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找王金叶


□ 李 辉

  1
  
  
  吴霞在码头上招招摇摇地走了两三个来回,温连起撞进了她的眼睛。细点说不是她发现了温连起,是温连起自动奔入她的视线的。温连起不知打哪条渔船里钻出来,生怕吴霞逃掉了似的,一望见她的影子就拽开大步猛追起来,还一边大声吆喝着,让吴霞住脚。
  吴霞感到好笑。吴霞也是做这档生意做惯了,遇上个男人就以为是客户。她以为温连起是船工,在这方面是个雏儿。这个雏儿还是个小气鬼,担心生米成熟饭后挨宰,就想在这里把价码敲死。
  温连起很快追到跟前,吴霞把她的长发一甩嗔怪道,你想把天下人都招呼过来啊?有话回家说嘛,咱们家离这里不远的。
  温连起粗喘着道,大妹子,俺就几句话,不用回家。吴霞不让他继续说下去:半句也不行,在这里我什么也不会跟你谈的。温连起看了看吴霞的脸色,夜色朦胧,温连起只能看出个娇艳妩媚的轮廓,他哑哑地张下口嘟囔道,你这大妹子真古怪,说句话还得回家。
  吴霞的家在港区北边,是一间面积较大的平房。门口挂着“温柔茶庄”的招牌,屋子里隔成了前后两间,前一间是货铺,摆着烟酒糖茶,多的是成包的或者散装的茶,后一间是卧室兼客厅。
  吴霞把温连起领进温柔茶庄,推开后屋的小门,笑道,这位大哥,请屋里坐吧,有啥悄悄话儿,现在可以尽情跟妹子说了。
  温连起说道,大妹子,俺向你打问一个女人,叫王金叶,见过没?
  吴霞这才晓得她弄错了,这个有些愚钝的中年汉子不是奔着她来的。吴霞有点丧气,但她不想就此歇手,这个家伙让她空跑一趟,放过他,今晚上怕没别的戏了。她佯作生气地道,哟,来到大妹子的茶庄,咋能连壶茶也不喝呢。说着她把温连起推进后屋,温连起着急地说,大妹子,俺没空,俺快让王金叶给急死了!大妹子,你见过没?听说过也中!
  吴霞说,这位大哥,你这么急着找王金叶做啥呀?
  温连起说,送信呀,急信哪!
  吴霞说,那个王金叶,是做啥生意的呀?
  温连起说,俺要晓得还好了,俺不晓得,啥也不晓得呀!
  吴霞说,这么说,你连她人也不认得?
  温连起说不认得不认得,女人还是俺从名儿上猜出来的哩。
  吴霞说,哪,大哥你看,我像不像王金叶?
  温连起睁大了眼睛:你是王金叶?
  吴霞说,难道咱这港区还有一个王金叶?
  温连起激动了,他一把攥住吴霞的手,发觉不对又急忙放开,闲下来的巴掌使劲地搓来搓去,金叶大妹子呀,我找了你七天呢,以为没指望了,找不着了,不想猛丁来到了俺眼前!说到这里温连起忽然变了脸,苦咧咧地道,金叶大妹子,他死了,他让你不要再等他了。
  吴霞说,你这个人,深更半夜的怎么说这话啊!
  温连起说,大妹子,不是俺愿意说,他真死了,是俺亲眼瞅见的呢。
  吴霞说,这位大哥,你到底说的是谁呀?
  温连起垂下头,惭愧地道,金叶大妹子,俺对不住你,他的名字俺没问,也不是没问,他刚说出你的名字就咽了气,沉海里去了。
  吴霞说,俺知道了,他是使船的,俺的亲人。
  温连起同情地看了看吴霞,这才看到吴霞已换成了短打扮,绷紧绷紧的花衬衫,只能掩住大腿根的红裙子,两只饱鼓鼓的胸房要撑破衣服,胳膊腿都细长细长白嫩白嫩,耀得眼睛发花。温连起红了脸:大妹子,人死不能活,甭老挂着,哭几声就快撂开。俺走了。
  吴霞说,大哥这样好心,总该给留个名字吧?温连起吭吭哧哧地道,俺叫温连起。吴霞咬咬嘴唇,道,温大哥,你晓得俺的这位亲人每次出海都给俺搁下啥话吗?温连起摇摇头。吴霞幽幽地道,每次出海,他都打下回不来的谱,跟俺说,我要是喂了鱼,会托人捎信给你,这捎信人往后就是你的亲人,有了难处就请他帮衬。吴霞往前靠了靠,顺下眼睛柔柔地接说道,他还跟俺说,不过要报答他,用你的热身子报答他。
  温连起的脸红得发了紫,乱摆着手说捎个口信,唾沫也不费几滴,哪用着报答。人临死时的话重千斤,俺捎这信是应该的。
  吴霞说,温大哥,你这个人好自私哩,你捎到了口信,心事了结了,却想教俺违背他的遗言,这辈子不得安宁!
  温连起犯了难,一双宽板大手绞来拧去,一时不知咋样应对是好了,大妹子,俺是口猪,你是个天下难寻的仙女儿哩!
  吴霞撒娇道,俺愿意,俺愿意要你这口猪嘛!
  
  2
  
  温连起说他是鸭岛人。鸭岛在深海里,四面是茫茫苍苍的水,把眼珠儿瞪破了也望不见边儿。温连起没有离开过海岛,没有走出过大海,脚踏陆地这是平生第一回。温连起去得最远的地方是鱼台岛,鱼台岛是他们的镇驻地,鸭岛归鱼台镇管。鸭岛太小了,胆小的人不敢站到岛中间的屋顶上去,怕一不小心栽进海水里去喂了鱼。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