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在上海的堕落与毁灭


□ 月光下的蛤蟆

  在这即将有限的生命里,我想做些有意义的事,或许我的故事对别人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我出生于1981年,正值中国刚刚实行计划生育的年代,我在家排行老四,属于超生,当时家里穷,农村大队书记也没有办法,在我家里四处寻找,没有寻找到什么值钱东西,就搬了一张吃饭的桌子以作惩罚,作为超生的代价。拿我母亲的话来说,我是一张饭桌换回来的。从有记忆的年龄起,他(父亲)对家庭的不忠以及经常对母亲的打骂,给我童年的生活蒙上了一层阴影,每当听到小朋友们提起自己的父亲时,我就很自卑。平常很少能见到他人,只是逢年才能看到一次,他在自己心目中只是一个称谓罢了,其他一切都很陌生。
  高考我以高出一本90分的分数被一所重点名牌大学录取,大学四年的生活也没有给自己留下什么很深的回忆,没有经历爱情,更不用说浪漫与刻骨铭心,可能是自己经济的拮据与性格的原因,看一切都是那么的淡然,也许那是一种自卑型的清高。大学这四年中自己80%的时光是在图书馆中度过的,现在回头看,其实那是对自己受益影响最大的。快毕业了,听同学们说着各自的去处,他们大多是去财税部门,自己有一些茫然。觉得老天有时真的很不公平,在这四年中,我辛辛苦苦地学习,而他们整天上网喝酒泡妞,结局却是相反的。毕业后,我打算去深圳,我不想再为几百块钱让母亲到处借,那是一种耻辱。但南方的世界与我想象中相差甚远,虽然我得到了我想得到的东西,但如果知道最终的结局是那样,我宁可不去……
  
  (一)第一份工作与失业
  
  揣着从姐姐那里借来的300元去了深圳,没有任何的兴奋感。我到任何城市的目的都一样,无非是为了挣钱还自己读书所欠下的债务。深圳是繁华而又杂乱的,在嘈杂的吆喝声中让人倍感恐慌与无奈。看着夜色的降临,随便找了一个草坪躺下看着繁星想:明天该如何找工作?不时有几个打扮怪异的男人与女人,跑到身边问小弟想不想发财。看着那几张阴险的面孔,有种说不出的厌恶……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一个招聘启事,招送花员一名。摸了摸口袋,只剩二十几块,于是就走进去,不知是自己的廉价还是自己懂几首宋词的缘故,就那样被录用了。每天都会有个大约40岁的男人开着一辆红色轿车来订花,而且每次都会订两簇红玫瑰,一簇送给对面大楼的,一簇送给隔壁大楼。收花的主人都是年轻美丽的女孩。开始女孩很不屑一顾,而且有点厌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每次我送花时,都能听到女孩的同事们说:“阿兰,你好幸福啊!”女孩的笑容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灿烂。有一天,听老板娘说起“如果多几个像他那样的男人,我们花店就好了,嘿嘿,女人就是可怜,就那几簇花就赔上自己一辈子的幸福,真是笨”。
  男人每天还是一如既往地订花,但女孩再没有收到花了,收花人成了垃圾箱。两个星期后,老板娘把我叫到办公室,说:“这是你一月工资的折半,你不适合这份工作。”我什么也没说,拿起那半个月的工资,头也不回地走出去。明天还得继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华散文·我的故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