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潜 伏


□ 张浩文

庵棚就在原野的正中央,是一个简易的A字形木屋,在A字的两条腿上搭一些麦秸秆挡风遮雨,在A字腰杆的横梁上架几块木板就是床了。这是队里看青人的住处,每到夏秋收获季节,晚上都要住人守护庄稼。说是为了驱赶野猪猹獾,其实主要是防贼,大家都吃不饱肚子嘛,盗窃是常有的。杨树庄守夜是轮流的,这活儿苦,白天出工累得半死,晚上还睡不了踏实觉,谁愿意去?只能挨家挨户轮流摊派。今夜摊到卓子家了。宝印叔说,大伙都别争了,就我去吧,我光棍一条,哪儿睡觉不是睡?再说了,野地睡觉还凉快呢。卓子觉得新鲜,也闹着要去。宝印叔说,行,真不愧是亲侄子,就算给我做伴吧。恰逢是个星期六,爹娘也就准了。
来到庵棚,宝印叔倒头就睡,卓子可睡不着,他的新鲜劲刚起来。要知道他长到十岁,还是第一次在野外过夜。他平展展地趴在床板上,把头从庵棚里伸出来,像蜗牛一样好奇地仰望着初夏的夜空。
惊奇从这时候开始了。
月亮慢慢从东边拱出一个脑门来,卓子随即看见一抹黄色出现在遥远的地平线上,很细很薄,像一截缎带,被风张扬着,跳跃得厉害;很快的,月亮越升越高,那黄色就像洇染似的,由线变块,由块变面,迅速地弥漫开来;天际豁亮了,可是卓子却觉得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远处积聚着。就像是为了印证他的预感,蓦地,平地里隆起一道阔长的脊梁,缓慢地在原野上拱动着。卓子听见声音了,隆隆隆——隆隆隆——像石磙碾压地面,也像狂风掠过林木。这种声音与其说是卓子听到的,不如说是他感觉到的,它强悍而沉闷,带着剧烈的颤动,卓子全身都被震得麻酥酥的。
你可以说它是黄龙吧,是这家伙在原野上打滚,可眨眼它就成了变色龙——在它刚拱起的时候是金色的,扑腾几下身子就变成了淡黄色,再往前腾跃就成了乳白色,再后来就是灰白色……它离月亮越远,离卓子越近,颜色就越来越黯淡,等到了卓子跟前时,它就融入到了一片黏稠的暗色中,看不见了。就在卓子片刻的疑虑中,忽然一阵排山倒海的气浪骤然而起,朝他扑过来。庵棚在这时剧烈地摇晃起来,搭在棚侧的麦秸秆受惊似的奓了起来,变成刺猬迎敌的样子。卓子还没来得及害怕,哗啦啦,麦浪就扑上床沿,麦穗像飞上甲板的小鱼在他身边活蹦乱跳,麦芒的毛刺挠着卓子的脸面和脚心,活像小鱼嘬他一样,好痒痒哟。
卓子忍不住咯咯地笑了。
这就是夜晚的麦海,神秘莫测,动人心魄!此时此刻,卓子觉得自己真像是驾着一艘小船飘荡在辽阔的海面上,四周茫茫无际,船儿随波逐浪——万亩麦田中的这间摇摇晃晃的庵棚不就是小船吗?这种感觉既刺激又浪漫,既惊险又畅快。
这一切白天不会有。白天庄稼地太坦荡了,没有神奇。
卓子的笑声打搅了宝印叔,他翻了一个身,嘟嘟囔囔地说,黑灯瞎火的,鬼胳肢你,傻笑!接着又睡。哪是黑灯瞎火?月亮多亮呀,比刚才亮多了,它已经升到了庵棚当头,整个世界都被浸泡在浓浓的乳白中,玲珑剔透,滋润绵软。卓子觉得宝印叔这么傻睡简直是糟蹋好时光,就摇晃他的胳膊,兴奋地说,宝印叔,看月亮,快看月亮!宝印叔只是哼哼,不起来,还说月亮有啥好看的,不如烧饼好看呢。卓子说你就惦记着吃啊,他捉住一棵爬上床沿的麦穗,拿麦芒去挠宝印叔的脚心,宝印叔痒得受不了,嬉笑着爬起来,在卓子后脑勺上拍一巴掌,说,叫你这崽娃子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