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春天之隔


□ 戴红梅

  一
  是春天,乍暖还寒的时候。
  隔着十年的时光,我依然还清晰地感到风从双肩掠过那一刹那的感觉,奶奶的一缕白发飘下来了,孩子似的在风中张扬着。“春天又来了啊,你看这院子里的花啊,草啊,一天一个样地绿呢。”说这些话的时候,奶奶的皱纹里都是笑意,那缕白发在风中一闪一闪的。“我的孙女回来了,怪不得一早咪咪就在门口走来走去呢。”听到叫自己的名字,我怀里的那只猫“喵呜”了一声,就如小鸟依人般地在我的臂弯里蹭来蹭去。“你住的那间屋子我又收拾了一遍,咪咪每天都要去好几次,站在窗前叫你呢。”
  
  二
  咪咪是我在小村庄里生活时收留的一只花猫,它温厚慈祥,性格平和而不张扬。在另一只小花猫到来之前,它每天都会在傍晚时分出现在我家的院子里,吃完我为它准备的晚饭后就悄然离去。后来妹妹在路边捡回来一只出生不久的小花猫,咪咪也就从此留了下来,每天像个母亲一样地照顾着那只顽皮活泼的小花猫,院子里从此热闹起来。那时没有想过给它们起个名字,每当我把食物放好,叫一声“咪咪——”两只猫就会从各自的方向跑过来。小的那一只冲过来后就头也不抬地只顾狼吞虎咽,而大的那只则在它身边无限慈爱地看着、等着,直到小猫吃完了,摇摇尾巴留下一堆残羹剩饭时,才不慌不忙地踱过去吃它的饭,每天如此。奶奶说,猫也是通人性的,同人一样有喜怒哀乐,也重亲情啊。那个时候我上高中,父母的房子在后面,奶奶的房子在前面,我住的房子在他们中间。窗前有花,是奶奶种的;房后有花,是爸爸种的。暑假里我时常在花香中搬出桌椅,在门前的槐树阴下写作业,看着两只猫咪在花丛中嬉戏玩耍,由着奶奶在一旁扇着扇子,东一句西一句地扯家常。
  这样的日子如流水般带走了年少的时光。
  后来,父亲单位分了楼房,走出农门住到城里去,在那个年代可是我们全家人一直的梦想。于是没有犹豫地就把家从农家小院搬到了钢筋水泥的楼房里。走之前,母亲偷偷地把那只小的花猫送给了从很远地方来的亲戚,我和妹妹抱着大的这只猫咪,眼泪流得一塌糊涂。奶奶说,楼里是不能养动物的,这只猫就让它跟着我,有空了就常来看看我们吧。
  
  三
  那个春天的瞬间我回到小院时都说了些什么呢?
  每忆及此,我的思绪总会戛然而止。记忆这东西真的有些不可思议,实际身临其境的时候,几乎未曾意识什么,然而时光流逝后,不知怎么,脑海中那一幕就被永久地定格在那一个春天的瞬间了。那轻柔的风,那一缕风中的白发,奶奶那孩子似的笑和絮语,以及咪咪那声“喵呜”的叫声,都清晰得只消一伸手便可触及,但是那个场景中却没有我,我到底消失在什么地方了呢?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我和我当时的世界都遁往何处了呢?哦,对了,就连最熟悉的奶奶的脸,遽然间竟也无从想起,我所把握的,只是那样一个春天的场景而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