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唤醒河之灵


□ 贾宝泉

  一
  沿着家乡的河堤走了很远,才发现河床一块洼地上还残留一汪水,不大,十几平方米吧。很浅,裸露着饮料瓶、罐头盒、快餐盒的上半身。我仿佛看见河之精灵卧在那片水洼里,正在酣睡,泥鳅似的,一身脏泥,一身疥疮。我把入睡的河之灵摇醒,它说:“不要打扰我!我的臣民,鱼啊,虾啊,蚌啊,几乎都绝迹了。我醒着岂不更难受!”我说:“我希望你说说心里话,强忍着不好。只耽误一小会儿,然后你接着睡你的。好吗?”它说:“不是不想说。我这些日子总是心事重重,只要醒来,恐怕就很难再入睡了。”
  我说:“你痛恨人们过量采用河水,痛恨人们灭绝性捕捞水族,痛恨人们将散发恶臭的污水注入你的身体。就从这儿说吧。”
  它说:“那我只拣最想说的说。”
  
  二
  河之灵说:
  河流无论大小长短都创建了自己的流域,然后挟带这个宏大流域奔向命运的归宿。任何一条河都盘根错节、旁系纵横,倒在地上,我和我的流域是一张水之网;站立起来就是一株水之树,独木成林的树——一张囊括了广大时空的巨大网络,一张放大了无数倍的秋叶脉络木刻画,一个点缀了珠玉般小星星的宏伟天象图,那是宇宙间少有的壮丽奇观。
  世上的河流都是弯曲的,说明我们家族懂得一再向大地折腰,也懂得只有弯曲才能造就更广袤的土地,扩充人们亟待犁耕播种的田垄。
  河中心一个又一个沙洲可以种植了,是水造就的嘛。如果说沙洲是河流的脚印,那么平原就是沙洲的脚印。推想开来,钟声是时光的脚印,年轮是树木的脚印,又是树木从年幼走向年迈的档案。而树桩呢?它是树木这一代走向那一代的脚印,如果你有心耳,可以听到两代树木郑重交接的叮嘱声。
  
  三
  河之灵说:
  我的水量是一代代积累的,有如你们人类有史以来的文化传统。我的存在依据是我的水体,人们每一次给我们命名都曾引起所有河之灵耻笑,只是你们人类听不到。我的长处在于开辟并维护了河床,并且从不拒绝新的水流。如果把一个人比作一条河,他的出生地的文化品位、父母教养、人际关系、对顺境和逆境的态度……一同构成他的“河床”。同你们人类一样,我也有自己的前辈,我的前辈和我自己都有性情、操行的不同,也曾为一个不大的原因淹死不该寿终的生灵。然而你们终究可以相信,世上可以有不该出生的人,还不曾有不该诞生的河流,“坏”的河流。一条河的价值远在某些个人之上。
  
  四
  河之灵说:
  当我渗入人的、花的、树的、动物的毛细血管,我就分化为无数条微型的河流,在你们人类和动植物身心流淌。即使我这条河消失了,我的魂魄依旧存在——我不是与你同在吗?你呼吸的气息中不就有我的芳泽吗?
  过去我曾替龙马负出《河图》,亦曾考验大禹治水的意志,供《诗经》汲饮诗情,供姜子牙垂钓相位,现在轮到滋养这些“牛仔裤”了。我的使命至今未变,这不就是永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