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水回来宾一一“桂中水城”纪实


□ 尹永

  古代来宾曾是水之乡,并因水得名。

  那时来宾县境内有八条江河,分别是大江(红水江、红水河)、定清江(北之江、清水河)、雷江、头沟、二沟、白马溪、黄二沟、白沙河。来宾人为了“取水之利,用水之便,亲水之捷”而“滨水集居”。北之江古代叫“雷溪”,后又称“来宾水”,可能“雷”与“来”谐音(同声母),加上“滨水集居”的“滨”(近水临江)演变成“宾”,于是乎就有了“来宾”,正是这“一条河,一个谐音,一个地理位置”成了“来宾”地名的缘起(见于中国科学院图书馆收藏的《来宾县志》:清,乾隆十六年“山川”篇,转引自罗旭彤《水之来宾》)。可见,古代曾是水乡泽土,清流涓涓的来宾,人们逐水而居,因水而名,与水的亲密关系源远流长……然而,日月轮回,星移斗转,大概是地壳变化或人类对大自然贪得无厌的索取和肆无忌惮地摧残,水,这个来宾人昔日的亲密伴侣,与我们渐渐疏远,那江河纵横,流水潺潺的来宾尘封在历史的记忆里,成了现在全国九大旱区之一。

  不知是历史传说还是谁为了诠释来宾的干旱,有这样一个故事:传说远古来宾,盘踞着一条火龙,它终日喷火、玩火,将本来很肥沃的土地烧成一片红土、灰岩,连溪流也惧怕火龙的淫威,被迫悄悄从地下溜走,一条清水也因它的暴戾成了红水河,退避于深深的沟壑下遁流。这里泥土生烟,岩石冒火,树木焦黄,荒茅稀疏,人们变得烦燥蛮野,心绪不宁……不管这传说缘于何处,然而,与现实却何等的相似。你看,那条被称为壮乡母亲河的红水河,激流奔涌,穿城而过,但,河床低下,悬崖高耸,峭壁险峻,怪石狰狞,人们不能亲近它,只好望水兴叹;距城18公里的北之江也丝毫不懂得人们的夙愿,如陌生路人,我行我素,绕道而行,汇入红水河……难怪,人们反映,这里自然环境焦燥、酷热,似乎连风也带着火的烈焰咄咄逼人……一位自称良民的网友发帖说:“来宾一度被人这样描述:钢筋水泥浇灌成的一栋栋火柴盒一样的住房,没有绿化带,没有绿地,整个城市压抑、沉闷、干燥。这里究竟缺什么?答案是水和水的灵性。”是的,这都是那个叫做“水”的精灵惹的祸。

  2008年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郭声琨深入来宾考察调研,发出了一个高亢洪亮的声音:“引水入城”!

  从此,水,这个被誉为21世纪的石油,在为民谋福利的来宾市党委、政府新一届决策者们的脑海里盘绕周旋,奔腾翻涌:怎样唤回昔日水乡泽土、清流纵横的来宾、让水永久造福于全市人民?决策者们几乎绞尽脑汁,彻夜难眠。 “桂中水城”这个既富时代精神、蕴涵地域特色又颇具人文个性的创意逐渐浮出水面。

  要在这干旱之地建造水城,这个前无古人的消息,宛若惊天雷鸣,声震四野。惊讶、怀疑、不屑的目光,在单位、社区、街巷、甚至茶楼酒馆都可看到。某夏日傍晚,我漫步在红水河畔的相思园,只见满园相思,清风徐来,枝叶婆娑,绿影摇曳,几个老人闲坐在大榕树下摆古聊天,兴趣盎然地谈到建水城的事:

  “要在来宾建水城,我看就象五八年‘放卫星’,喊亩产十三万斤,这是做梦讨老婆,想得美!——我问你,水往哪里来?”

  “我们这里是火地,有水地下流,无水滚火球,没挨旱死就烧天香了!”

  “引水入城”并非一般意义的修渠引水灌田浇地,而是全方位、立体化地发挥水的物理价值和人文价值。这取决于水城决策者们远见卓识的科学思维。据说,市委张秀隆书记一次到菜市考察市民生活状况,问一个卖菜的男子:“青菜多少钱一斤?”男子回答:“一元一斤”张书记说:“八角一斤行吗?”男子顿时火起:“买就买,不买你就走!”就差“滚”字没出口。象男子这类火爆性子很难说与水有直截的关系,然而,人类学家告诉我们,人类的生存、繁衍乃至人的心绪、品格都离不开水的滋润和陶冶。是水铸造了我们的身体。人体平均60%是水,胎儿是90%,婴儿80%以上,成年人是60-70%,老年人60%以下。现代医学证明:“人类的老化是细胞干燥的过程”。因此,水被喻为“城市之肺”,它除了灌溉、浇地和饮用,还可改变人的居住环境,调节气候,维护生态,自古以来,人类就逐水而居,傍水而活。婉约灵秀的水,亿万年来在滋润万物、哺育生灵的同时,还在潜移默化地陶冶人的品性,净化人的灵魂,驱散烦燥,消解郁闷,营造和谐,孕育美好。张秀隆书记在一篇文章中说得好:“水以其灵性,改变着城市的韵律和形象,以其柔和,改变着城市人的性格和品行。有水便有灵性、便有活力。”所以,“智者乐水”。在桂中水城动工之始,决策者们不辞辛劳,远涉重洋考察了闻名遐迩的英国大学城剑桥镇和意大利著名水城威尼斯。剑桥因培育了牛顿、达尔文及数十名诺贝尔奖获得者而骄傲;那悠悠荡荡穿城而过的剑河,因把古典建筑和园林绿野的剑桥风光汇于两岸而迷人。剑河的清波,在中国诗人徐志摩《再别康桥》的诗情幽境之中化为“那河上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的优美诗句,让人遐思悠远,回味无穷。连那里的大小桥梁也千姿百态,奇名怪意,故事联翩,什么叹息桥(失意桥)、数学桥、国王桥、厨房桥等等,给“剑桥”的得名有了依据。再说那闻名遐迩的威尼斯,曾经诱发过莎士比亚的创作灵感,令他的戏剧名篇《威尼斯商人》成为传世经典。这座世界著名水城,是由118个岛屿组成,靠117条水道、401座桥连成一体、以舟相通的“水上之都”,风光旖旎,景色如画,蜿蜒的水巷,流动的清波,她就象漂浮在碧波上浪漫的梦,令人流连忘返,诗情画意久久挥之不去。这一切,全靠一个“水”字赋予她不朽的灵魂。剑桥的诗韵水色和威尼斯的舟桥楼影,深深镌刻于决策者们的脑海,在浸润、融合、丰富、完善着桂中水城的构想,修饰、矫正着桂中水城的创造实践。来宾市以书记张秀隆、市长杨和荣为代表的新一届领导班子,都是水的迷恋者、追逐者,他们容天下之灵气,汇全国之智慧、浓墨重彩地大作、巧作、深作“水的文章“,对城市进行前无古人的翻天复地的变革创造,这个由治旱工程、水系景观工程、路桥工程以及周边建筑、旅游开发连为一体的庞大系统工程,既用水、护水、保水、又养水,前瞻后顾,左右考量,兴利避害,未雨绸缪,把水的物态价值、人文价值发挥到极致,实现物理空间与文化空间有机结合,力求创造天人合一,人水同欢的理想境界。他们以气吞山河的魄力,将城外18公里远、水质清澈、水量充沛的北之江的水,引入城区,构建”渠畅、水清、岸绿、景美“的人居环境,实现”水在城中、城在绿中、绿在阳光中,水、绿、城共生共荣“;他们以灵巧的园林思维,着力打造”一轴、一环、二心、四大主题片区“的景观体系, 沿水系两岸设置主题不一、大小有别的开放式水景公园,在核心区域有盘古文化公园、中央绿化带、红水河北岸景观带,以林木葱翠、奇卉异草、一路一花,一花一彩的线性通道连接各大小公园和周边社区,营造触手可及的亲水休闲环境;他们以独辟蹊径的艺术慧眼,在水面上驾设100座不同形态的桥梁,桥型不重复、不摸仿、不凡俗,做到”一桥一景、一景一绝,令你“一绝一叹”;他们以丰厚的人文资源,浓郁的壮乡气息,融于亭台楼榭、山光水色,装扮着水城各隅,沿渠两岸,让红水河文化、奇石文化、盘古文化、麒麟山文化、瑶都文化的元素水乳交融地渗于景区,使宛若天籁之声的旋律在这里流淌,婀娜妙曼的舞姿在这里呈现,色彩斑斓的工艺锦绣在这里展示,足可让人们身临其境地感受来宾地域文化的神韵和民族民间艺术的风采……

分享:
 
摘自:麒麟 2013年第01期  
更多关于“水回来宾一一“桂中水城”纪实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