经过肆无忌惮的加工和别有用心的夸张,很快便在社会上占有了广大的市场:张三特爱说话而所说之话又很不讨人喜欢。这天去丈人家给爱人的娘家哥哥的儿子过满月,临出门时爱人又再三叮咛:“你口没遮拦的,今天去我家可不许多讲话。”张三倒也知道自己的毛病,很爽快地保证:“你放心,我今天去了一句话也不说就是了。”你别说,张三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到了丈人家还真是一整天没有说半个字,爱人也为有这么一个给自己争面子的女婿而暗暗高兴。吃过午饭准备回家了,正和娘家亲戚们告别时,张三突然觉得一天没说话了,别人会不会把自己当了哑巴?再说,有些事情也确实需要说明。激动之下,张三金口一开,冲着爱人的哥嫂说:“你们记着,今天我可是一句话也没说,将来你们的孩子死了,总不能怨我吧!”
花花世界,各色人等齐全。在轰轰烈烈的经济潮的冲击下,好女嫁老板,一切向前(钱)看,越来越多的有意识不平衡的婚配刺激了一些人的心理,另一些所谓没出息的女婿或未来的女婿们却在默默地奋发不息,不断地武装、完善自己,他们将以实际行动向世人宣布:一个成功的女婿身后总是站着两个女人,一个是骄傲的妻子,另一个是吃惊的丈母娘!

名人

许多事情是很奇怪的。自打你懂了点事、有了些社会经验,你的脑子里就装满了诸多奇奇怪怪的观念,像“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呀,像“削尖脑袋戴斗笠,砍掉脚趾穿小鞋”呀,像“运来时,扁担开花;倒霉时,生姜不辣”呀,等等。而作为男人,“安家立业”是原则,“功成名就”是归宿,有谁愿意忙忙碌碌一辈子,到头来却默默无闻,让膝下儿孙走出家门谈到你老人家连说句“先前我家……”都没有资格呢?你当然相信名字只是一个人的符号,不过,“流芳百世”的诱惑毕竟是巨大的,同为五尺男子,为什么提起阿猫阿狗亦有人点头哈腰“久仰、久仰”,说出你的大名却如泥牛沉海,即使一个即碎的泡沫也不能看见?还有,为什么有人大笔一挥写下自己的名字就价值多少多少万,有人龙飞蛇走漫不经心地签上自己的“符号”竟比通行证比某些红头文件都管用?鲁迅先生曾分析:“人大抵愿意有名,活的时候做自传,死了有人分讣文、做行实,甚而至于还‘宜付国史馆立传’。”于是,经过三天三夜的苦思冥想,你终于明白了一条极简单但又非常深刻的常识:人怕出名猪怕壮。原来,这“怕”得实在有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