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哲学治病


□ 尚 杰

读了被誉为“英伦才子”的青年作家阿兰·德波顿的新作《哲学的慰藉》(资中筠译,上海译文出版社二○○四年),我第一个下意识反应,归结为一句话:“哲学能治病!”这也是该书曾经名列《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第一名的最重要原因。此话缘由复杂,无法一言蔽之。先说一句题外话,就从业的人数而论,中国称得上是一个“哲学大国”,但我们并没有解决好哲学的“质量”问题。换句话说,哲学是智慧而不是知识,哲学主要解决的,不是学习的能力,而是判断的能力。误人子弟的哲学教学方法使学子们满怀热忱而来,浑浑噩噩而去,难怪他们像无数普通人一样疑惑:哲学究竟有什么用?这一问难倒了多少哲学教授啊!勉强答之,鲜有令人满意的。现在,德波顿的书实实在在回答了哲学的用处问题,是的,那就是哲学能治疗心病,哲学是一付绝好的心药。一切与精神状态有关的疾病,哲学都能治,比如,焦虑症、强迫性神经官能症、嫉妒、绝望、没有幸福感、性爱或情爱的挫折,如此等等。在这方面,一个高明的哲学家,抵得上一百个心理医生。
我如是说,绝非天方夜谭。所有心理疾病,说到底,是心理障碍。想不开、只在一处想、种群的内心活动习惯……所有这些,都不是药物可以治疗的。《哲学的慰藉》总共分六章,德波顿选择了几乎每个人精神生活中都无法避免的六大困惑,娓娓道来:
其一,如何看待一个人的性情、心思、行为举止与世不合?这里以古希腊圣哲苏格拉底为例:当时多数雅典人都认为,他是一个破坏规矩的疯子。这个规矩叫常识。苏格拉底每每在雅典街头随意扯住一个行人,刨根问底追问人家什么是勇敢,什么是美。无论被问者如何作答,最后总是落入自相矛盾,不得不承认苏格拉底说得在理。原因何在?因为普通人习惯于顺从当局立下的规矩或想当然的常识,而苏格拉底试图指出这些心理习惯漏洞百出。普通人每天只是不假思索地顺着常识说话,却从不思考这些话是否真有道理。苏格拉底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他告诉被提问者,事情还有其他的可能性。我们不论对任何一个常识,都可以先想像它是错的,蓄意不接受。比如常识认为坚守阵地就是勇敢,苏格拉底则想像可能有后退的勇士或坚守阵地而并不勇敢的人。如果这些例外成立,原来的说法就不准确。这个过程靠的是独立思考,方法是先把常识判断搁置一边。德波顿总结说,常识以为拥有财产和权力就是幸福,这是因为多数人都这样看,不这样看就不被多数人喜欢,而人出于天性,对自己受世人喜欢非常在意。换句话,人为了受人喜欢而在精神上懒惰,苏格拉底的做法却有意接纳不中听的话,不惜把心思搅乱。我这里想起了蒙田,他说自己的大脑像脱缰的野马,成天有想不完的事,其中很多令他感到羞愧。蒙田的惭愧不是出于矫情,而是他的许多想法脱离常规,像是心理疾病,害怕人家说他是疯子。
常人所谓疯子,不过是比普通人更敢想,有更多的疑虑。
其二,快乐是简单的。常人的心理定势把快乐与拥有财富联系起来,为了说明问题,德波顿这次选择了伊壁鸠鲁的哲学,这种哲学公然主张爱好享乐的生活方式,但它的含义并不像其表面那样好懂。多数人其实不知道什么是享乐,他们应该学习享乐。这话也可以反过来说,伊壁鸠鲁要告诉我们摆脱精神痛苦的方法,人们谋求快乐的方案应该是正确的。全部病因在于诊断人的欲望。在德波顿看来,伊壁鸠鲁开列的快乐需求清单只有三个要素:友谊、自由、思想。在我看来,友谊的需求来自渴望被人关注或感受。德波顿的说法更具哲学意味:“除非有人看见我们存在,我们是不存在的;在有人能懂得我们的话之前,我们说什么都没有意义;而经常有朋友围绕身边,我们才能确认自我。”那么自由呢?举个例子,自由使我们“避免在自己不喜欢的人手下受其喜怒无常的屈辱”。这么做的代价可能是挣的钱少了,但“以简朴换取了独立”。至于思想或念头,德波顿认为是对付焦虑的:首先把焦虑说出来或写下来,这很重要,因为很多人并不清楚自己究竟焦虑什么。总归一点,小的焦虑源于某种欲望得不到满足,大的焦虑来自对一定要到来的死亡的恐惧。我想,这两种焦虑都无药可医:在多数情况下,人的愿望无法实现,这不是特例而是人生常态。至于死,焦虑完全无济于事。伊壁鸠鲁的办法是迎着焦虑走,让“坏事”坏到底,反倒不可怕了。对只发生一次且不可能体验的境界(死亡)没什么可怕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