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文化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2006年,态度决定一切


□ 晓 燕

我的耳边还回荡着年初时迎接新年的欢呼声,2006年就要到了。不舍是一定的,但无可奈何之余,确又有更大的喜悦,因为在悲喜交加的2005年,不论是在职业上还是在生活上,我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有所收获和成长。对我个人而言,这是积极向上、充满希望的一年。
但对于实力传播来说,这一年到底以怎样的心情结束?像我这样的外人很难评价。公司的创业元老李志恒决定离开,去追逐自己的梦想。实力人显然对这位超级大家长留恋异常,从台北到北京,每一个欢送会都在哀伤中结束,虽然在每一个精心设计过的告别仪式中,我们都能够感受到广告人所特有的自嘲与幽默,但笑过之后,心中仍觉哀伤,流下的泪仍然苦涩无比。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道理自然好讲,但接受起来就很难。一方的失落是一方喜悦的开始。比如说在9月23日宣布加盟宣亚传播机构(原PFT传播集团)的陈智豪和窦仁安先生,在宣亚公司成功邀请这两位广告业名人加盟、并从此更有信心去规划自己的广告事业发展蓝图的同时,想必身处另外一端的林名正先生(陈、窦二位的前老板)的情绪应该是最感伤的,而对于所有得到了和失去了的各方来说,2005年的功过已经不重要,只有2006年才可以真正检验这得到与失去的价值到底如何。
我也一直在想,走过了2005年,2006年我们会迎接到什么?11月我受邀出席在澳大利亚举行的IABC亚太区领导峰会,希望能够为自己的2006年找到一些新的希望和灵感。IABC(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usiness Communicators)成立于1970年,到现在已经有35年的历史,是由当时的美国行业编者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Industrial Editors)和国际行业编者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Industrial Editors)合并而成。现在该机构已经在全球67个国家成立可分会机构,在全球拥有13000名会员。可是稍加了解救可以发现这样一个事实:虽然贵为一个全球性的专业传播行业管理机构,IABC内部却没有中国大陆人士的参与。
我们常说,在今天的国际舞台上,没有中国的全面参与就不能称之为全球化。那么反过来,在我们自身的职业发展过程中,如果缺少了与全球性行业网络的接触和交流,是否也预示着我们的危机日趋严重呢?
我曾向IABC当值主席Julie Freeman女士请教中国缺席IABC的原因。她
的回答很简单:因为时机没有到,所以除了早年IABC在香港成立的专业分支
以外,IABC一直没有染指中国的计划出台。
由此可以看出IABC及Julie本人对中国市场的审慎态度,其实中国大陆对很多人来说仍很陌生。在我看来,在IABC这样的全球性行业机构的网络版图
中,是否有“中国”这两个字是次要的,关键是对于国内的专业人士来说,我们的缺席会令自己损失掉很多有价值的行业资源和财富。首先是与全球各地专业人士的交流。我们知道,国内的公关及专业传播人士似乎很少参与全球性的活动,即使有交流,也不过是重复一些自身圈子内缺乏新意的陈年旧事,对从业者的思想没有积极的刺激效力。中国的公关传播行业正处在快速起步阶段,任何新鲜的刺激都会对其后天的定位与成长产生关键作用,如果有机会让国内的从业者亲身接触到不同国家和地区在同一行业内的经验和教训,摆脱闭关自守的现状,开阔思维和眼界,何乐而不为?
分享:
 
摘自:传播 2005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