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旧京风土入画图


□ 端木蕻良

  我和羽仪论交,已有四十几个年头了。今年他恰满八十高龄,仍在孜孜不倦地作画,《旧京风土画集》就是他最近完成的作品。羽仪是名画家王梦白的私淑弟子。他擅长花卉,兼善山水。他的画和吴待秋、陈师曾等画家的作品,在早年都曾被荣宝斋刻制水印版画,作为艺术信笺发行。鲁迅和郑振铎合作的《北平笺谱》,羽仪的画笺,认为是长于小品的佳作,也为他们所赏识和选用。
  羽仪早年留学美国,毕生从事铁路技术工作。基于爱国热忱,对工作奋力以从,对祖国的一草一木,都怀有浓厚的感情。在工作余暇,便借画笔抒写情怀。他的画,纯出自然,不雕不饰,情趣盎然,正和他的为人一样,澹泊、真实。
  当桂林这座八桂名城被誉为“文化城”的时候,羽仪为湘桂铁路建立发电厂,也来到了这山水胜地。当时和他往来最多的有柳亚子、田汉、熊佛西、尹瘦石、陈迩冬、李白凤等人。这些朋友,有的是诗人,有的是画家。后来徐悲鸿也来到了桂林小住。他的到来,应该说给桂林带来了一次诗画的热潮。在那些日子里,连熊佛西也变得手痒,画起画来了。那时我故意给羽仪出点子,找一些过去画家很少画的冷门来和他为难,如画猪、画乌龟等等。可是羽仪毫无难色,即席挥毫,神情毕肖,连悲鸿先生也为之击节不止。
  羽仪久居北京,对旧京有深厚的感情。面对美甲天下的桂林山水,更加深了对北京的怀念。他寓居牯岩(电厂所在地),当他把几间老屋修建为客室时,特意按照北京四合院的格局,并按照北京习惯以重彩油漆柱梁门窗。他说,要使八桂风光,京华情调兼而有之。为此亚子先生把客室命名为“春明馆”,以示对沦陷的故都的深切怀念(北京一名春明,中山公园有春明馆)。羽仪为绘“春明馆图”,并请亚子先生题诗以为纪念。此画在辗转流徙与十年动乱中,幸得保存无恙。成为当时幸存下来的仅有的珍贵纪念品。
  我和羽仪一样,也把北京作为第二故乡,对于有关北京的图画艺术,总是深感兴趣。陈师曾当年的《北京风俗画》,今天还依稀记得;对泥人张当年捏作的泥人,所表现各色人物的生动形态,也都记忆犹新。有一天,我和羽仪闲谈旧京往事,话题便集中到这个问题上来了。我很希望他对这方面能有所贡献。羽仪说:他早在一九三四年间,曾在收藏家陈汉第家中见到他向梁思成借阅的陈师曾《北京风俗画》共三十余页。当时认为旧京风俗可以入画的题材,还远不止此,因此起了续作之想,并且还试画了几张。可是华北局势日趋紧张,于七七事变前夕他离京南下,风俗画续写只得停止下来。此后几十年一直没有完成这宿愿的机会。原因虽然是多方面的,但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没有学习过人物画,因而有些踌躇。我笑着对他说:京剧有反串,作画亦未常不可。如陈师曾以花卉著称,人物似非所长,但他以写意笔法所作的风俗画,别有一种韵味,我想你也可以做到,希望你在这方面能做出贡献。因为我认为旧京风俗既有民族学的价值,又有社会学的价值。历史是不应割断的,实际上也割不断的。我们如果把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和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来对看,就更能了解当时汴京的社会经济情况和风土人情的风貌,这可能远远超越了他们原来的意图。我之所以极力鼓励羽仪把风俗画继续画下去,其意实在于此。果然,羽仪听了我这番话后,深受感动,便兴致勃勃地画了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