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村爱情


□ 高汝文

  高汝文男,上个世纪80年代出生,现彝良财政局办公室工作。
  从《周礼》中的婚姻六礼“纳彩、纳名、纳吉、纳征、请亲、迎亲”到二十一世纪,婚姻爱情风俗经历了不平凡的历程与变迁,曾经的婚俗已渐行渐远。在婚育新风的今天,蓦然间翻出了记忆中的乡村爱情。
  
  一、提亲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孩子每当到了十三四岁,是该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在此之前,男方父母会多方打听或了解某家是否有一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小姑娘,为其物色对象。有了恰当的对象,就请一媒人到女方家去提亲。有的女方家心中有数,平时可能就听到这方面的言语,也有的不知道。无论女方家知不知晓这件事,在媒人来正式提亲之前,男女双方特别是女方家不会捅破这张纸。媒人既来之则说之,双方的气氛比较友好,话语比较委婉。女方家若不答应,就会找一些诸如“姑娘年纪太小,等帮助干两年活再说”之类的话来推辞。媒人看出女方家确无这方面的意向,就找些其他龙门阵来摆,从牲畜的头数大小,到包谷洋芋的面积多少,尽可能的侃,反正生意不成人意在,大家开外找事,媒人毕竟不是土官司客,我也找不着那么多来写了。
  
  二、看家屋
  
  女方家答应之后,以后的故事不算浪漫,不过有点漫长,但却又是一个时代的坐标,是一个时代的文化。男方家通过媒人传话,请女方家来看家屋,通常是女方的母亲带着女儿,也有其他长辈带着女孩子来的。因为女方年龄较小,再加之那个年代的婚姻还是父母占主要角色,女孩子在看家屋的事情上,绝不能只身一人千里走单骑。看家屋这天,男方家像办喜事一样,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全家老少换上干干净净或平时舍不得穿的衣服;既煮腊肉,又推豆花,锅碗瓢盆能排上用场的尽量排上用场;有三抽两柜桌子、木椅子、收音机等的,要尽可能的放在最显眼的地方。小孩子别提了,比过年还高兴。女方母亲带着女儿在男方母亲的陪同下,到楼上的谷仓里看看,到牲畜圈里瞧瞧,再到田间地头转转。来看家屋,这些东西绝对要看清楚、看明白,因为曾发生过一起男方家因家徒四壁,女方家来看家屋时,到亲戚家借了些物品来摆设的事件。
  一圈下来,女方母亲心中一打量,粮食够吃有结余;房子较宽,两个儿子在加上老两口都各自有自己的房间;土地一分为二或一分为三都够种;公婆热情不罗嗦;小伙子不开腔尽挑重活干靠得住,女儿交给这样的人家不会受苦。母亲的心定下来之后,会到房前屋后的一角,悄悄象征性地征求女儿的意见,一般情况下,女儿是不会反对的。
  
  三、纳话
  
  通过媒人的牵线搭桥,双方增进了互信和了解,搭成了共同一致的意向,但并非等于亲事就定了下来,还要通过下一轮的程序——纳话,才能确定。纳话是男方到女方家正式拜访认亲。女方家要安排男方准备走几家人的东西,主要是女方的亲伯伯或亲叔叔家以及亲舅舅家。择良辰吉日,男方请几个和自己年龄相仿且平时要好的伙伴背东西,由媒人带领到女方家,女方家在前几天就邀请了男方要走的亲戚。到女方家后,大家心照不宣,女方家在堂屋中间用两条高板凳支起一张门板,上面摆上男方家的东西,要走多少家,东西就分成多少份,每份称为一主,每主东西也就是两斤面、一袋饼干、一斤白酒,送女方主家的要多一点。东西摆放完毕,媒人便把东西点交给女方家。女方父母把亲戚叫来,一个个向男方介绍。经过纳话,亲事正式定下来,男孩子在农忙时节,就会到女孩子家中帮助干活,若遇修房造屋什么的,男孩子就是打头的了,哪怕年龄再小骨头再嫩都要硬扛着,决不能有半点闪失。路上遇到她大伯二舅三姑,也要赶快亲热称呼,以免其到女方家通搂子说坏话。
  
  四、烧素香和开庚
  
  为加深感情,进一步牢固树立联姻关系,纳话过后,要烧素香。烧素香这个词是不是这样写,我也不知道,曾问过几位年长的先生,他们有的不会写,或各说各的口径不统一,根据口头的表述而写作这个词。烧素香的程序和纳话差不多,只是男方要走的亲戚多一点,除走女方直系亲属外,还要走同房本家。
  大约一年过后,就进行下一个环节——开庚。开庚在礼物上与烧素香并无两样,但仪式比纳话、烧素香浓重。男方到女方家开庚已不再由媒人带领而由押礼先生带领。到女方家把所有东西在堂屋摆放好后,押礼先生便之乎者也说起了四言八句:“某(男方姓氏)府到某(女方姓氏)开亲……某某(男女双方姓名)生辰八字为……”,至于具体的详细内容,我已记不得了,那时还小。
  
  五、送定情物
  
  一年的节气中,正月十五、五月端午节、八月中秋节,男孩子必须接女孩子来过节,若不接的话,煮熟的鸭子都可能会飞。为回报男方家,女孩子在冬天农闲无事的时候就做鞋垫、纳鞋底,以送给对方亲人。她们将鞋垫随时揣在身上,一是有空的时候拿出来做做,二是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悄悄的送给对方。精巧的鞋垫千针万线,完全手工制造,绝对天然环保,仿佛是那个时代定情物的典型代表。倘遇名花未主、情窦初开的女孩子送了某个男孩子一双鞋垫,只要她不是天女散花、遍地撒网,那这个男孩子可能当晚就会心花怒放、想入非非,枕着她的名字入眠了。不过,我从未遇过此等好事。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送一双鞋垫比今天开口借钱还难,最好的是赶集。若某赶集天,男女双方都来了,那可是一件十分美妙的事。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间,当男孩和女孩的眼光突然碰撞、蓦然对悟时,男孩的眼睛会骤然一亮、心跳加速,女孩的脸会红到脖根,双方刻意把一刹那交织的目光迅速转向另外一个角度。他们也许不会打招呼,像陌路人擦肩而过,悄然的变化只有他们二人知晓。在人多拥挤的地方,女孩会把一双很精美的鞋垫悄悄塞给男孩,估计他们也懂得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这句话的含义。大胆一点的男孩会在对方塞鞋垫的一瞬间,手指从女孩手心中轻轻划过,实现看似无意而有意的肌肤零距离接触。这时也是男孩大献殷情的好机会,买点水果或手帕之类的送给女方,一般不会买鞋子和衣服,这些东西太显眼。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